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婷:神女峰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庄汉新

在向你择舞的各色花帕中

是谁的手突然收回

紧紧捂住自己的眼睛

当人们四散离去,谁

还站在船尾

衣裙漫飞,如翻涌不息的云

江涛

高一声

低一声

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忧伤

人间天上,代代相传

但是,心

真能变成石头吗

沿着江岸

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

正煽动新的背叛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舒婷

在长江巫峡的万仞高峰之巅,耸立着一座美女峰。这峰,因它形状奇特,酷似一人对江眺望而得名,并由此又有了一段神奇缥缈的传说。传说不知在什么年代,一个渔夫在江中打渔,突然遇到狂风暴雨,船毁人亡。渔夫的妻子抱着孩儿从峰顶眺望,盼夫归来,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丈夫终于没有回来。可是,妻子仍然不顾风霜雨露,久久地伫立在那儿等着他。久而久之,妻子竟变成了一块临江而望的峭石……

千百年来,旧的封建社会的伦理道德观念,使人们已经习惯地把这一大自然的神奇造化,看作是一座象征颂扬贞节烈女的牌坊,代代沿袭。

而在本诗中,具有现代意识的诗人却大相径庭。她力排旧说,赋予这一题材以全新的内容。

“向你挥舞的各色花帕”,是说世俗游客面对神女峰,在船上欢呼雀跃;“是谁的手突然收回”,看似提问,实则确指,是诗人自谓,意即诗人与众不同,却“紧紧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忍面对象征封建社会妇女悲剧命运的神女峰,以至当人们四散离去之后,诗人由此触发的忧伤的思绪,犹如漫飞的衣裙,翻涌不息的云彩和江涛,起伏不定,高一阵,低一阵。

神女望夫,这是一个美丽的梦。为了这梦,这虚无缥缈的空想,神女由生到死,由人变神,由鲜活的生命之躯变成了无生命的石头。这动人的传说,这女性悲剧的命运结局,不免使诗人感到忧伤。“但是,心/真能变成石头吗”一句反诘,既是问神女,也是问所有女性,当然也是问诗人自己。神女的心,难道也象她的身躯一样,真的也变成石头了吗?如果说神女的心在那个“人间天上,代代相传”的封建历史中,已经泯心而变得冰冷,那么,我们今天新时代女性的心,也象神女峰一样变成了石头吗?我们难道还能对这种女性的悲剧命运而无动于衷吗?“至哀莫大于心死”,这充分表现了诗人为女性被旧的伦理道德所戕害,所扭曲的心灵而悲哀的浓重的忧患意识。

怀着这种意识,诗人在篇末又预示了一个新的希望。滔滔长江,新生活的洪流涌现出新的女性,新的女性正煽动着一场新的背叛。她们反对一切束缚女性自由的传统观念,反对偶像,反对把人变成不食人间烟火、丧失七情六欲的神。有如象神女峰一样作为偶像,作为神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作为人回到现实生活中来享受天伦之乐,伏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人应当为自身的生存、苦乐和爱憎而生活,不愿做抽象观念和缥缈理想的牺牲品、殉葬品,剖开本诗令人费解的语言外壳,这才是诗人真正想要向读者说的心里话。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