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魏六朝散文·邹阳·狱中上梁王书》原文鉴赏

作者:吴伏生 来源:原创

摘要:《汉魏六朝散文·邹阳·狱中上梁王书》原文鉴赏

《汉魏六朝散文·邹阳·狱中上梁王书》原文鉴赏

臣闻“忠无不报,信不见疑”,臣常以为然;徒虚语耳。昔荆轲慕燕丹之义2,白虹贯日3,太子畏之;卫先生为秦画长平之事4,太白食昴5,昭王疑之6。夫精诚变天地,而信不谕两主,岂不哀哉!今臣尽忠竭诚,毕议愿知,左右不明,卒从吏讯,为世所疑。是使荆轲卫先生复起,而燕秦不寤也。愿大王孰察之。昔玉人献宝7,楚王诛之8;李斯竭忠9,胡亥极刑10。是以箕子阳狂11,接舆避世12,恐遭此患也。愿大王察玉人李斯之意,而后楚王胡亥之听,毋使臣为箕子接舆所笑。臣闻比干剖心13,子胥鸱夷14,臣始不信,乃今知之。愿大王孰察,少加怜焉。

语曰:“有白头如新,倾盖如故15。”何则?知与不知也。故樊於期逃秦之燕16,藉荆轲首以奉丹事;王奢去齐之魏17,临城自刭,以却齐而存魏。夫王奢樊於期非新于齐秦而故于燕魏也,所以去二国、死两君者,行合于志,慕义无穷也。是以苏秦不信于天下18,为燕尾生19;白圭战亡六城20,为魏取中山。何则?诚有以相知也。苏秦相燕,人恶之于燕王,燕王按剑而怒,食以駚騠21,白圭显于中山,人恶之于魏文侯22,文侯赐以夜光之璧,何则?两主二臣,剖心析肝相信,岂移于浮辞哉?故女无美恶,入宫见妒;士无贤不肖,入朝见嫉。昔司马喜膑脚于宋23,卒相中山;范睢拉胁折齿于魏,卒为应侯24。此二人者,皆信必然之画,捐朋党之私,挟孤独之交,故不能自免于嫉妒之人也。是以申徒狄蹈雍之河25,徐衍负石入海26。不容于世,义不苛取比周于朝27,以移主上之心。故百里奚乞食于道路28,缪公委之以政29;宁戚饭牛车下30,而桓公任之以国31,此二人岂素宦于朝,借誉于左右,然后二主用之哉?感于心,合于行,坚如胶漆,昆弟不能离,岂惑于众口哉?故偏听生奸,独任成乱。昔鲁听季孙之说逐孔子32,宋信子冉之计囚墨翟33。夫以孔墨之辩,不能自免于谗谀,而二国以危。何则?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也。是以秦用戎人由余,而霸中国34;齐用越人子臧,而强威宣35。此二国岂拘于俗,牵于世,系奇偏之浮辞哉?公听并观,垂明当世。故意合则吴越为昆弟36,由余子臧是矣;不合则骨肉为仇敌,朱象管蔡是矣37。今人主诚能用齐秦之明,后宋鲁之听,则五伯不足侔38,三王易为比也39

是以圣王觉寤40,捐子之之心41,而不说田常之贤42,封比干之后43,修孕妇之墓44,故功业复于天下。何则?欲善无厌也。夫晋文公亲其仇而强霸诸侯45;齐桓松用其仇而一匡天下46。何则?慈仁殷勤,诚加于心,不可以虚辞借也。至夫秦用商鞅之法47,东弱韩魏,立强天下,而卒车裂之48;越用大夫种之谋49,禽劲吴而霸中国,遂诛其身。是以孙叔敖三去相而不悔50,于陵子仲辞三公51,为人灌园。今人主诚能去骄傲之心,怀可报之意,披心腹,见情素,堕肝胆,施德厚,终与之穷达,无爱于士,则桀之犬可使吠尧52,跖之客可使刺由53。何况因万乘之权,假圣王之资乎?然则荆轲湛七族54,要离燔妻子55,岂足为大王道哉?

