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夫:舞者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方忠

呛然

钹声中飞出一只红蜻蜓

贴着水面而过的

柔柔腹肌

静止住

全部眼睛的狂啸

江河江河

自你腰际迤逦而东

而入海的

竟是我们胸臆中的一声呜咽

飞花飞花

你的手臂

岂是五弦七弦所能缚住的

挥洒间

豆英炸裂

群蝶乱飞

升起,再升起

缓缓转过身子

一株水莲猛然张开千指

扣响着

我们心中的高山流水

洛夫

这首诗是写美妙的舞姿的。节奏明快,描写细腻,通过鲜明的意象,构成优美的意境。

在气氛的烘托上,这首诗很有特色。“呛然”,一阵清脆、激越的钹声响过,身着红装的舞者仿佛“一只红蜻蜓”飞上舞台。身体是那么地柔软、轻盈,舞姿是那么地优美动人,顿时征服了观众。全场上下鸦雀无声,人们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置身于无限奇妙的艺术享受之中。诗人以“贴着水面而过的柔柔腹肌”来描写舞之美,又以“全部眼睛的狂啸”被“静止住”来渲染全场的气氛,从接受者的角度写出舞姿的美妙,使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

接着,诗人展开丰富的想象。舞者腰间的飘带飞舞着,被诗人想象成“迤逦而东”、奔流入海的长江大河;那变幻莫测、在空中摇曳的手臂,神采飞扬,如同“飞花”一般,“岂是五弦七弦所能缚住的”。“挥洒间”,只见舞者腾挪跳跃,旋转飞升,犹如“豆荚炸裂”、“群蝶乱飞”。这是全诗的高潮。诗人驰骋想象,虚写与实写相结合,使舞蹈者的形象跃然纸上,形神兼备,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诗人很善于把握诗的节奏和感情的起伏。在作了刚才一番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描写后,他放慢节奏,旋律舒缓地接近尾声。舞者“升起,再升起,缓缓转过身子”,这时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水莲”的形象:“一株水莲猛然张开千指”。亭亭玉立的水莲具有高雅、古典的美,于是眼前这个艺术形象与观众的审美情趣相融合,产生强烈的共鸣。场上场下共同奏起了一曲优美的“高山流水”。至此,全诗虽言已尽,却留下了深长的情思。

总的来说,洛夫的诗风偏于冷峻、阴沉。这首诗却热情奔放,意象鲜明,表现出洛夫诗的另一个侧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