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近》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好事近

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长记海棠开后,正是[1]伤春时节。酒阑歌罢玉尊空,青暗明灭。魂梦不堪幽怨,更一声啼。

【注释】

[1]清王鹏运四印斋本《漱玉词》:“此词上段末句‘是’字疑衍。”赵万里辑《漱玉词》:“按此句无作六言者,‘正’、‘是’二字,必有一衍。”两字均佳,故去其中之一无不可也。

【评说】

此作主旨,便是伤春,“正是”也者,确然如是,更不需他意。起句两语,却都是为伤春安排。“风定落花深”,微不如王右丞《从岐王过杨氏别业应教》“坐久落花多”之句。李易安句,心在寂寞难耐,王右丞则在洒脱出尘,若见时间之流逝,而各有所感,则其同也。下片更进,“酒阑”、“歌罢”,皆不足以凭借,魂梦亦不得安生,“啼”之一意象,更增苦楚。全篇不欲多言,但绮宕处,颇令人感深情无限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