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于枢《念奴娇八咏楼》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鲜于枢

念奴娇八咏楼

长溪西注,似延平双剑,千年初合‍‌‍‍‌‍‌‍‍‍‌‍‍‌‍‍‍‌‍‍‌‍‍‍‌‍‍‍‍‌‍‌‍‌‍‌‍‍‌‍‍‍‍‍‍‍‍‍‌‍‍‌‍‍‌‍‌‍‌‍。溪上千峰明紫翠,放出群龙头角‍‌‍‍‌‍‌‍‍‍‌‍‍‌‍‍‍‌‍‍‌‍‍‍‌‍‍‍‍‌‍‌‍‌‍‌‍‍‌‍‍‍‍‍‍‍‍‍‌‍‍‌‍‍‌‍‌‍‌‍。潇洒云林,微茫烟草,极目春洲阔‍‌‍‍‌‍‌‍‍‍‌‍‍‌‍‍‍‌‍‍‌‍‍‍‌‍‍‍‍‌‍‌‍‌‍‌‍‍‌‍‍‍‍‍‍‍‍‍‌‍‍‌‍‍‌‍‌‍‌‍。城高楼迥,恍然身在寥廓。

我来阴雨兼旬,滩声怒起,日日东风恶。须待青天明月夜,一试严维佳作。风景不殊,溪山信美,处处堪行乐。休文何事,年年多病如削?

此词上片,即从登楼所见的溪山景物落笔,对东阳一带的山川景色作了形象而又生动的描绘,使人有身历目及之感。起首三句,先以“延平双剑,千年初合”的比喻,写出东阳江(今金华江)由南自永康县、东自义乌县二水相汇而成的状况。由于延平津由建溪和富屯溪相合而成,与东阳江有相似之处,又由于延平津相传为晋代龙泉、太阿两神剑始分终合之地,作者在此用以为喻就显得十分贴切,妙在信手拈来,形神两得。接着作者的视点由溪水转向山峰,“放出群龙头角”又是一个形象的描写:“群龙头角”已有千峰森然突兀的峥嵘之状,复加“放出”两字,更觉气势飞动,彼此竞相争胜的形态宛然在目。在对水势山形作了生动的形容后,作者的眼光又投向了平林旷野:纵目望去,只见云浮林莽,烟笼溪草,一片辽阔苍茫。这段文字层层描述,总体上给人以景象阔大的俯视感觉,由此烘托出登楼纵目的视角高度,突现“恍然身在寥廓”的心理感受。这就从一个特定的侧面,体现出八咏楼的突兀高耸。

下片在写景的基础上抒发情怀。过片欲扬先抑,说自己本为慕名而来,想在风和日丽的春天尽情欣赏东阳一带的水光山色,不料却偏偏遇到了连旬的阴雨,天天东风劲吹,滩头涛声阵阵轰鸣。按理说,一般的游览者往往会大失所望,兴味索然。作者却不然,他心中始终憧憬、惦念着唐诗人严维笔下那种“明月双溪水,清风八咏楼”(《送人入金华》)的良辰美景,因此并不急于离去而要耐心等待天气转好。因为在他看来,不管在哪里,美丽的溪水山峦都有迷人的风光景物足以令人留恋,给人欢愉,完全不必因其“虽信美而非吾土”而自寻烦恼。“风景不殊”强调古今登楼者所对山景水貌都一样;“溪山信美”语本王粲《登楼赋》,取其赞美之意而用之;“处处堪行乐”是一种达观的人生感悟,体现出人与自然的和谐相融,为全词作意的根结。结拍两句更在此基础上带出对沈约当年为什么会“百日数旬,革带常应移孔;以手握臂,率计月小半分”。当然,这只是作者的词人之笔,事实上沈约当年说这番话时人早已不在东阳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