臣闻明月之珠,夜光之璧,以暗投人于道,众莫不按剑相眄者。何则?无因而至前也。蟠木根柢,轮囷离奇,而为万乘器者,何则?以左右先为之容也。故无因而至前,虽出随侯之珠,夜光之璧,秪足结怨而不见德。故有人先游,则枯木朽株,树功而不忘。今天下布衣穷居之士,身在贫嬴,虽蒙尧舜之术56,挟伊管之辩57,怀龙逢比干之意58,而素无根柢之容,虽竭精神,欲开忠于当世之君,则人主必袭按剑相眄之迹矣。是使布衣之士,不得为枯木朽株之资也。

是以圣王制世御俗,独化于陶钧之上59,而不牵乎卑辞之语,不夺乎众多之口。故秦皇帝任中庶子蒙嘉之言60,以信荆轲,而匕首窃发,周文王猎泾渭61,载吕尚而归62,以王天下。秦信左右而亡,周用乌集而王。何则?以其能越挛拘之语,驰域外之议,独观于昭旷之道也。今人主沈于谄谀之辞,牵于帷墙之制,使不羁之士与牛骥同卑,此鲍焦所以愤于世也63

臣闻盛饰入朝者,不以私汙义;砥厉名号者,不以利伤行。故里名胜母,曾子不入64,邑号朝歌,墨子回车65。今欲使天下寥廓之士,笼于威重之权,胁于位势之贵,回面汙行以事谄谀之人,而求亲近于左右,则士有伏死窟穴岩薮之中耳,安有尽忠主而趋阙下者哉66?

