《鹧鸪天·西都作》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鹧鸪天·西都作》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我是清都①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留云借月章。

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玉楼金阙②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注释】

与其说这是一首词,倒不如说这是朱敦儒的宣言,热爱自由、鄙弃功名的宣言。西都:即洛阳。朱敦儒,字希真,两宋之交文学家,时人称之为“词俊”,与陈与义等并称为“洛中八俊”,有《樵歌》传世。

①清都:指与红尘相对的仙境。

②玉楼金阙:琼楼玉宇,此处代指南宋朝廷。

【大意】

我是天宫里掌管山水的郎官,天帝赋予我狂放不羁的性格,曾多次批过支配风雨的手令,也多次上奏留住彩云、借走月亮。

我自由自在,吟诗万首不为过,喝酒千杯不会醉,王侯将相,哪儿能放在我的眼里?就算是在华丽的天宫里做官,我也懒得去,只想插枝梅花,醉倒在花都洛阳城中。

【赏析】

朱敦儒崇尚自然、不受拘束,有名士之风,这首词即是其愿望的写照。

作者认为自己疏淡狂放的性格是天生的,天生的自然就是不可改变的,因而这种豪放就是有底气的,所以是刚强的。天生就是仙境中掌管山水的郎官,想干的自然不是这个世间的俗事。天上掌管山水的官员的职责一是批审给雨支风的文件,二是管理调遣风、雨、云、月。浪漫的精神、神奇的幻想,将一位“山水郎”呈现于眼前,这是出于作者对大自然的由衷热爱和对世俗发自内心的鄙弃。

“诗万卷,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这是作者个性的体现,也是他的人生写照。李白的“一醉累月轻王侯”描述的不也正是这种境界吗?饮酒赋诗,不侍王侯,豪气干云霄。“玉楼金阙”,这人人羡慕向往的荣华富贵,作者却懒得理会,反而却对“插梅花醉洛阳”的生活充满留恋。所谓“唯大丈夫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不过如此!

【拓展】

该词流传版本有二,录另一版本如下: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懒慢带疏狂。

曾批给露支风敕,累奏留云借月章。

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

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