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雨《摸鱼儿》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摸鱼儿

双莲一干,为人折去,仲举邀予赋之问凌波、并头私语,夜凉谁共料理?柔情早被鸳鸯妒,怕击水晶如意。香旖旎,待微雨清尘,略为新妆洗。骚辞漫拟。搴水末芙蓉,同心轻绝,未说已先醉。空折损,又堕偷香梦里。藕丝不断新脆。吴娃小艇无踪迹,也怪半池萍碎。还略记,是月冷、鸥眠鹭宿曾惊起。高荷恨倚。总回首西风,露盘轻泻,清泪似铅水。

这首词的上片写未折莲花之可爱。词以“问”字领起,流露出对并蒂莲的深切关怀。“凌波”语出曹植《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此处以美人比莲。作者深情地询问莲花:在凉风袭来的夜晚,有谁来帮助照顾你们呢?“并头私语”四字,以拟人化的手法表现了双莲的亲密无间。并蒂莲花与鸳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历来都是爱情的象征。这首词却以鸳鸯作为陪衬,说并蒂莲的“柔情”竟引起了鸳鸯的忌妒,联想颇为奇特。按《世说新语·汰侈》载:晋人石崇有一次与王恺斗富,王恺拿出一株精美的珊瑚树,向石崇炫耀,石崇却用铁如意把它击碎。“怕击水晶如意”用这一典故,写出并蒂莲的娇弱及担惊受怕的心理。张雨《烛影摇红·红梅》词中有“休击珊瑚,怕惊幺凤枝头睡”的句子,可与此句参读。“香旖旎,待微雨清尘,略为新妆洗”,说双莲本来已经十分娇美可爱,待到微雨洗去沾上的灰尘,就好比美人妆后,更加楚楚动人。大诗人屈原十分喜爱荷花,《离骚》中就有“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的句子,以服饰之高洁象征人品之高洁。本词的作者也想模仿屈原咏荷花,但想起双莲被人摘下,心情非常沉重:“骚辞漫拟,搴水末芙蓉,同心轻绝,未说已先醉。”

词的下片继续以拟人化的手法,从荷叶的角度,写并蒂莲被折后的伤感之情。“空折损”三字,流露出对莲花被折的惋惜与无奈。“又堕偷香梦里”,意指又想起莲花被偷折时的情景,就好像做了一场梦。“藕丝不断新脆”,即藕断丝连之意,以“丝”谐“思”。“吴娃小艇无踪迹,也怪半池萍碎”,语出白居易诗《池上二绝》其二:“小娃撑小艇,偷采白莲回。不解藏踪迹,浮萍一道开。”白诗是说浮萍暴露了采莲者的行踪,此词却反用白诗之意,责怪浮萍没有留下偷采者的半点踪迹。“还略记,是月冷、鸥眠鹭宿曾惊起”,又转而继续回忆莲花被折时的情景:在寒冷的月光下,偷采莲花的人惊醒了入眠的鸥鹭。笔锋欲往又回,缠绵婉转,顿挫有致。“高荷恨倚。总回首西风,露盘轻泻,清泪似铅水”,用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忆君清泪如铅水”句意,写出无限别情。汉武帝时曾在宫中建金铜仙人,手托承露盘。魏明帝时欲拆离汉宫,运往洛阳,传说仙人临载乃淆然泪下。词中将荷叶比喻成露盘,将荷叶上的水珠比喻成泪水,想像非常奇妙。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