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潍娜作品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戴潍娜作品

幕间戏剧

他指间棺材钉如黑水中疾行的帆船

蓝蟹钳紧它蓝色的瘾

直至瘾烤熟自己

他的爱因而有种恐怖的气氛

走私提香的最后一艘贩船出海前

他将蓝色的火苗印上明信片寄给画中少女

少女战栗地捏住谋杀请柬——

她被邀请担当一场婚礼主演

没那么难,你在梦中杀过人吗?他掐灭烟

没有青春赌明天了,只能拿命来赌

活在黑暗极光和毒酒炫彩里的男人

焦黄的手指搭上青汁饱满的肩

家庭安宁有如墓床里的暴动

是爱人?是知己?少女从裙裾里给他掏出十个情敌

提香清洗过后现出墨索里尼

她立志五十岁后学习抽烟、酗酒、海睡晚起

祝我们都过上不健康的人生!生日宴会上她举杯

酒精渍进身体,有如底片被冲洗

谁都没有告诉对方:脸在变蓝

当他们交谈,磨砂纸蹭过嗓音

没人察觉到自己体内兜着熟食

翻遍词语堆积的岩层

剥开蚝肉般用牙签挑出真心——

正是这些安详了的破碎之物

拼写出风和日丽

海明威之吻

是她身上最鲜美的小动物

它天生戴着手铐。

男主人和女主人匆忙起居

连厕所门都挂上钟表。

掰开楼群的灯光铠甲

人们只是卡在阁间里,细弱的瓤

白日干燥地擦过地面

太多年,他们蜻蜓产卵般

活在生活的表面

有个恶毒乡邻一直在他们眼下挖井

无限下倾的来路,就等这一天补平

男人牵着狗,走过

垃圾妓女警察填满的去往大海的小巷

他们不想去碰,不想去碰那座大海

可还是挡不住带血的羽毛粘上外套

唇,被灌食刮了鳞的词句

巨大的甩干机里——

剩一只手铐在躯壳里磕撞,日夜轰响

这是三十三岁的男人和临近三十岁的女人

每一天,他们还试图在彼此身上创造悬崖

他们在用仅有的力气对抗时间

一截吻将他们捆绑

天鹅的交颈

海龟吞吃紫色水母时闭上的眼睛

杀死你,以表达我对你的尊敬

选自《星星》2016年第2期上旬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