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浣溪沙·记绾长条欲别难》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浣溪沙

记绾长条欲别难。盈盈自此隔银湾。便无风雪也摧残。青雀几时裁锦字,玉虫连夜剪春幡。不禁辛苦况相关。

词译

你又想起,长亭送别时的难舍难分。那一枝枝折下的柳条,轻轻垂下的,不是柳叶,而是花前月下的甜蜜,西窗剪烛的温馨。而如今,风再吹时,已是芳草天涯。已是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有人说,爱过,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却不知,缘分原是那薄薄的春幡,经不起离别的一握揉皱。等缕缕的叹息声,在舌尖上舞蹈时,我们已经老了。再彼此相望,才发现那张曾经熟读成诵的脸庞,早已不再相识。

评析

这是一首抒写离情别绪的词作。清丽典雅,又不失深情婉致。

上阕写离恨。“记绾长条欲别难”是写当时分别的情景。“长条”指柳条。在古人那里,柳与离别有密切关系,古人习惯折柳送别,所以见了杨柳就容易引起离愁,比如王昌龄的《闺怨》:“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未言折柳,只是“忽见”,就离情殷殷了。“欲别难”道尽分离时难分难舍的景况。虽然别情难禁,十分不舍,但一别之后便音容杳然,天各一方了。这句“盈盈自此隔银湾”袭用《古诗十九首》“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将自己和恋人比成牛郎织女,分居银河两边。然而牛郎织女还有七夕,还有鹊桥之会,还有“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可是作者和恋人之间有什么?故而,作者慨然叹曰:“便无风雪也摧残”,意谓而今纵是无风雪摧逼的好时光,也依然是惆怅难耐。此言,直中能曲,凄婉动人。

下阕连用典故,写企盼之情。“青雀几时裁锦字”,“青雀”,即青鸟,传说西王母饲养的鸟,能传递信息,后世常以此指传信的使者。“锦字”,织锦上的字。前秦苻坚时,窦滔未带妻室赴襄阳镇守。其妻苏蕙,因思念丈夫,织绵为《回文旋图诗》以寄,后世常以此指妻子寄书丈夫,表达相思之情。此句是说盼望着对方音信的到来。接下是“玉虫连夜剪春幡”。春幡,是指立春日做的小旗。古称“立春”春气始而建立,黄河中下游地区土壤逐渐解冻。《岁时风土记》:“立春之日,士大夫之家,剪彩为小幡,谓之春幡。或悬于家人之头,或缀于花枝之下。”辛弃疾《立春日》也有“春已归来,看美人头上,袅袅春幡”。看来这“春幡”当为女子所剪,那么“玉虫连夜剪春幡”所言对象已经不是作者自己了,而是作者想象彼女正在灯下挑灯剪春幡的情景,这不禁让人疑窦顿起:上句分明是言作者自己,而这句怎么猝然言彼呢?其实不难理解。因为上句是盼信,既然锦字不回,作者只好思绪飘然离身,飞入她处,好悉知她的境况如何了。而女子剪幡,好像是盼春,其实是盼望着与情人重聚。此之笔法,堪称纡回曲折,含不尽意。但是这些愿望都成了无望。一句“不禁辛苦况相关”,让人顿从云端跌落,于是失落、幽伤萦怀,难以排遣。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