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原文翻译及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古诗全文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
庐山秀出南斗傍,屏风九叠云锦张。
影落明湖青黛光,金阙前开二峰长,银河倒挂三石梁。
香炉瀑布遥相望,回崖沓嶂凌苍苍。
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好为庐山谣,兴因庐山发。
闲窥石镜清我心,谢公行处苍苔没。
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
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
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卢敖游太清。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古诗赏析

此诗作于上元元年(760),是年李白已六十岁。上年李白在流放夜郎途中遇赦,回到江夏(今武汉武昌),在江夏、洞庭游览逗留了将近一年,即从江夏泛江赴寻阳再游庐山,写下此诗。

此诗可分三段。开头六句自我写照,可称序曲,为第一段;从“庐山秀出南斗旁”至“白波九道流雪山”为第二段,正面写庐山之景,亦即题中的“庐山谣”;“好为庐山谣”至末,是抒写游仙之情。“”即“”,是一首歌唱庐山的歌行体诗。卢侍御虚舟,即殿中侍御史卢御舟。李华《三贤论》云:“范阳卢虚舟幼直,质方而清。”贾至有《授卢虚舟殿中侍御史制》。殿中侍御史是御史台殿院官员,掌管殿廷仪卫及京城纠察。卢虚舟是李白好友,曾写有《通塘曲》,夸庐山之美;李白有《和卢侍御通塘曲》:“君夸庐山好,通塘胜耶溪。通塘在何处?远在寻阳西。„„”所以李白又以这首歌唱庐山的诗歌寄给他。

开头二句即以楚狂接舆自比。据《论语·微子》、《庄子·人间世》、《高士传》记载,陆通字接舆,春秋时楚国人,佯狂不仕,时人谓之楚狂。孔子至楚,接舆在其车旁歌云:“凤兮,凤兮,何如德之衰也!”讽谕孔子奔波从政。李白自比接舆,表示对朝廷政治已看透,只想隐居不仕。接着描述自己带有云游色彩的行旅:

手中拿着镶有绿玉的手杖,清晨告别江夏黄鹤楼,来到庐山。“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这既是李白来庐山的原因,也是对自己一生爱好和行踪的形象概括。

第二段是对主题“庐山谣”的描绘。首先诗人写鄱阳湖中遥望秀丽的庐山:“庐山秀出南斗旁,屏风九叠云锦张,影落明湖青黛光。”南斗,指二十八宿(xiu)中的斗宿,因在北斗星之南,故称。古人认为天上的星象与地域是相对应的,庐山在春秋时属吴国,是斗宿的分野。屏风九叠:指庐山五老峰下似九叠云屏的峰峦。明湖,指清澈的鄱阳湖水。黛,黑色。三句意谓庐山秀丽突出,高耸在天空斗宿边,九叠屏风的峰峦如锦绣云霞般展开,山峰倒影在清澈的鄱阳湖中,闪耀着青黑色的光彩。以上是对庐山总的描绘。

庐山最令人赞叹的是瀑布,以下诗人就选择了这个特色进行细致描述:金阙岩前瀑布从两座高峰中涌出,三叠泉的瀑布如银河倒泻于石梁,香炉峰的瀑布与三叠泉遥遥相对,回绕的峭壁和层叠的峰峦上凌苍天。“金阙”是峰岩名,又名石门山,其形似双阙,壁立千仞,有瀑布倾泻。三石梁即指三叠泉之瀑布,水势顺三级石梁而下,故称。香炉峰的瀑布如烟似云,高空直下,李白早有“疑是银河落九天”(《望庐山瀑布》)的名句。这里将三种不同形状的瀑布都写得非常优美神奇,充分展示了庐山特有的景观。接着二句,诗人又用彩笔渲染景色:朝阳初升,满天红霞和翠绿山影互相照映,色彩何等鲜明;在蓝天中翱翔的飞鸟却难到这高峻的山峰,对比何等强烈!

然后,诗人又描写站在庐山高峰上所见景色:登高远眺,天地间景色尽收眼底,大江滔滔,一去不还;黄云滚滚,席卷万里,而风色骤变;九条支流,波涛高涌堆叠,宛如雪山。这四句笔酣墨饱地写足了长江的雄伟气势和祖国的壮美河山,抒发了诗人的豪情。

江山美景,激发了诗人的诗情,第三段就写自己的“”,带有游仙色彩的抒怀。相传庐山东峰有圆形石岩,能照见人影。谢灵运《入彭蠡湖口》诗有“攀崖照石镜”句。二句意谓悠闲地窥照石镜,顿使自己神清气爽,当年谢灵运的行走之处,如今已被苍苔淹没。诗人由此感到人生短暂,世情烦嚣,只想“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还丹,道教认为服用可以成仙的丹砂。这种丹砂炼丹时烧成水银,积久又还成丹砂,故称还丹。琴心三叠:道教炼丹术语,指修炼身心,达到心平气和的初成境界。于是诗人飘飘然起来,仿佛远远望见仙人站在彩云里,手拿着芙蓉花,正在飞向天帝元始天尊居住之地——玉京去朝拜。最后两句用《淮南子·道应》典故:卢敖游北海,遇见一个形貌古怪的士人,卢敖邀他同游北阴之地,士人笑道:“吾与汗漫期于九垓之外。”随即耸身入云。汗漫:漫无边际,此处指广大无比之神仙。九垓,九重天。太清,道教指最高的仙境。此两句反用典故,诗人以古怪士人自比,以卢敖喻卢虚舟,意谓自己事先已与大神仙在九重天上约定,愿意迎接卢虚舟共游最高神境。

诗的首段自述和末段游仙,虽然写法不同,但都表现出诗人对官场的鄙视和对自由的向往。沈德潜《唐诗别裁》评此诗云:“先写庐山形胜,后言寻幽不如学仙,与卢敖同游太清,此素愿也。笔下殊有仙气。”方东树《昭昧詹言》亦云:“‘庐山’以下正赋,‘早服’数句应起处,而提笔另起,是以不平。章法一线为通,非乱杂无章不通之比。”全诗结构完整,首尾呼应,色彩浓郁,感情豪迈,气势充沛,想象丰富,语言生动,是李白晚年七言古诗代表作之一。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