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都刺《芙蓉曲》诗词选鉴赏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芙蓉曲

秋江渺渺芙蓉芳,秋江女儿将断肠。

绛袍春浅护云暖,翠袖日暮迎风凉。

鲤鱼吹浪江波白,霜落洞庭飞木叶。

荡舟何处采莲人,爱惜芙蓉好颜色。

诗开始即以明快的乐府民歌格调,描画出一幅秋江芙蓉图:那渺渺茫茫的水波中,艳丽的荷花正展姿舒香,袅袅亭亭;而秋江中的少女却因此心事重重,愁绪难解。诗人在此以秋江为媒介,将盛放的芙蓉与“将断肠”的女儿对举,给人以一种意象的重叠和诗情的悬念:扬芬吐芳的芙蓉正如女儿绚烂的年华,可她为什么要忧心忡忡、寸肠欲断呢?接下去二句并不就此直接说出其中的原因,而是拓开一笔,写秋江女儿与秋江芙蓉从春至秋、由日而暮的朝夕相伴,形影不离。绛袍、翠袖当指女儿的装束;“护云暖与“迎风凉”互对,然前句虚拟,“云”似指春季覆盖于江面的荷叶(如晋郭璞《芙蓉赞》“泛叶云布”),与后句中“风”字的实指有别。一虚一实,很好地烘托出女儿对芙蓉的关心和照料。后句似化用杜甫《佳人》诗意而用之。正因为如此,铺锦于秋江上的艳荷才使她情思无限,放心不下。

五、六两句折回写眼前秋江上见到的情景。鱼戏荷叶,波光粼粼,原是屡见于自然与诗作的情形,然而时当秋深风起,鱼肥浪大,霜落洞庭,木叶凋零,这就更使秋江女儿为亭亭玉立于江波中的芙蓉担心。因为前人已有“鱼惊畏莲折”(梁朱超《咏同心芙蓉》)的咏叹,而现在则是“鲤鱼吹浪”、江波翻白、“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届原《九歌·湘夫人》),这又怎么不使娇艳的芙蓉面临摧折的威胁呢!这二句表面写景,实际却蕴含着秋江女儿对秋江荚蓉的深深情意。末二句借采莲人面对云锦般的荷花不知从何荡舟,再次结出秋江女儿爱花借花的一片苦心。李白《渌水曲》云:“荷花娇欲语,愁杀荡舟人”,即为此所本。芙蓉颜色正好,使采莲的荡舟人也觉得无法行动,因为“棹动芙蓉落”(梁简文帝《采莲曲》),那将是多么可悲可叹的事啊!诗至此,已将入篇所设悬念的答案娓娓道出,原来芙蓉的盛开之时,正是她的凋落之始,难怪秋江女儿要为之“断肠”了。

全诗以景语写情,语言流丽,风格清婉,善于借鉴化用前人的名句,组成优美的意境。诗人不正面描写荷花的色香,也不直接抒写女儿的断肠之情,但荷花的可爱可惜、女儿之情的可哀可叹,却如绕梁余韵,曲终不散。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