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乐·南昌生日》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长寿乐·南昌生日

微寒应候,望日边六叶,阶蓂初秀。爱景欲挂扶桑,漏残银箭,杓回摇斗。庆高闳此际,掌上一颗明珠剖。有令容淑质,归逢佳偶。到如今,昼锦满堂贵胄。荣耀,文步紫禁,一一金章绿绶。更值棠棣连阴,虎符熊轼,夹河分守。况青云咫尺,朝暮入承明后。看彩衣争献,兰羞玉酎。祝千龄,借指松椿比寿。

【评说】

此作无甚佳处,属寻常应酬文字,且属存疑。古人之应酬辞章未尝不佳,但成习套,则所谓陈词滥调矣,非若人之谋为己物者,若人之佳美者,正不嫌多,拙作《七律·听〈流光飞舞〉,陈淑桦所歌也》一诗有云:“余昔观旧小说,每有‘花容月貌’、‘粉雕玉琢’之类语,以为俗甚,今乃知若当之其人,形容特为妙耳”,亦即此义耳。以应酬文字而论,古今鲜见佳美者,若有之,则必借题发挥,而别有所蕴。然而人生在世,人情之不能免也,何况古代以能诗为贵,应酬文字或表交情,或适足为其文人化生活之有机部分,则其价值正在文字之外也。

此词乃寿贵者,世间之人,绝大多数好尚富贵,只知富贵能以骄人,能以欺凌百姓,纵其物质权力之欲望,而不知富贵亦能变态其心魄,能以束缚其身,而堕入诸利益纠缠之庶务之中。虽然而如此,而人乐之不疲,不亦怪哉!若余者,虽富贵而拘束我身,而吾之必恒不欲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