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苏东坡之杨元素: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殇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杨元素: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殇

东武望余杭,云海天涯两杳茫​‍‌‍​‍‌‍‌‍​‍​‍‌‍​‍‌‍​‍​‍‌‍​‍‌​‍​‍​‍‌‍​‍​‍​‍‌‍‌‍‌‍‌‍​‍‌‍​‍​​‍​‍​‍​‍​‍​‍​‍‌‍​‍‌‍​‍‌‍‌‍‌‍​。何日功成名遂了,还乡,醉笑陪公三万场​‍‌‍​‍‌‍‌‍​‍​‍‌‍​‍‌‍​‍​‍‌‍​‍‌​‍​‍​‍‌‍​‍​‍​‍‌‍‌‍‌‍‌‍​‍‌‍​‍​​‍​‍​‍​‍​‍​‍​‍‌‍​‍‌‍​‍‌‍‌‍‌‍​。

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今夜送归灯火冷,河塘,堕泪羊公却姓杨。

——《南乡子·和杨元素时移守密州》

一直很钟爱这首词,为“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殇”的痛快淋漓和肝胆相照,因为,这样的一种情只可能发生在知己之间。王维在诗中说:“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苏子对离情的表达来得洒脱豪迈,而王维则显得温婉绵长。人生难得一知己,无论是王维还是苏轼,他们表达的都是人间最难得的真情。

苏子一生朋友甚多,那么这个让他“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殇”的人是谁?这个人就是苏轼的老乡杨元素。

当年苏轼在杭州任通判,杨元素任知州,两人既是好友又是同乡。在交通和信息缓慢的古代,离别在外的人,“他乡遇故知”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更何况这俩人还是在同一衙门任职的同事!可以说,苏轼和杨元素之间的情感,是等同于兄弟的情感,又超越了兄弟之情,他们除了互诉乡情,还彼此疗伤,彼此安慰。因而,在苏轼调离杭州前往密州时,他们才会有这样的难舍难分、惺惺相惜之情。

苏轼由杭州通判调离到密州任知州,因而在这首词中,既有朋友之间离别的难舍,又有建功立业的豪迈之情。

密州在山东,词中的东武指的就是密州,余杭就是杭州。“东武望余杭,云海天涯两杳茫”,说的是密州和杭州距离甚远,相隔茫茫的大海,自己调任到密州后,遥望杭州,情思渺茫。如此相亲相爱的朋友、故人,就要别离到遥远的北方,不知道何年何日才能再相见,心中的这份难舍之情,难以言喻。

忍别离,不忍却又别离,因为自己的心中还有那份功名的欲望,需要去实现。“乌台诗案”前的苏子,虽在朝堂之上屡遭排挤,但是那点政治打击还没有泯灭了他为国建功立业的雄心。大丈夫经国济世,驰骋四海,这点理想和抱负是每个读书人都趋之若鹜的,更何况是一代文坛领袖苏东坡呢?他的科举作文深得欧阳修推崇,如果不是欧阳修误以为是自己的学生曾巩所写,为了避嫌他违心将此文屈居第二,那么当年的苏轼应当是稳稳当当的状元郎。谁又能料想,这篇考场奇文是出自于年方二十的苏轼之手呢?

确实,苏轼是有滔滔经国济世之才的,而且他也有建功立业的雄心。所以调任密州,他既有难舍杭州的留恋之情,也有调任密州主事一方的激动之情。正是源于这样的一种复杂情感,他对杨元素说:“何日功成名遂了,还乡,醉笑陪公三万场。”

等我功成名就、衣锦还乡,那时我再陪你一醉方休。

可是一醉方休并不能表达苏轼对杨元素的深情,他说要“醉笑陪公三万场”。苏轼此句化用的是李白《襄阳歌》中的一句诗:“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人生百年,不过就是三万多天,只有天天相陪才不会有恼人的离殇可诉。可是,人生如此,为了那一点点的功名欲望,我们不得不离别。背井离乡后,亲朋故交数载难见,一切的一切,等我功成还乡后,我们再好好坐下,酒到杯干,细数这些年来的如意不如意,将缺失的岁月再补回、再重拾、再追忆。

