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香子·七夕》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行香子·七夕

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云阶月地,关锁千重。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星桥鹊驾,经年才见,想离情、别恨难穷。牵牛织女,莫是离中。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评说】

辛稼轩《行香子·三山作》云:“好雨当春,要趁归耕。况而今、已是清明。小窗坐地,侧听檐声。恨夜来风,夜来月,夜来云。花絮飘零,莺燕丁宁。怕妨侬、湖上闲行。天心肯后,费甚心情。放霎时阴,霎时雨,霎时晴。”亦当行。情人离别,最是难堪,亲友离别已是如此,况情人之别离邪?不胜之也甚矣!今人虽天南地北,而讯息刹那可通,非若古人之一去茫茫,生死病痛难知,不知相见之期限,身心精神之惘惘然者,其伤人亦甚矣!尤其官家眷属,浮沉升降,多有牵连。人世聚少离多,能奈之何?聚少离多若犹其可,生死悬隔且何若邪?人生乐少苦多,佛教号称拯救生民脱离苦海,其在吾国古代之尝大兴盛,亦不可怪也。此作用一丝轻巧意味,偏说得些伤情事!絮絮道来,字字关情,字字牵心。如“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天之阴晴不定,实为人之心境之映照。“人间天上愁浓”,即其因由,天人尚不自由,何况人间?“关锁千重”,种种束缚,无不因人而起!“不相逢”三字,貌似轻松道出,实则伤心甚矣。居官而不能携带家眷,则何所安邪?若非能有其利,则何必人人争欲为官邪?宋之士大夫有为天下苍生之胸怀,历代最受统治者所重,待遇优渥,何况赵氏本为显官望族,弟子勉强为官,自然连累生活。即如赵明诚者,岂非学者,而不得不为官也。未获其利而徒受为官之束缚,赵氏夫妇有之焉!然国家动荡之际,若为寻常人家,其能得保全与否,亦不易知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