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远大抱负诗词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破阵子 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题解

陈同甫指陈亮,为人才气豪迈,议论纵横。他积极主张抗战,因而遭到投降派的打击。辛弃疾与陈亮才气相若,抱负相同,都是力主抗金复国的志士、慷慨悲歌的词人。这首词约作于淳熙十五年(1188年),当时辛弃疾被免官闲居于江西上饶带湖。辛弃疾、陈亮在鹅湖之会上议论抗金大事,一时传为词坛佳话。这首词写于鹅湖之会分手之后。

句解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醉梦里挑亮油灯观看宝剑,梦中回到了当年的各个营垒,接连响起号角声。“醉里”,醉酒之中。“挑灯”,拨动灯火,点灯。“看剑”,查看宝剑,这是准备上战场杀敌的形象,说明作者即使在醉酒之际也不忘抗敌。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把烤牛肉分给部下,乐队演奏北疆歌曲。这是秋天在战场上阅兵。“八百里”,指牛。“麾”,军旗,麾下指部下。“炙”,烤肉。“五十弦”,本指瑟,此指军中乐器。“翻”,演奏。“塞外声”,以边塞作为题材的雄壮悲凉的军歌。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战马像的卢马一样跑得飞快,弓箭像惊雷一样,震耳离弦。“作”,像……一样。“的卢”,马名,一种额部有白色斑点性烈的快马。相传刘备曾乘的卢马从襄阳城西的檀溪水中一跃三丈,脱离险境。“霹雳”,特别响的雷声,比喻拉弓时弓弦响如惊雷。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我)一心想替君主完成收复国家失地的大业,博得天下生前死后的美名。只可惜(现在)已白发丛生!“了却”,了结,完成。“天下事”,这里指恢复中原之事。“身后”,死后。“可怜”,可惜。

评解

这首词从意义上看,前九句是一段,描绘出一位披肝沥胆、忠一不二、勇往直前的将军的形象,表现了词人的远大抱负。末一句是一段,以沉痛的慨叹,抒发了“壮志难酬”的悲愤。壮和悲,理想和现实,形成强烈的反差。从这反差中,可以想到当时南宋朝廷的腐败无能,想到人民的水深火热,想到所有爱国志士报国无门的苦闷。

辛弃疾

作者简介

辛弃疾(1140—1207),南宋词人,字幼安,号稼轩,历城(今山东济南)人。他在出生时,中原已为金兵所占。21岁参加抗金义军,不久即归南宋,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等职。任职期间,他采取积极措施,招集流亡,训练军队,奖励耕战,打击贪污豪强,注意安定民生。其一生坚决主张抗金,但所提建议,均未被采纳,曾长期落职闲居于江西上饶、铅山一带。晚年韩侂冑当政,一度起用,不久病卒。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愤慨,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艺术风格多样,以豪放风格为主,热情洋溢,慷慨悲壮,笔力雄厚,与苏轼并称“苏辛”。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