【注释】 1梁王:指梁孝王,即刘武。刘武,汉文帝之子,汉景帝之弟,公元前168年,封为梁王,都睢阳。梁王在睢阳筑“东苑”,方三百里,“广睢阳城七十里。”招延四方豪杰,自山以东,游说之士莫不毕至。卒谥孝王。2荆轲(?—前227年):战国末期的刺客。卫国人,卫人叫他庆卿。游历燕国,燕人叫他荆卿,亦称荆叔。后被燕太子丹尊为上卿。派他去刺秦王政(秦始皇)。公元前227年他带樊於期的头,和燕国督亢地图,作为进献秦王的礼物去秦国。临行前,荆轲等待远方的朋友,因此误了出发的时刻,燕太子丹便怀疑荆轲改悔不去了,催促荆轲说:“日已尽矣,荆卿岂有意哉?丹请得先遣秦舞阳。”后荆轲至秦,因宠臣蒙嘉得以见秦王。献图时,图穷匕首见,刺秦王不中,当场被杀死。燕丹:即燕太子丹,战国末年,燕王喜的太子,名丹。曾去秦国做人质,后由秦国逃归燕国,因患秦军逼境,为挽救燕国危亡,公元前227年,派荆轲入秦刺秦王。荆轲刺秦王失败,当场被杀死,次年秦军攻破燕国,太子丹也被杀死。3白虹:白色之虹。《礼记·聘义》:“君子比德于玉焉,气如白虹。”白虹贯日:精诚感天之象。传说荆轲出发时,出现了白虹贯日的天象。4卫先生:秦人。长平之事:指公元前260年,秦将白起在长平(今山西省高平县西北),大败赵军,欲趁势灭赵,派卫先生去见秦昭王,请求增兵。但应侯范睢从中作梗,秦昭王怀疑白起,不发兵粮,事遂不成。5太白:即金星。昴:星宿名。太白食昴:古人认为赵地将有战争爆发的天象。6昭王:指秦昭王,即嬴稷。战国时侯,秦国国王。公元前306年至公元前251年在位。7玉人:指卞和。相传卞和得到一块璞,献给楚王,楚王及其左右,愚笨无知,误以为石,先后砍掉了卞和的两只脚。8楚王:指楚武王,春秋时期,楚国国王。公元前740年至公元前690年在位。9李斯(?—前208年):秦代政治家。楚上蔡(今河南上蔡西南)人。战国末年入秦,初为吕不韦舍人,后被秦王政任为客卿、廷尉。秦统一六国后,任丞相。秦始皇死后,秦二世听信赵高谗言,处其以极刑。10胡亥:即秦二世(前230年—前207年),公元前210年至公元前207年在位。秦始皇少子,勾结赵高、李斯,在秦始皇死后,发动政变,杀死其兄扶苏,篡夺皇帝位。后被赵高杀死。极刑:最重的刑罚。死刑。11箕子:商朝人。名胥余,殷纣王的叔父。封于箕,故称箕子。殷纣王荒淫昏乱,箕子因谏被囚,怕遭杀害,便假装疯狂。12接舆:春秋时期,楚国人,与孔子同时。姓陆,名通,字接舆。楚昭王时,政令无常,乃披发佯狂不仕。时人谓之楚狂。13比干:商朝人。商纣王荒淫昏乱,比干强谏,被剖胸挖心而死。24子胥:伍子胥,伍员。春秋时期,楚国人。其父伍奢、其兄伍尚,皆被楚平王杀害。他逃奔吴国,佐吴王阖闾夺得王位。阖闾死后,其子夫差继位。吴王夫差听信谗言,杀死了伍子胥,并将其尸体盛在皮口袋,抛入江中。15白头如新:谓相识多年,直到头发白了,还和新交时一样陌生。倾盖如故:在路上相遇,停车交谈,好象是有多年交情的老朋友。16樊於期:原秦将,因被谗害逃亡燕国,投奔燕太子丹。秦王政杀了他的全家,并悬重金购其头。燕太子丹派荆轲去谋刺秦王政,荆轲为了到秦国后能接近秦王政,要求太子丹,将樊於期的头斩下,做为进见秦王政的礼物。太子丹不忍心向樊於期提出这一要求,荆轲便自己去找樊於期。荆轲把来意说出后,樊於期偏袒扼腕,说“此臣之日夜切齿腐心也,乃今得闻教!”说罢便自刭了。樊於期以自己的头,助荆轲刺秦王政。17王奢:齐臣。因得罪逃亡魏国。齐伐魏,王奢登城对齐将说:今君之来,不过以奢之故也。夫义不苟生,以为魏累。说罢便自杀了。18苏秦:战国时期,东周洛阳(今河南洛阳东)人,字季子。奉燕昭王命入齐,从事反间活动,使齐疲于对外战争,以便攻齐复仇。齐湣王末年,任齐相。后燕将乐毅率五国军队攻齐,他的反间活动暴露,被车裂而死。19尾生:古代传说中坚守信约的人。据说他与一女子相约在桥下相见,女子没到,大水来了,他抱桥柱死在了桥下。20白圭:战国时期,中山国的将领,对外作战,丢失六座城,为此中山国君要杀死他。他逃到魏国,魏文侯待他极厚,他帮助魏国,攻灭了中山国。21駚騠:良马名。22:魏文侯:即魏斯。战国时期,魏国国君。公元前445年至公元前396年在位。33司马喜:战国时期,宋国人。在宋国受刑后,逃亡中山国,做了宰相。膑脚:挖掉膝盖骨的刑罚。24范睢(?—前255年):战国时期,魏国人。因被须贾诬告,受笞击,致齿落折肋。化名张禄,逃亡秦国,被秦昭王重用为相,封应侯。25申徒狄:商朝人。姓申徒,名狄。传说因谏君不被听信,便自投雍水而死。雍之河:谓投入雍后流入黄河。26徐衍:西周末年人,因不满于乱世,投海自尽。27比周:密切连结。这里引申为结党。28百里奚:春秋时期,虞国大夫。晋灭虞,被俘虏。后来,晋献公把他作为女儿出嫁时的陪嫁奴仆,随同晋献公女儿一同入秦。在入秦的途中,他逃往楚国。秦穆公听说他有才能,很想重用他,又怕楚国不放,便用五张羊皮去同楚交换得百里奚。后任为大夫。29缪公:即秦穆公(?—前621年),春秋时期,秦国国君。姓嬴,名任好。公元前659年至公元前621年在位。曾任用百里奚、蹇叔、由余为谋臣。称霸西戎。30宁戚:春秋时期,卫国人。以经商贩牛为业。一次齐恒公外出,见宁戚唱着歌喂牛,知其为贤者,便举为大夫。31桓公:即齐桓公、姜小白(?—前643年)春秋时期,齐国国君。公元前685年至公元前643年在位。春秋五霸之一。32季孙:即季桓子,鲁国大夫。据说齐国送给季桓子女子歌舞队,季桓子接受了,三天不上朝处理国事。孔子为此便离开了鲁国。33子冉:即子罕。战国时期,宋国人。《韩非子·二柄》:“子罕谓宋君曰:‘夫庆赏赐予者,民之所喜也,君自行之;杀戮刑罚者,民之所恶也,臣请行之。’于是宋君失刑而子罕用之。”墨翟:即墨子。战国时期,墨家学派的创始人。其生活年代,约公元前468年至公元前376年。34由余:春秋时期,晋国人,逃亡到戎人地区。后奉戎王之命出使秦国,被秦穆公重用。秦穆公用由余之策,开地千里,遂霸西戎。35子臧:秦秋时期,越人。其事迹不详。威宣:指齐威王与齐宣王,皆战国时期齐国国王。齐威王于公元前356年至公元前320年在位;齐宣王于公元前319年至公元前301年在位。36胡越:胡,北方边地少数民族;越,南方边地少数民族。这儿泛指异族。37朱象管蔡:朱,指丹朱,尧的儿子,因丹朱顽凶不肖,所以尧把帝位传给了虞舜;象:指虞舜的异母弟弟象,象曾与其父勾结多次谋害虞舜,但都未得逞;管蔡,指管叔度与蔡叔鲜,他二人都是周武王的弟弟,西周建立初年,他俩分别被封于管、蔡,周武王死后,周成王年幼,周公旦辅政。管叔、蔡叔便与商纣王的儿子武庚禄父,在东方发动叛乱,结果被镇压,周公旦杀了武庚和管叔,流放了蔡叔。38五伯:指春秋五霸,即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吴王阖闾、越王勾践。39:三王:指禹、汤、周文王。或夏禹、商汤、周文王和周武王。40圣王:英明贤圣之王。41子之:人名。战国时期,燕王哙的相。燕王哙非常信任子之,竟把王位让给了子之。43田常:人名。春秋时期,齐简公的相。田常杀死简公,另立平公,任相国,尽杀公族中的强者,扩大自已的封邑,从此齐国由田氏专权。卒谥田成子。43封比干之后:传说周武王灭商后,曾封比干之子。44修孕妇之墓:传说周武王灭商后,曾为被商纣王剖腹的孕妇,修整坟墓。45晋文公:即姬重耳(前697前—前628年),春秋时期,晋国国君,公元前636年至公元前628年在位。晋献公之子。晋献公时听信宠姬骊姬之谗,废太子申生,并迫使申生自杀,重耳和夷吾被迫出逃。重耳在外流亡十九年后,回国即位,史称晋文公。晋文公在骊姬之乱时,寺人披曾奉命去追杀他,晋惠公即位后,又派寺人披到狄国去刺杀他,但都未得手。晋文公回国即位后,寺人披求见晋文公,晋文公不记前仇,接见了寺人披,结果避免了被吕省、芮杀害的祸患。46齐桓公用其仇:指齐桓公任用管仲,管仲原为公子纠而去杀齐桓公,管仲一箭射中了齐桓公的衣带钩,齐桓公马上装死,管仲才停止了射击,去回报公子纠。公子纠由鲁国去齐国,路远,又认为齐桓公已死,便行动迟缓了。齐桓公抢先回到了齐国,夺得了君位。齐桓公得位后,不记前仇,重用管仲,齐国富强,遂称霸诸侯。47商鞅:战国时期,卫国人,又称卫鞅(约前390年—前338年),佐秦孝公实行变法,奠定了秦国富强的基础。秦孝公死后,被贵族诬害,车裂而死。48车裂:古代的一种酷刑。用牛或马驾车分裂人之身体。49大夫种:春秋时期,越国大夫。即文种。他曾辅越王勾践,打败吴王夫差,雪会稽之耻,使越国称霸诸侯。但越王勾践忌功害能,灭吴后便赐文种剑令其自杀。50孙叔敖:春秋时期,楚国人,楚庄王时任令尹。51於陵子仲:齐国,於陵(今山东长山县南)人。国王欲举他为相,他便同妻一块儿逃跑了。52桀犬可使吠尧:桀,指夏桀,著名暴君;尧,指唐尧,传说中圣明的帝王。此句谓走狗一心为主人效劳。53跖之客可使刺由:跖,指盗跖;由,指许由。54七族:有两说法。①上至曾祖,下至曾孙。②父之姓,(一);姑之子,(二);姊妹之子,(三);女之子,(四);母之姓,(五);从子,(六);及妻父母,(七)。55要离:春秋时期,吴国人。吴王阖闾刺死吴王僚夺得王位后,吴王僚之子庆忌逃亡在卫国。吴王阖闾派要离去刺杀庆忌,为了骗取庆忌的信任,要离让阖闾砍他的右手,烧死他的妻子,伪装得罪阖闾逃亡卫国,见到庆忌。告诉庆忌愿为回吴国夺王位效力,二人便乘船渡江回吴国,船行至江中,要离刺死了庆忌,他也遂即自杀。56尧舜:指唐尧和虞舜,上古圣明天子。57伊管:指伊尹和管仲。伊尹,商汤时的贤能之臣;管仲,齐桓公时的贤能之臣。58龙逢比干:龙逢,指关龙逢,夏朝末年的贤臣,因谏夏桀被杀。比干,(见注43)。59陶钧:制造陶器时所用的转轮。60秦皇帝:指秦始皇。中庶子:官名。战国时期,国君、太子、相国的侍从官员。蒙嘉:人名。秦王政之宠臣。荆轲到秦国,得见秦王政,即先向蒙嘉行贿,由蒙嘉在秦王政面前,先讲明是献樊於期头和督亢地图的来意,秦王政才接见荆轲的。61周文王:商末周族领袖。姓姬,名昌。商纣王时为西伯,亦称伯昌。在位五十年,积极发展势力,为周灭商奠定了基础。泾渭:指泾水、渭水。皆在今陕西省境内。62吕尚:商末周初人。姜姓,吕氏,名望,一说字子牙。传说他垂钓于渭水之滨,周文王打猎时,遇见了他,便与他同车而归。后来他在灭商兴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西周建立,他以功臣被封于齐。63鲍焦:周之隐士,节行非世,廉洁而守,不为天子臣。子贡讥之,因抱木死。64胜母。里名,故县名。曾子:孔子学生。春秋末期,鲁国南武城(今山东费县)人。名参,字子舆。以孝著称。《淮南子》《盐铁论》谓:里名胜母,曾子不入,盖以名不顺也。65朝歌:商朝都城名。在今河南省汤阴县南。墨子回车:墨子掉车离去。墨子主张“非乐”,而“朝歌”之名,与他的主张相抵触,故回车离去。66阙下:宫阙之下。帝王居住的地方。

