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外一篇)》筱筱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伴着悠悠的驼铃,在茫茫人海,苦苦流浪。我是位漂泊的旅人,找不到自己的故乡。

若一片浮萍,似一朵飘絮,朝随晨风起,暮归流波去。多少年,多少年,不惧艰险的奔波,不畏身心交瘁的疲惫,茫茫的远方、最自然的山川,一直是我无限的思恋与向往。

与生俱来的,一怀对自然山水一花一草、一石一木的痴爱与思念,时常让我怀想自己的身世。若世间真有轮回,我相信前生的自己,一定是哪条溪泉边的浣纱女,或哪座山庵中的一位无名小尼,或者更是幽谷水泽边的一株兰草或一支青竹。

走过山山水水,未曾想到,不期而遇的五常凤凰山,以其神奇的魅力、无言的美丽,深深震撼心灵。强烈的情感共鸣与深深的情缘,让我顿生异样的亲切与身心如归、终于到家之感。

山神府前深深礼拜,不是入乡随俗,而是拜谒久违的故园。我是位远游的赤子,辗转于红尘若许年。形异颜疏远别离,不能更改我情牵心念思亲颜。

大森林、大峡谷、大冰雪、大瀑布,莽莽群峰恢弘磅礴、阻云牵雾气贯云天;

高山奇桦婀娜多姿、高山偃松蜿蜒百态、高山花海百花缤纷、高山石海波涌涛连,黑龙瀑若银河、飞流直下倒挂山间,松籽木耳鲜蘑、山参五味子红景天……山珍奇药布满峰峦。

无意探寻UFO光临,与地球人演绎星际爱恋的奥秘。不想追寻“龙江第一峰”上,如织游人来去匆匆的步履。山雨断断续续,洗尽炎炎酷暑,送来幸福的凉爽、惬意的轻寒。松木条修筑的天阶栈道,曲曲弯弯入云端,伴一路清溪潺潺、瀑水狂欢,细赏慢品,且行且停且悠然。

临水照影,清溪洗发,洗尽三千烦恼,任长长的秀发与花影水中婀娜。瀑水濯足,听飞流欢歌,若孩童戏水,任豪迈奔放激情飞扬。采几枚红红的山果,饮一抔清冽的甘泉,吸几滴叶片上清凉的雨露,吮几缕湿润润的峰峦云烟。

我好想,做那位“被薜荔兮带女萝”、“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的美丽山鬼,每日云里雾里,巡游于千山万壑之间。

我好想,是玉瀑连珠的凤尾瀑下的一株芳草;我好想,是娇羞若少女的圣水泉边的一朵幽兰。裁一片云絮做纱衣,染一席烟雨醉鸟鸣。赏百花烂漫,花潮如海;观松桦漫布,奇秀威严。

我轻抚绿油油的叶片,我轻吻沾满雨露的山花,我热切地与大山相依,与岩石相拥。我是失散多年的亲人,飘落红尘若许年,苦苦跋涉,终于找到了家,请不要笑我眼里悲喜的泪花。

每一朵山花,每一株芳草,是我亲爱的姐妹;每一块岩石,每一棵松桦,是我威严的父兄。一路欢歌奔腾的飞瀑流泉,是我顽皮可爱的小弟;云雾间翱翔的苍鹰,林溪边跳跃的松鼠,是我的后辈子侄;啁啾鸣唱的百鸟,翩跹飞舞的彩蝶蜜蜂蜻蜓,是我们排不上辈分的远亲。

我是你们的一员,我是那位流失红尘的亲人。红尘的喧哗、虚伪、险恶,早已让我伤痕累累,缄默无言,我热切地思念着你们,我的亲人,我身心安宁的故园。

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生老病死,人生难有百年身。曾嘱托家人,若自己真到西归之后,不想留骸骨徒占凡尘寸土,徒劳生者牵念有烦身心。只愿一抔身灰伴着鲜花,撒向江河湖海,去喂养几尾游鱼,回报鱼儿此生对我的奉献。或撒入一方秀美的山川,作为养料,去茁壮几株芳草或几枝山花,不枉此生我对她们的一怀痴爱与她们报予我的一往情深。

泰山归来不看岳,凤山归来不慕仙。穿过沧桑风雨,任岁岁年年,愿有那一天,我能安然若素,若一片洁白的雪花,若一朵清芳的幽兰,静守在凤凰山不染纤尘的水云间。

一玉难求

周末得闲,信步花鸟市场,想在旧物摊上寻求一块自己喜爱的玉石配件。

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的集市,花鸟虫鱼、鸡鸭猫狗,长耳兔、小仓鼠、荷兰猪、杂耍猴,应有尽有。小百货、小工艺品琳琅满目,各种小吃摊香味扑鼻,各种新鲜蔬菜瓜果与水产品冷鲜肉等,均占据市场很大的份额。

随着拥挤的人流缓步闲看,三十一度高温中,一份闲适的心境在市井烟火中温暖。锄、镰、镐、犁……一件件古旧农具或明亮或锈迹斑斑地排列在那里。它们似百年前那些老掉牙的乡间老人,静默地或蹲或坐在阳光下,目睹着流年变迁,感伤着一片片高楼崛起中,大片大片的田野,如同此刻脚下这片由农田改建的柏油马路一样正在消逝,茫茫绿色正在从视野中远去,正在从记忆中淡去。

破损残缺的一本本小人书,不由把我带到和小伙伴争看小人书的童年。翻看书页黄黄的《毛泽东选集》、《红旗》杂志等旧书刊,其中有些作者和题字人均已作古,伴随书刊与时间流传下来的是他们的文字和思想,那个时代的政治风云和人生百态又在眼前闪现。

