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宗《爬楼梯》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班富强没有坐过电梯。

难怪,他家里住的是二手房而且在底层,与电梯自然挨不上边。无独有偶,单位原来也是在平房里办公,根本用不着电梯。前些时,因开发城南新区,单位的平房被县里征用,班富强所在的单位便被置换搬迁到县政府办公大楼。

政府办公楼大装修豪华气派,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上下班自然有电梯。第一天到政府办公大楼上班,班富强就遇到了对谁也不敢说却是最实际的问题:站在电梯面前,他束手无策,不知道如何乘坐电梯,不晓得按钮怎么按,可又不好意思问别人,怕闹笑话。他只好徒步爬楼梯。下班时,恰好有人坐电梯。他便跟着走进去。这是班富强第一次坐电梯。不知怎么回事,这位白面书生,生就有“恐高症”。在他的记忆里,从小至今,他不敢站在山顶或高险处俯瞰,一站在山巅或高险处,他的双脚就会不由自主在地颤抖。所以,当电梯启动的一刹那间,他全身一抖,连脚步也感到不踏实,甚至出现一阵眩晕、心跳加快的感觉,总感到自己好像悬在半空中,又好似站在悬崖边,担心随时会掉下去。

回到家,他把第一次坐电梯的感受跟妻子说,妻子哈哈大笑:“连电梯的按钮都不会使用,看看你呀,真是胆小鬼,连小孩都不如!”

他脸红了。在妻子面前丢面子没关系,千万别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改天上班,他特别留意别人是如何使用电梯按钮的。过后,他便依样画葫芦。没想到,他一下子就学会了:原来是这么简单!

尽管他学会坐电梯了,可他心理上对电梯有了阴影,一坐电梯,他心里就不舒服,头就晕,就生怕电梯会出意外。平时,如果不是时间特别紧,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他宁愿走路爬楼梯,也不坐电梯。

班富强上班的楼层是五楼。

从底层上到五楼,共有86级台阶。最初,班富强爬楼梯爬得很辛苦,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可他依然坚持上班爬楼梯。这么爬着,他便产生了想法:反正平时忙得没时间出外打打球跑跑步,现在就把爬楼梯当作锻炼身体吧。

习惯成自然,久而久之,越爬感觉越好,他不会气喘了,气也匀称了,身体越来越结实。哈,连恐高症也自然自然而然消失得大半!

他成了单位里唯一不坐电梯的怪人,同事摇着头不解:“真是怪物,连福都不会享,甘愿活受罪,这是何苦呢?”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他每天依然徒步走楼梯。

班富强爬楼梯的举动让政府办公大楼里一位领导注意上了。一天,他和这位领导几乎同步踏进办公大楼底层,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是县政府最高领导严县长吗?

还没等他开口问候,严县长竟然主动向他打招呼:“小伙子,我留意你很久了,这幢楼就你一个人走楼梯,不错呀!我要好好向你学习,从今天开始也爬楼梯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严县长很随和,问了他的姓名和单位,他一一作了回答。

严县长问他:“为何天天爬楼梯?”他笑着说:“生命在于运动,爬楼梯有益于身心健康。”

严县长投去了赞许的眼光。

之后,他经常能遇见严县长,每次见到,严县长都没有出现在电梯里,而是在徒步走楼梯,或在上楼或者是在下楼,或在底层楼梯口。

好几个月后的一天,班富强又在办公大楼底层碰见严县长。一见到他,严县长便满面春风:“小班,我得好好谢谢你呀!这段时间,我以你为榜样,每天爬楼梯,一下子体重减去了好几斤哪!到医院检查,血脂、血糖都下降了,各项指标都很正常。”

爬楼梯爬出了健康,这真是出乎班富强的意料。“是吗?那太好了!”他真诚地为严县长感到高兴。

自然而然,他和严县长爬楼梯,在县政府大楼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吸引着人们的眼球。不知何时,他们身后居然跟着不少粉丝和追随者。

班富强发现这幢办公楼,竟悄然发生了变化:坐电梯的人越来越少了,上下班走楼梯的人明显地多了起来。在这栋楼上班的人纷纷加入到爬楼梯队伍行列中。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县直各单位甚至各乡镇都积极行动,一时间,全县兴起了爬楼梯的热潮。县电视台专门就“爬楼梯与健康生活”这个话题连续做了两期专题节目呢。

这种爬楼梯的盛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突然某一天,这种情况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在这幢办公楼,渐渐,坐电梯的越来越多了,爬楼梯的人屈指可数,最后只剩下班富强孤家寡人走楼梯了。这种景象发生在严县长平调交流到邻县之后。

这天,下班时,当班富强从五楼走楼梯下到底层,还没等他走出大门,就听到有人在他背后指指戳戳:“都是这个马屁精作的孽,为了拍严县长的马屁,说什么爬楼梯有益于健康,害得我们那么长时间跟着爬楼梯,那真是活受罪,累得半死!可他溜须拍马有屁用,连一官半职也没有捞到!”

他不由一怔,只觉得背后阵阵发凉。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