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修建·每一天都要幸福地舞蹈

作者: 来源:

崔修建·每一天都要幸福地舞蹈

崔修建

她是那两条街道的保洁员,个子不高,也不漂亮,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子。我每天晨练时,都能看见她忙碌的身影,我不知她几时开始的清扫工作,也不知道她几时结束。更多的时候,我只看到她舞动一个长把的扫帚,像舞动一支如椽大笔,从街道这端舞到那端,一丝不苟,将那些散落的废弃物聚拢起来,然后再将它们一车车地清理干净。

忙碌完了,她会顺着街道走一个来回,像是欣赏自己得意的作品。她的目光再次打量一番刚刚清扫过的街道,看到不知哪位刚刚扔下的一团废纸或一个烟头,她会弯腰捡起,把那微小的缺憾轻轻地弥补。

从春到夏,从秋到冬,她是我熟悉的最早迎接晨曦的人。她似乎对那份工作很喜欢,也很珍视,我从没看到她偷懒的时候。她那份一丝不苟的认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曾多次在写作课堂上讲起她,讲她大口罩遮不住的笑容,讲她从不抱怨的好脾气,讲她总是热情满怀地对待那似乎单调而乏味的工作。

那个夏日的夜晚,我终于完成了一项繁重的教材编写工作,难得有闲暇和情致,我决定到街上走走,看看城市的夜景。不知不觉间,一阵欢快的舞曲,将我引向那个开放的公园。柔和的月光撒在那块不大的空地上,一大群人围拢在一起正翩翩起舞。他们大多是中老年人,其中也不乏白发苍苍的老者。

我停下来,悠然地欣赏着大家轻盈的舞姿,心中感慨着生活的舒心惬意。忽然,我的心一颤——哦,她也在跳舞,每天早早起来忙碌的保洁员,换了一件红色的短衫,像一团燃烧的火焰,正伴着欢快的旋律,摇晃着柔软的身子,尽情地舞蹈着。

一曲结束,她站定,用手臂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等一支舒缓的乐曲想起时,她竟变成了领舞者,站在众人前面,引领大家做一套优美而复杂的健美操。她做得那么认真,那么投入,一扬首,一展臂,一旋转,一弯腰,每一个动作都那么轻松、自如,仿佛是一位专业的舞蹈教练。我一时不敢相信——眼前这位美丽的舞者,难道真的是我平素所见的那个挥舞扫帚清扫街道的她吗?

我又走近一些。果然是她,一点儿没错。她也发现了我,冲着我微微一笑,打了招呼。

我好奇地问一位坐在一旁歇息的老大爷,问他是否认识她,老大爷爽快地告诉我:“她姓乐,常来这里跳舞的人,没有不认识她的,许多人都是跟她学会跳舞、学会做健美操的,这里的人都管她叫乐老师。”

“乐老师?她不是保洁员吗?”我不无困惑地问老大爷。

“没错,她是一个保洁员,听说工作还挺辛苦的,可她特别喜欢跳舞,几乎每天晚上,都来这里带领大家跳舞,真是活得有精神。”老大爷啧啧地赞赏着。

“其实,她也挺不容易的。”旁边的一位老大娘插话道。

“是不容易,每天都要起早扫大街,那活儿又脏又累的。”我感慨道。

“累一点儿倒没啥,你不知道,乐老师挣钱不多,还要照料一个二十多岁的痴呆儿子。”老大娘向我爆出一个令我吃惊的信息。

“她还要照料一个痴呆的儿子?”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想到乐老师还那样不幸。

“没错,你往那边看,坐在那个石凳上傻呵呵地拍巴掌的那个小伙子,就是乐老师的儿子,听说是先天性的痴呆,她每天都带着他来跳舞。”顺着老大娘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乐老师痴呆的儿子。

“我还听说,她去年做了一次大手术,割掉了一个很大的肿瘤,幸好是良性的。”老大爷又向我介绍道。

“哦,那么多的不幸都降临到她头上了,她的工作还那么辛苦,可是,她还能如此快乐地跳舞,真是令人敬佩。”我不禁对她肃然起敬。

“乐老师说过,有很多事情是她不能改变的,但她能改变看事情的心态,既然愁眉苦脸是一天,快快乐乐也是一天,那么,何必要在不幸上撒盐呢?她要每一天都幸福地舞蹈。”老大娘说出了乐老师如此达观的原因。

“每一天都要幸福地舞蹈”,望着被众人簇拥着幸福起舞的乐老师,我轻轻地重复了一遍,心灵似被什么猛地扣了一下,我突然想起了帕斯卡尔的那句名言——一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没错,因为懂得从苦涩中咀嚼甘甜,懂得从艰辛中品味富足,懂得为心中憧憬的幸福起舞,平凡的乐老师,用灵动的舞姿,舞出了令我们炫目的美丽,舞出了令我们向往的美好。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