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锦瑟》赏析

作者:李商隐 栏目:李商隐诗集 2020-05-25 16:25:11

李商隐《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对上面李商隐的这首《锦瑟》诗,元好问曾在《论诗三十首》绝句中赞叹云:

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瑟怨华年。

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

时至今日,为之作笺者已大有人在,只是见仁见智,聚讼纷纭,迄无众所公认的确解。

这首诗,通篇极缠绵悱恻之致,只以首两字标题,实属无题。看来,与其刻意求深,多方附会,索解于篇外,谓其别有喻指,是一首有寄托的诗;不如求之篇内,视作一首凄美的爱情诗。试以译代解如下:

那锦瑟的五十根弦上弹出的音调,为什么那么哀怨?它一声声都使我思忆那一去不返的华年。尽管前尘往事早已烟消云散,而当时情味仍在心头起伏闪现。生活中曾出现多少离合悲欢?回想起,就像庄周梦蝶那样迷离惝恍,谁也不知是真是幻。

而今,无处寄放的是那颗破碎了的青春之心。或许只有托付给枝头的杜鹃——那日夜啼血的一片痴情。

一些事留下的意象是那么悽怆悲凉。仿佛是浮沉于沧海中的明珠,在清冷的月色下闪烁着点点泪光。

一些事留下的意象又那么温馨缠绵。仿佛是埋藏于蓝田中的宝玉,在和煦的阳光下升腾起暖暖轻烟。

这些情事,就是在当时已使我惆怅迷惘。何须等到今天追忆起来才黯然神伤?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