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雨《木兰花慢·和马昂夫》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木兰花慢·和马昂夫

想桐君山水,正睡雨,听淋浪。记短棹曾经,烟邨晚渡,石磴飞梁。无端故人书尺,便梦中、颠倒我衣裳。此去钓台多少?小山丛桂秋香。

青苍秀色未渠央,台榭半消亡。拟招隐羊裘,寻盟鸥社,投老渔乡。何时扁舟到手?有一襟、风月待平章。输与浮丘仙伯,九皋声外苍茫。

“想桐君山水,正睡雨,听淋浪”,写作者正听着屋外不停的雨声入眠,不由得想起了故乡的山山水水。张雨字伯雨,一字天雨,名与字中都有“雨”字。他似乎对雨中入眠的意境情有独钟,在一首《蝶恋花》词中也有“雨馆幽人朝睡美”的句子。“桐君”即桐君山,在今浙江桐庐东,离作者的故乡钱塘不远。“淋浪”指水不停地流下。“记短棹曾经,烟邮晚渡,石磴飞梁”,承首句回忆起曾经在故乡划着小舟,傍晚经过烟霭迷漾的渡口,看见岸边“石磴飞梁”的经历。正在作者梦绕情牵于故乡山水中的时候,突然听说老朋友来了信,连忙去接,慌乱中连衣裳都穿颠倒了:“无端故人书尺,便梦中、颠倒我衣裳。”《诗经·齐风·东方未明》:“东方未明,颠倒衣裳。颠之倒之,自公召之。”张雨借用《诗经》的语句幽默诙谐地描述了得到故人书信时的喜悦心情及狼狈相,也暗示着马昂夫书信的内容是“召”作者一道隐居。其实,作者也早有此意。于是便询问:“此去钓台多少?小山丛桂秋香。”“钓台”指汉人严子陵隐居垂钓处,故址在今桐庐县富春山。“小山”指淮南小山,据说《楚辞·招隐士》为其所作,其中有“桂树丛生兮山之阿,偃蹇连蜷兮枝相缭”、“猨狖群啸兮虎豹嗥,攀援桂枝兮聊淹留”等句子,描写隐士的处所。词的上片写喜获故人书信时的情形,流露出强烈的归乡隐居之念。

过片继续写想像中“钓台”如今的情景:“青苍秀色未渠央,台榭半消亡。”桐庐山水如今仍充满青苍秀色,但许多历史遗迹已不复存在了。“未渠央”即“未遽央”,指没有很快消失。“拟招隐羊裘,寻盟鸥社,投老渔乡”,这三句复述马昂夫书信的内容。“羊裘”即汉代羊仲与裘仲二人,都是崇尚廉洁,不图名利者,人称“二仲”。汉赵岐《三辅决录》:“蒋诩字元卿,舍中三径,唯羊仲、裘仲从之游。二仲皆推廉逃名。”(《初学记》引)此处以蒋诩比马昂夫,以“羊裘”比喻像自己一样与马昂夫志同道合者。《列子·黄帝》载:“海上之人有好沤(鸥)鸟者,每旦之海上,从沤鸟游,沤鸟之至者百数而不止。其父曰:‘吾闻沤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沤鸟舞而不下也。”后人常用“鸥盟”表示无意追名逐利,崇尚自然的人生态度‍‌‍‍‌‍‌‍‍‍‌‍‍‌‍‍‍‌‍‍‌‍‍‍‌‍‍‍‍‌‍‌‍‌‍‌‍‍‌‍‍‍‍‍‍‍‍‍‌‍‍‌‍‍‌‍‌‍‌‍。马昂夫希望能与张雨等二三知己一同隐居,这种想法与张雨不谋而合。于是,作者再次询问:“何时扁舟到手,有一襟、风月待平章?”暗用范蠡帮助越王勾践灭吴以后“乘扁舟浮于江湖”的典故,表达对隐逸生活的向往。“何时”二字,可看出这种心情之迫切。最后,作者表示了对马昂夫的景仰与羡慕:“输与浮丘仙伯,九皋声外苍茫。”“浮丘仙伯”即浮丘公,相传为古代仙人,此处指马昂夫。“九皋”句暗用《诗经·小雅·鹤鸣》“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句意(马昂夫号九皋)。总之下片表述愿意追随马昂夫隐居之意。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