所以苏轼劝慰友人,不同的人对离别的愁绪表达也不一样,有的人豪迈,有的人百转千回。但不管是笑着分手,还是痛哭离别,都没有必要为离殇一诉再诉。当年醉翁以为“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但他最终还是策马扬鞭,没能逃离“离别”二字。

苏轼的此番话,直通肺腑,感人心肠。为他送别的挚友杨元素,不禁泪湿衣衫。“今夜送归灯火冷,河塘。”这两句描绘了一幅送归图,夜已深沉,灯火已残,繁华的“河塘”闹市在静夜中也显得寂静万分。这深沉的夜、残缺的灯火、闹市的寂静,似乎都在沉默中为苏轼饯行。尽管苏轼已将离情诉说得如此洒脱,可是宦海的沉浮,人在江湖的身不由己,到底难以掩饰一把辛酸泪。痛饮到了最后,也没能硬生生逼住眼底的热泪。

“堕泪羊公却姓杨”的典故出自于《晋书·羊祜传》,羊祜为荆州都督,其后襄阳百姓于祜在岘山游息之处建庙立碑,岁时享祭,望其碑者,莫不流涕。杜预因名之为“堕泪碑”。这里以杨元素比羊祜,“羊”“杨”音近。表达了苏轼对友人的赞赏,也反映了苏轼与友人的情谊。

苏轼九月调离杭州,在九月的杭州西湖,在九月桂香飘满灵隐寺的时候,苏子和友人杨元素离别。因这首词,令杭州至今桂花飘落时都带有金属的响声;也因这首词,西湖的水才更加温婉绵长。那一句“痛饮从来别有肠”,让离别时喝高的男人,有着无需言语的默契和意味深长。

在苏轼和杨元素的词中,还有另外一首《南乡子·梅花词和杨元素》表达了他们之间的深情厚谊。词云:

寒雀满疏篱,争抱寒柯看玉蕤。忽见客来花下坐,惊飞。踏散芳英落酒卮。

痛饮又能诗,坐客无毡醉不知​‍‌‍​‍‌‍‌‍​‍​‍‌‍​‍‌‍​‍​‍‌‍​‍‌​‍​‍​‍‌‍​‍​‍​‍‌‍‌‍‌‍‌‍​‍‌‍​‍​​‍​‍​‍​‍​‍​‍​‍‌‍​‍‌‍​‍‌‍‌‍‌‍​。花谢酒阑春到也,离离,一点微酸已着枝。

苏轼的这首词写于任杭州通判的第四年初春,是他与时任杭州知州的杨元素相唱和的作品。词中通过咏梅、赏梅来记录他与杨元素共事期间的一段美好生活,以及两人之间的深厚友谊。

正是源于这样的一份深厚情谊,苏轼在离别时才情不自禁地吟诵出“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殇”。朋友的珍贵情谊,多少千言万语都在一句“不用诉离殇”中。

人生苦旅,正是有了那个叫知己的人,旅途才不会孤独。因为,是那个叫知己的人,在你的心灵深处为你点亮一盏灯。黑暗中,他为你带来光明;寒冷中,他为你送来温暖;艰难中,他与你牵手同行。或许,他不能经常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但他一定在你的生命里!就像一首歌中所唱:

有没有一扇窗/能让你不绝望/看一看花花世界原来像梦/一场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输有人老到结局还不是一样

有没有一种爱/能让你不受伤/这些年堆积多少对你的知心话/什么酒醒不了/什么痛忘不掉/向前走,就不可能回头望/

朋友别哭/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朋友别哭/要相信自己的路/红尘中/有太多茫然痴心的追逐/你的苦/我也有感触/

……

人海中,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这份情,请你不要不在乎。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