【今译】 我听说:“忠心的人没有不得好报的,守信用之人不会被人怀疑。”我过去经常认为此话是对的,今天看来,仅为空话而已。从前荆轲敬慕燕太子丹的义气,为他去刺杀秦始皇,感动得白虹贯穿太阳,太子丹却担心他不肯去;卫先生替秦国谋划长平的战争,因而感动得太白侵犯昴星,秦昭王却怀疑不相信。他们的精诚感动了天地使之发生变异,然而他们的信义却不能被两位君主所了解,这难道不是很可悲的吗?如今我对大王竭尽忠诚,把自已的建议全部讲出来,希望大王知道;然而大王周围的人不明白我的意图,终于将我交给狱审讯,使我被世人所怀疑。这件事说明,即使使荆轲、卫先生再活过来,燕太子丹、秦昭王也还是不会醒悟的啊!希望大王仔细考察我的言行和所受到的委屈。从前玉人卞和献宝玉,楚王反而砍了他的脚;李斯在秦国尽忠心,胡亥却把他处以极刑。因此箕子假装疯狂,接舆逃避人世,都是害怕遭受此种祸患啊!希望大王考察卞和李斯的诚意,暂且不要像楚王和胡亥那样听信谗言,不要使我被箕子和接舆所耻笑。我还听说比干被剖心,伍子胥的尸首被装进皮袋里投到江中,我开始不相信有此事,可是到了今天才懂得了。希望大王认真仔细考察我的处境,稍微加以怜惜吧。