一个个所谓的古玩摊上,我仔细寻找,期望能找到一款自己喜爱的玉佩。提到玉佩,心中不觉一丝隐隐生痛。对玉的喜爱与倾慕由来已久,她让我思之慕之,如候佳人久未得。自古云君子佩玉,小女子非君子,然一直对玉一片倾情。玉之温润、晶莹、尔雅、淡泊,深润我心。

古医典《神农本草经》、《本草纲目》均有对玉的记载。玉有“除中热,解烦懑,润心肺,助声喉,滋毛发,养五脏,安魂魄,疏血脉,明耳目”之诸多功效。玉,乃补气辟邪通灵吉祥之宝物。

我之爱玉,并非上述实用之功,而是源于两千五百多年前,孔子在回答弟子子贡提问时所言。子贡向老师请教:为何君子贵重玉而轻贱像玉一样的美石?孔子精辟地回答曰:玉之美,有如君子之德。温润而泽,仁也; 缜密以栗,知也; 廉而不刿,义也; 垂之如坠,礼也; 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 孚尹旁达,信也;气如白虹,天也; 精神见于山川,地也;…… 圭璋特达,德也; 天下莫不贵者,道也。

君子如玉,儒、雅、谦、和之风,清、明、宁、静之本,不急不缓、从容淡定之度,忠贞不渝,宁玉碎、不瓦全之节。长衣翩跹,环佩琳琅清越,几分侠气几分仙姿,若修竹,凛凛然一怀正气不怒自威,似圣莲,纵处泥沼高洁不染。

君子如玉,好女子更应如玉。形如玉,气如玉,品如玉。玉之清丽,玉之温婉,玉之坚贞,玉之静定,玉之祥和,玉之洁雅。对玉的珍爱,对如玉般女子的向往,曾让我一度期望自己能有一位亮丽聪慧的女儿,如玉。

记得在身怀爱子轩儿时,那些年长的大妈大姨们,依据我当时的身形状态等,都说腹内应该是女孩身。于是,我一直高兴地期盼着和一个漂亮女儿的相见,且女孩的名字已经取好,叫玉姬,乳名小玉或玉儿。不想,伴随一声高亢的啼哭,轩儿大声抗议似地来到面前。由心中的乖女,忽然变成了淘男,当时曾让我好一阵惆怅,有一种见玉不得的无奈。后来可喜,懂事的轩儿,是上苍赐福给我的另一个“宝玉”。

多年里,心中渴望能有一块自己喜爱的玉佩。珠宝店、玉石斋等看过不少,那些造型各异的玉石配件多是人工雕琢的,或观音弥勒尊佛,或生肖貔貅龙凤,或如意祥云花朵等。此类玉件,工艺精美价格不菲,却非我所喜爱。我所钟爱的,是那种少有人工雕饰、简约自然拙朴大气、唯天然纹理色泽为美的玉石。十几年前,曾在某玉器店看到一款翠绿色淡雅晶莹、纹理若絮若云般飘逸、造型类似平安扣状的原玉配件,甚为欢喜。然三千多元的价格,又非自己所能承受,爱不释手中忍痛放手。

自此,玉佩更加成为我一个奢望难求的梦。若即若离,犹若一段尘缘。玉属有缘人,或许,我是与玉无缘或玉缘未到,才未能求得那块属于自己的玉,更是未能遇到那位能让我心仪如玉的人,或曰君子,或曰佳人。

数年前,有君赠言曾让我感动与难以忘怀:惠女、才女、淑女、贞女、美女、玉女,心中圣女。回首前尘,恍若隔世。自己曾是谁心中的圣女?那位坚守高洁、冰清如玉的女子还在么?一滴泪,一滴凄清的泪,不觉凉凉地滑落。茫茫红尘,风雨人生坎坷独行,遍满尘埃的世界里,又有谁会纤尘不染、明澈如玉!

一份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卓然清修,多少艰难慢慢尝遍,多少苦楚含泪清欢。记得有人曾旁敲侧击地提示或曰警告“水至清则无鱼”。现实社会,物欲横流,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早已了然于心。但耿介性情使然,宁愿无鱼而获,也不想为了有关个人利益的一些事,去媚俗去同流合污地说话做事,任由一些所谓的好事在身边避路而去吧。青丝变华发,红颜满沧然,苦苦追寻的那片净土、那份身心安宁,仍渺若星汉茫然无期。

轻轻手抚古玩摊上淘来的“宝物”——一块材质略有粗粒的石质平安扣。它没有美玉的莹润通透,大理石般的花纹中,自然天成的斑斑墨绿与西红色彩,却更加浑厚、凝重、庄正,仿若有一缕商周青铜鼎的气息,仿若有一丝秦始皇将军俑的神秘、庄严、威仪。美玉也罢,拙石也罢,无论是沉睡地层深处千年万载,或贵在高阁展台倍受世人欣赏青睐,都难改一怀坚贞、操守自持、迎风沐月淡定静宁的本质。古朴亲切的平安扣,让人心静神宁,远浮躁去繁华,仿佛蕴含禅意,让人返璞归真,内心澄明安泰。

玉佩难得,古拙的平安扣也深得我意。愿一个个庸常的日子,相守一份平安一份静宁,听风观雨,任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相信若凡尘有缘,那块属于自己的美玉终会不寻自到。世间事有喜有悲,执着情有对有错,放下我执,缘起缘逝,万法随缘终归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