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鹧鸪天

寒日萧萧上琐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评说】

此作所写,为深秋之候。气格流利,而意致萧索。起句写景,梧桐未必恨夜来之霜,只是人儿怜惜意味,呼之欲出耳!故一“应”字,正见作者心事。酒阑品茗,自是居家好境界,唯家国恨使人不能忘情,时时而扰之,使茶酒俱有别味,品之又莫名也。故一“苦”字,可视为双关,若“梦断”句之“断”与“香”,则相形更为明显。下片径直点出“凄凉”之字,结局则唯有一醉,黄花可人,正可侑觞。然既云“随分”,又云“尊前醉”,是“随分”亦非本意明矣。嗟乎!人世兴衰无常,人事纷总复杂,人情物是人非,当随分处,便可随分,释氏不许执着,不随分而执着,即俗云“和自己过不去”也。然则遁之醉乡,毕竟有醒。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