谚语说:“有的人相识多年,直到头发白了,还和新友一样;有的人在路上偶然相遇,停车交谈,却像老朋友。”为什么呢?这就是相知与不相知的缘故啊!所以樊於期从秦国逃到燕国,把头借给荆轲,帮助太子丹刺杀秦王;王奢从秦国逃到魏国,登上城墙自杀,使齐军撤退而保存魏国。王奢和樊於期并不是跟齐、秦是新交,而同燕、魏是旧友;他们之所以离开齐国和秦国,又为燕丹和魏君效死,是因为其行为合乎他们的志向,并无限羡慕燕丹和魏君的义气啊!因此苏秦对天下不讲信义,只对燕国忠诚,就好像那抱柱而死的尾生;白圭在中山国做将领时对外战败,失掉了六座城;可是他后来帮助魏国却很勇敢,攻打灭亡了中山国。为什么呢?是因为真正相知的缘故。苏秦做燕国宰相,有人在燕王面前说他的坏话,燕王听后,按剑发怒,反而把骏马駚騠杀了给他吃;白圭由于攻打中山的功绩而地位显贵,有人在魏文侯面前说他的坏话,魏侯反而把夜光璧赐给他。为什么呢?因为这两主二臣之间,推心置腹,肝胆相照,难道会被假话说变了心吗?所以一个女子,不论长得美或丑,一进入宫中便会受人嫉妒;一个士人,不论是贤能或不贤能,一进入朝廷便会被人忌恨。从前司马喜在宋国曾被敲掉膝盖骨,后来却做了中山国的宰相;范睢在魏国被打断肋骨和牙齿,后来在秦国却被封为应侯。这两个人都坚信自己的计划一定能实现,抛弃朋党的私情,处于孤立无援的地位,因此不能自己避免被嫉妒的陷害。因此,申徒狄投雍水而死,徐衍抱石自沉到海中,这是由于他们不被世人宽容。在朝廷中坚持正义,不肯结党营私,来改变君主的心。所以百里奚曾经在路上讨饭,秦穆公却把政事委托给他;宁戚在车下喂牛,齐桓公却把国家大事交给他处理。这两个人难道是平素在朝廷做事,凭着国君周围的人替他们说好话,然后才得到两个国君的重用吗?不是。他们君臣之间心有同感,行为相合,坚固得如胶似漆,像兄弟一样不能分离,难道会被众口谗言所迷惑吗?因此偏听偏信产生邪恶,独断专行形成祸乱。从前鲁国偏听季孙氏的话,驱逐孔子;宋君轻信子冉的计谋囚禁墨子;凭着孔墨的善辩,尚且不能免除自己被谗害,从而鲁、宋两国几至倾危。为什么?大众都这么说就连金子也会熔化,毁谤积累在一起连骨头也会烧毁。因此秦穆公任用由余,从而称霸中国;齐国人任用越人子臧,致成威王宣王两代力量强盛。这两个国家难道被世俗偏见、片面的言辞所束缚吗?他们公正地听取意见,全面地观察事情,在当代留下了好名声。因此,情意相合,相距遥远的胡族和越族,也能亲如兄弟,由余和子臧便是这样;意见不合,即便是亲骨肉,也会成为仇敌,丹朱、象、管叔、蔡叔就是如此。现在做君主的真正能够学习齐国和秦国的明察,不像宋君、鲁君那样偏听偏信,那么五霸就不足相比,三王也容易做到了。

