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延巳:喜迁莺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彭宗珏

宿莺啼,乡梦断,春树绕朦胧,残灯吹烬闭朱栊,人语隔屏风。

香已寒,灯已绝,忽忆去年离别,石城花雨倚江楼,波上木兰舟。

冯延巳

人生不是梦,梦却是人生。这首词写的是梦与醒的瞬间的意象,既是现实生活的白描,又是梦生活的留影。

他(或她)正在做着甜美的乡梦,最爱恋的人当然总是走进乡梦中来,软语温存,音容笑貌,多么真切。突然,爱唱春之歌的小黄莺把一场好梦啼断了。在这一瞬间,睁眼看现实,窗外树色朦胧不清楚,室内残灯将烬,屏风外有人在说话,顷刻之间熏香已冷,残灯已灭,这时思维的机器并没有发动起来,因为人还没有完全离开梦境,还在“家乡”。忽忆句极妙,把梦与现实接连在一起。去年送别时的情景又重现在眼前:两人在花雨中偎依在江边楼上,江上兰舟催发,楼上珍重惜别,这是多么令人怀念的一个镜头。这个“忽忆”把现实和梦融合为一,把清醒和朦胧融合为一,好象电影的剪接一样把梦境转换成实境,使词进入朦胧美的意境。

冯延巳的词《花间集》不收,想是认为不够“镂玉雕琼”,不够婉丽吧。其实他是五代时与温飞卿、韦庄齐名的词人,他的词突破了花间词人对妇女容貌、服饰的描绘,而抒写人物的内心世界,着重意境的创造,对宋代词人的影响颇大。从这首词也可以看出他的这一特点。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