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王孙》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怨王孙

湖上风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莲子已成荷叶老,青露洗、苹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

【评说】

秋风晚起,湖波浩渺,一番淡然思致,不易看出,却唯能于“红稀香少”领略。“水光山色与人亲”之句,甚是道尽人与自然之亲切姿态,足以消受大好年华,风光依旧无穷好,只是人儿只!“莲子”,双关也,由此句更见沧桑之慨。“人归早”,有风景无心情也。结末三句,故作牵绊,却是大有意味,人之无情而归,却道鸥鹭不睬,由此想当然之趣,便知心境尚属轻快。可惜纵然归去,亦难以排遣寂寞,若不寂寞时,何须独自置身山光水色之中,而略见伤感?调寄《怨王孙》,一“怨”字便十分醒目。然此作之通篇格调,虽着暮秋之态,而情怀却未甚老。一番流连,一番慨叹,无可奈何,唯别有一种情味,流转于胸怀天地间,至于淡然无极。全篇流转动宕,辞情茂蔚。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