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唐李益和顾况的诗歌风格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在过渡时期的大历诗坛,李益和顾况也是有突出特点及贡献的诗人,他们的作品渐露中唐面目,对中晚唐诗坛的影响是很大的。

李益(748-827),字君虞,陇西姑臧(今甘肃武威)人。他于大历四年(769)登进士第,两年后登讽谏主文科,授华州郑县尉,后迁主簿。约大历九年(774)起,他开始五次从军,先后入渭北节度使臧希让幕府、朔方节度使李怀光幕府、灵州节度使杜希全幕府、邠宁节度使张献甫幕府、幽州节度使刘济幕府。大约贞元中,他入朝做官,任中书舍人、右骑常侍,以礼部尚书致仕。李益的作品较突出地表现了大历诗风的两重性:既有盛唐余韵,也有中唐的格调。他在《喜见外弟又言别》中说:“十年离乱后,长大一相逢。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别来沧海事,语罢暮天钟。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几重。”诗中的感伤情调与其他大历诗人是一样的。李益与大历十才子有交往,其《竹窗闻风寄苗发司空曙》云:“微风惊暮坐,临牖思悠哉。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时滴枝上露,稍沾阶下苔。何当一入幌,为拂绿琴埃。”写得也很清省精致,放在“十才子”诗里几不易辨认。但由于有十多年的军旅生活体验,李益的边塞诗写得最多最好,约有五六十首,占其现存诗作的三分之一。

李益可以说是最能继承盛唐边塞诗风格的一位能手,其作品的内容比较丰富,除表现爱国热情和民族自豪感,也表现征人思乡的哀愁。其《送辽阳使还军》云:“平生报国愤,日夜角弓鸣。”诗中不乏豪情壮志。他在《塞下曲》中说:

伏波唯愿裹尸还,定远何须生入关。莫遣只轮归海窟,仍留一箭射天山。

这种英雄主义的豪迈气概,明显地带有盛唐余韵。但在李益生活的时代,因不满战乱而产生的厌弃远戍的哀怨伤感情绪急剧增加,如他在《从军夜次六胡北饮马磨剑石为祝殇辞》中说:“当时洗剑血成川,至今草与沙皆赤。我因扣石问以言,水流呜咽幽草根。”厌战反映在其边塞诗中,遂形成一种低沉悲怆的情调。其《盐州过胡儿饮马泉》云:“绿杨著水草如烟,旧是胡儿饮马泉。几处吹笳明月夜,何人倚剑白云天。从来冻合关山路,今日分流汉使前。莫遣行人照容鬓,恐惊憔悴入新年。”这样的诗,已没有了慷慨高歌的盛唐气象。

李益诗各体皆工,尤以七绝为第一,他的边塞诗也以七绝最为著名而流传于世,在写景抒情时,他注重在瞬间感受中捕捉诗意,不像盛唐诗人那样着重总体感受的把握,而是偏于较精细深婉的心态描写,如《从军北征》:

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偏吹行路难。碛里征人三十万,一时回首月中看。

《夜上受降城闻笛》:

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下月如霜。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

以风雪中人在月夜的感受,成功地表现了千百万士卒久戍思归的凄凉心境,并通过画外声来加强其悲怆情绪,韵味尤为深远。这种写法在李益的其他诗里也有体现,如《春夜闻笛》:“寒山吹笛唤春归,迁客相看泪满衣。洞庭一夜无穷雁,不待天明尽北飞。”初春寒夜的笛声,勾起羁旅者的思归心绪,相看无言,唯有泪千行。这种格调已进入中唐。

顾况(约727-约820),字逋翁,号华阳山人,苏州海盐(今浙江海盐)人。他早年居于句容云阳,后定居海盐横山禅寂寺侧。他于至德二年(757)进士及第,大历中曾于永嘉一带任江南某盐铁使属官,建中、贞元之际又入浙江东路节度使韩滉幕任判官,后因友人推荐,入朝任校书郎、著作郎等职。贞元五年(789),他遭弹劾,被贬为饶州司户参军;四年后去职归隐,游于江浙皖一带,不知所终。

在大历十才子诗风笼罩一时而“气骨顿衰”之际,顾况继杜甫、元结之后,倡导“风雅”,强调诗歌应反映民生疾苦和针砭时弊。他的《上古之什补亡训传十三章》,仿效民歌来反映当时各种社会矛盾,大胆批判现实,在内容和形式上给中唐的元、白等人写新乐府予启发和影响。顾况诗歌创作的主要体裁是古诗和乐府,其独特之处在于重视从吴楚民歌中汲取营养,将古体诗与民歌风调有机结合起来,诗风通俗明快,如《苔藓山歌》:

野人夜梦江南山,江南山深松桂闲。野人觉后长叹息,帖藓黏苔作山色。闭门无事任盈虚,终日欹眠观四如:一如白云飞出壁,二如飞雨岩前滴,三如腾虎欲咆哮,四如懒龙遭霹雳。崄峭嵌空潭洞寒,小儿两手扶栏杆。

音调流畅自然,比喻新颖奇兀,像是信手拈来,却又是那么妙趣横生。他的一些五七言绝句受民歌的影响也很明显,如《江上》:“江清白鸟斜,荡桨罥蘋花。听唱菱歌晚,回塘月照沙。”《山中》:“野人爱向山中宿,况在葛洪丹井西。庭前有个长松树,夜半子规来上啼。”写得率真自然。

顾况在《归山作》中说:“心事数茎白发,生涯一片青山。空林有雪相待,古道无人独还。”他的诗情感真挚,形象真实生动,具有通俗坦易而又能化俗为奇的艺术风貌,不仅时有奇思异想,而且充满狂放之气。如《悲歌》其二:

我欲升天天隔霄,我欲渡水水无桥。我欲上山山路险,我欲汲井井泉遥。越人翠被今何夕,独立沙边江草碧。紫燕西飞欲寄书,白云何处逢来客。

除想象过人而外,章法结构也纵横有致而出人意表。他的诗已成为唐贞元、元和年间元白与韩孟两大诗派的先声,其通俗坦易的一面影响了元白诗派,其纵横不羁的奇异一面为韩孟诗派所继承而变本加厉。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