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俊呈作品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范俊呈作品

两千公里

两千公里的很短,短到不及

母亲的一个电话

问候的无非是,彼方水土能否喂饱此方人

千里之外的母亲从见底的瓦缸里舀出米粒

吩咐父亲十里山路取淘米水

她面对神灵双手合十

祈祷我在他乡的粮食中重塑金身

两千公里很长

高过天堂,低于人间

一衣带水的两地会不会在夜里

泻下月亮体内所有淘米水的白

我站在月下的旷野

以保证乡下的月光能照到我

降雨的过程

降雨的过程类似喝酒

铺天盖地的哀愁

汇入万千世界的众生之相

付诸东流。总能变成类似的水

雨水幸运,不必考虑酿造的过程

高温炮制的浓度把握不了分寸

它的坠落也是一路坦途

到了停留的地方从容地流

雨水的纯度中藏着高浓度的酒

它纯粹到不知道哀愁

还和天上的事物一起睥睨过人间

选自微信公众号“长江诗歌”2016年8月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