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立明《诗经七章(组诗)》

作者:杜立明 来源:原创

周南·关雎

在你的眼睛深处溺水

惊慌失措掉进一个无底的深渊

甚至来不及挣扎

暴风雨已将一切席卷

时间在缓解我们

在荒凉之上覆盖另一个荒凉

钟声敲碎午夜的心脏

我成了大地唯一的祭奠

我想让世界知道你还活着

沙洲还在,雎鸠在斑驳的墙壁上隐藏

不一样的方式演绎相同的故事

成为爱的囚徒,就在今晚

重复有时也会成为经典

爱过的爱,一样新鲜

周南·葛覃

倘若还是那只黄雀,两年前的

我好像丢失了什么

山谷是空还是满着

藤葛把时间打结在每一个关节处

黄土一层一层淹没真相

一切仅是个猜测

两座山峰隔着桃花对视

诗歌里的秘密

最难以把握

站在出嫁时经过的山路

仰望不肯稍作停留的云朵

被包围着的内心深处

始终跳跃着一只和命运捉迷藏的云雀

周南·桃夭

将要凋落的不仅仅是你和我

猝然的不安将幸福裹挟

雪给那棵桃树穿上白衣裳

月色在清扫街衢

是这棵桃树吗让我的骨头疼痛

奔跑之外还有别的话题

别相信诗歌告诉你的故事和那些

放纵的罪过

吐血的桃花啊

阵痛着我身体里的大海

桃花不一定带来好运

你不是夸父耳朵里的那個女人

男人生下来就和道路结拜

有时候,你不得不接受黄昏这个断头台

我已经睁不开眼睛,凌晨

像一把嘶鸣着的斧子边哭边说

你将嫁给我

桃花是唯一的嫁妆

在迎娶你到来之前我将和黄鸟一起

在寂静的山谷打坐

召南·鹊巢

日暮矣,子欲何往

十月的黄昏树木萧瑟

风在一层层剥开这个秋日的嫁妆

我在秋天我在黄昏

蕴积了一个夏日的金黄有着高傲的悲伤

只愿今晚也如昨夜

在你身体上我种下一个荒原

我愿做你一生的仆人

以爱的名义,让神灵约束我的行止和思想

今夜,我将集合所有黑暗里的光

为了爱的盛宴歌唱

风将集结那些好事的乌云以及野草

在旷野巡游

只等你进入这龙卷风的漩涡,一直向上

在短暂的生涯里

看一眼永恒

一切都将不能长久

日暮了,君将何往

召南·甘棠

勇敢的召伯如果还活着

到哪里去召集他的千军万马

他也许就藏在我们身边,冷静豁达

甘棠已死,他在屋后种了一片梅花

所有的故事都不是他演绎的那样

他甚至决定不了这棵大树的生涯

遗迹无存,甘棠树呼唤一千遍召伯后怆然倒下

水里的壮士也已经老了

活不过一棵树木

我们饲养着奔跑的骏马

把瘦了的命运紧握在手里

在寂静的光阴里窥视内心的厮杀

窗子开着

月光擒获了隐名埋姓的庄稼

邶风·柏舟

选一块沉默的石头坐下

和山谷一起,参禅悟道

给水流号脉

把心里的鸽子温柔对待

绝不向庸俗的人生妥协

在河流里学着顺应

太阳和月亮洗过澡

匆匆走了

把那块坐过的石头

搬进心里

捡彗星遗留下来的

那条尾巴

不能探究的忧伤

决定了生在死上的深度

为什么如此恐惧还不放过它呢

死亡和你是彼此的装饰

酒把夜晚、灯光和雨水灌醉

究竟谁把我送回了家

没有了爱和嫁妆,没有了庄稼的女人

在秋天的旷野迷茫

越接近自己的内心

往往越不知所措

最原始的恐惧将指引我们

跳进水里,跳上已经离开两千年的黑马

邶风·二子乘舟

今夜我将写下黑色的诗句

向过去的河水投掷无望的空虚

我还在这里,像段做标记的树桩

在我的脚趾上布满了问路的蚂蚁

是的,我将为别人活一段日子

只是一个假装开心的工具

你们两个的船到尽头了吗

我怀念那些旧了的时光

努力在语言的角落里寻找钥匙

触摸一些斑驳的陈迹

船开了之后就再也回不到岸边了

在这样的孤独中,你们试图看清彼此

昨夜水让月光窒息,我旧了

只是一艘被遗弃了的漂泊

我爱过你,依然在爱着

而我们终将在黑白色的旷野迷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