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芸《那晚的星光》

作者:高芸 来源:原创

夏日的敦煌,酷热难耐。

去敦煌,定要去攀爬鸣沙山,去看那眼神奇的月牙泉。

为了避开滚滚热浪,我决定晚饭过后游览鸣沙山·月牙泉景区。匆忙赶往景区,先观赏了一番那眼神奇的泉,然后顺着泉边走向鸣沙山脚底下。和不远处鸣沙山的骆驼四目相对读懂了它的疲惫和无奈,然后坐定、脱鞋,开始赤脚在沙山上攀爬……

据史料记载,鸣沙山?位于敦煌市南郊七公里的鸣沙山北麓,整个山体由细米粒状黄沙积聚而成,鸣沙山有两个奇特之处:人若从山顶下滑,脚下的沙子会呜呜作响;白天人们爬沙山留下的脚印,第二天竟会痕迹全无。 鸣沙山沙峰起伏,金光灿灿,宛如一座金山。自汉朝起即为“敦煌八景”之一,得名“月泉晓澈”。月牙泉南北长近100米,东西宽约25米,泉水东深西浅,最深处约5米,弯曲如新月,因而得名,有“沙漠第一泉”之称。

世界所有的美好情愫都和爱情有光,鸣沙山和月牙泉也不例外。关于鸣沙山和月牙泉还要讲一个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

相传,鸣山王子和月泉仙子本是敦煌一对两小无猜的伙伴。长大后,鸣山成了莫高窟的画工,月泉在敦煌艺坊表演歌舞。月泉才艺双全,竟被当地权贵强抢至府衙中。鸣山冒死救出月泉,向城南躲避,权贵苦苦相逼。后二人幸得敦煌雷音寺高僧点化搭救,克服磨难,有情人终成眷属,相依相偎,长相厮守。后化为鸣沙山月牙泉,沙泉相伴,形成一处风景。

鸣沙山的沙子无尘、沙子为红色呈细小的颗粒状。赤脚走在上面,有一种温热的暖意,从脚心缓缓升起。此刻,晚霞映红了西天的云彩,夕阳渐渐弥漫了整个山谷。坐在山腰中,太阳在一点一点下沉,最后和遥远的地平线合为一体。落日的余晖给大地披上了一层金光,?也映红了鸣沙山。

这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美的落日,宛如一幅深沉静美的大师画作,惊世骇俗。

鸣沙山上的清风和月牙泉的清凉,?带走了白日的燥热,登上鸣沙山顶,俯瞰脚下,敦煌城静静地躺在脚下,城市的路灯次第亮起来,党河风情线的霓虹闪烁,清晰地映出了这座城市的轮廓,夜幕降临了。

我仰天躺在沙山之上,感受沙山的温度,远望城市的霓虹闪烁,四周静悄悄的,苍凉而又温暖。看满天星光,每一颗星星都眨着眼睛深情地注视着我,仿佛遥远的天国里的至亲对我殷殷的关注。这一刻,我的双眼忽然蒙上了泪水。在这静谧的夜色中,我躺在鸣沙山的怀抱中,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人在浩渺宇宙中,真的是太渺小、太自我了——情感的纠结、职位的高低、利益的得失,这些我们平时看得很重的东西有时会打垮我们的心绪,进而主宰我们的喜怒哀乐,所以我们会忧伤,会郁闷,甚至会愤怒。想到自己无依无靠颠沛流离的几十年,无助的伤痛时时袭上心头,夜半醒来,枕上是大片大片的泪湿。我也曾狭隘地认为我的内心世界就是自己的喜怒哀乐,但是看看头顶上的这片天,看看今晚的星光,我就明白我头顶上的这一片天不是我一个人的,它属于所有苍穹之下的人们,作为它共同的子民我们应该多一些宽容、谅解,少一些冷漠、甚至是算计。这一刻,这夜色中的满天星光可以让我穿越生死,重新看待生死,诠释生命的意义无论生死都会在在浩瀚的宇宙中存在??,死亡不是永远地消失,而是以另一种方式存在。这一刻,我想起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也想起了“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诗句。?

“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袜子和你身上的味道……”身边走过一位唱着辛晓琪的《味道》的白衣女子,唱着唱着她竟伤心地哭了起来。这首歌有着极其伤感的旋律,歌词内容直白地道出对昔日恋人的无比怀念和深深的依恋。想来,这是位感情受了伤、来西部大漠疗伤的女子。这个如花的女子她曾经的爱情一定烂漫地开放过。其实我们不必苦苦追问,这世界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爱情,这世界到底有什么不会改变?都说永恒的是日月山川,可是我们能否肯定,这座鸣沙山上的每一颗砂砾是否就和一千年以前的一样呢?情缘如同花草树木的一生,荣枯有定,你拥有过花开的幸福,就要接受花落的清冷。所有的感情都抵不过光阴的交替,看着年华老去,我们无能为力,能做到是改变自己的心态,有时候随遇而安也不失为一种智者的选择。但愿西部广袤的原野能够融化她,大漠粗犷的气息能够感染她,鸣山王子和月泉仙子的爱情故事感染她,让她早日找到感情的归宿,不要再在这满天星辰的鸣沙山独自唱着寂寞忧伤的情歌。大自然的胸襟可以让人忘记一切不愉快,但真正能医治好情殇的,是自己强大的内心。

时间,让人看清很多最本真的东西。岁月,使人学会忘却——忘却这个世界对你的伤害和命运对你的不公。

如果说,西藏的蓝天白云曾经洗涤我的灵魂,?那么今夜的星光彻照了我心底最黑暗的角落。愿这星光赶走我内心的忧伤,和黑暗一道迎接黎明时分那抹最明丽的曙光。

归途,一路无语。回到房间,我在笔记本上写下:

今晚的星光,好美。

高芸

媒体人,从事文字工作多年,现供职于酒泉日报。擅长散文写作,多篇情文并茂的散文见诸报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