因此圣明的君主觉悟了,就会抛弃传位给子之这样人的想法,也不会喜欢田常这样的“贤能”,封比干的后代,修孕妇的坟墓,因此功业覆盖天下。为什么?追求做好事而不满足啊!晋文公亲近往昔的仇人,因而称霸诸侯;齐桓公任用他往日的仇人,从而匡正天下。为什么?这是因为君主仁慈殷勤,确实感动人心,而不是任凭说空话可以办到的。至于秦孝公采用了商鞅的变法,向东削弱了韩国和魏国,在天下建立起一个强盛的秦国,最后秦国却把商鞅车裂而死;越王勾践采纳文种的计谋,擒住强大的吴王夫差而称霸中原地区,后来却杀死了文种。因此孙叔敖曾经三次离开令尹的职位,也不感到悔恨;於陵子仲拒绝做三公的高官,却去帮人浇灌田园。当今的君主如果能真正去掉骄傲的心,怀着让人立功的想法,推心置腹,真诚相见,披肝沥胆,施行厚德,始终能够同忧患共安乐,对贤能之人无所吝惜,则夏桀的犬,也可以使它吠唐尧,盗跖的宾客也可以使他行刺许由。何况您又是凭着万乘大国的权势,凭借着圣王的能力呢?如果如此,荆轲为了燕丹不惜连累七族,要离为了公子光,不惜烧死他的妻子,这些难道还值得向大王陈述吗?

