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荣胜《行走在祁连山腹地》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远眺岗什卡雪山

一只牦牛扛着暮色帐篷,

它要去哪儿

群山寂静,群山安静

一个裕固族人,沉默而明亮

鄂博方向是心上的路

邮递员达隆东智和摩托车

还在沟壑中走着蚂蚁人生

中草药似乎也无法医治山中寂寞

一匹小公马它是多么孤单

落日转经筒

让群峰之手一天天送进

岗什卡雪山深处

皇城草原:偶遇一架牛头骨

相对于百花、草甸、青色山峦、峰顶积雪

牧民留下的土坯冬窝子

如一快补丁缝在皇城草原

塌陷之墙豁口上

一架牛头骨面朝雪山张望、等待

它能看见什么,青山、百花、流水

其实有谁留意了它的存在

除了青山、百花、流水、石头上黄色锈斑

和曾经剥下皮子的主人

空旷等待,如此迷茫

又有对看清谜底后的失望

一缕青草风穿过牛头骨

是牛在说话

还是风代表牛低吟

皇城草原:剪羊毛的阿妈拉

剪羊毛的阿妈拉

她把雪挂在栅栏上晾晒

劳作是诗意的,其实是繁重的

汗水淌红双颊

时光剪短身影

她无暇顾及身边美景

更多关心羊毛价格

她是藏民还是裕固遗族

叫不叫卓玛已并不重要

从她熟稔动作中

我感觉她就是祁连深处草原女儿

远处红衣喇嘛

次第打开潮湿经卷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