我听说明月珠与夜光璧,黑夜中在路上投向行人,人们没有不按剑斜视的。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它们无缘无故地投到面前,弯树之根,盘结得奇特,却可以做天子用的器物,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早就有人把它们加以雕饰了。因此无缘无故来到面前,即使是随侯的珠,以及和氏的宝玉,也只能结成仇怨而不能得到感谢,为此,有人预先推荐,即便是枯木朽株,也能建立功业而不被忘掉。现在天下的布衣穷困之士,处于贫穷饥饿之中,即使掌握尧、舜的统治之术,管仲、伊尹的雄辩之才,怀有关龙逢和比干的忠心,但平素没有人推荐,虽然竭尽忠诚,想取得当世君主的重用,那君主也必定会按剑斜视。于是就使贫寒的士人,甚至不能起到枯木朽株的作用。

所以圣明的君主,治理天下驾驭世俗,要像陶工转钧一样,自有权衡,不被卑乱的话所牵制,不为众人的意见所影响而改变主张。秦始皇采纳中庶子蒙嘉的话,相信了荆轲,从而匕从呈献的地图中出现了;周文王在泾水、渭水之滨打猎,载了吕尚同乘车回家,结果统一了天下。秦始皇相信左右的人,几乎丧命,周文王任用素不相识的人,做了天下的王。为什么呢?这是周文王能够摆脱成见,不受拘束,因而能独自看到光明宽广的大道。如今做人主的沉溺在谗言谄谀之中,被近臣和妻妾所控制,致使才能高的贤士得不到任用,和普通人一样。这便是鲍焦愤恨世道的原因。

我听说修养品德进入朝廷的人,不拿私心来污辱仁义;修身立名的人,不以私利来伤害品行。所以里巷名叫“胜母”,曾子不进去;城邑名叫“朝歌”,墨子就回车离去。当今要想使品德极高尚之人,被威重的权势所笼络,被高贵的势位所胁迫,强使他们掉转脸孔,卑躬屈节去奉承那些谄谀的人,以取得主上的亲近,那么贤士们只有无声无息地死在山林湖泽中罢了,哪里会有竭尽忠信来到朝廷的呢?

【集评】 清·吴楚材《古文观止》卷六:“此书词多偶俪,意多重复,盖情至窘迫,呜咽涕洟,故反复引喻,不能自己耳。其间段落虽多,其实不过五大段文字。每一援引一结束,即以‘是以’字故字接下。段而不断,一气呵成”。

【总案】 邹阳是西汉初年齐地人。最初他曾在吴王刘濞手下任职,以文辞著称。吴王刘濞谋反时,邹阳曾劝谏而刘濞不听,为此邹阳改投梁孝王的门下。邹阳为人正直,有智谋才略,慷慨不苟合,因此被梁孝王左右所谗忌。梁孝王听信谗言,要杀邹阳,这是他在狱中写了这封信,梁孝王看信之后,立刻释放了他,并把他当做上客。

此文情深意长,特别是大量用典来阐明己意,颇为感人。文中多用并偶句,如:“晋文公亲其仇而强霸诸侯;齐桓公用其仇而一匡天下”,致使文章华丽,感人之力甚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