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菩萨蛮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杜黎均

玉楼明月长相忆,柳丝袅娜春无力。门外草萋萋,送君闻马嘶。

画罗金翡翠,香烛销成泪。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温庭筠

《菩萨蛮》十四首,是《花间集》中的重要作品,故放在卷首。这里所选,是其中的一篇力作。《花间集》是五代后蜀赵崇祚编的词选,收入作品五百首,大都细致刻画人物的感情世界,为宋词的先声。

温词《菩萨蛮》(玉楼明月长相忆)可称花间派代表性作品之一。通篇以含情脉脉的思念来贯注,但前后着墨点却有所不同。上片重在往事回忆,下片重在现实描写。我们先看前者。作者特意点出的“长相忆”,忆的不仅是“玉楼明月”,而且还有“柳丝袅娜春无力”,“门外草萋萋,送君闻马嘶”。主人公的心灵活动是这样:远方的人啊,玉楼明月下的生活,值得我们永远回忆,不能忘怀。记得那天送别时,柳丝柔美,芳草繁茂,但春意却如此凄清,因为你要走了。你骑的那匹马在轻轻哀鸣,好象也不忍离开。那悲凉的马叫声,撕碎了我的心……。对回忆的抒写,是极有典型性的,诗人抓取了几个鲜明的细节,把人物感情的波涛描绘出来。

后半部进入现实意象。“画罗金翡翠,香烛销成泪。”环境是夜晚屋内,主人公坐在画有金翡翠花绞的罗帐,凝望床前的香烛正熔成泪水。杜牧诗:“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赠别》)这都是借咏物而言情。

结句辞意俱不尽,使人回味无穷。”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子规即杜鹃鸟,叫声谐音为“不如归去”。古诗常写子规以抒惜别或思归之情。李白诗:“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唐代无名氏诗:“等是有家归未得,杜鹃休向耳边啼。”(《杂诗》)残梦:破碎的梦。迷:沉醉,沉浸,非昏迷。李白诗:“迷花倚石忽已暝。”(《梦游天姥吟留别》)正当花落子规悲鸣的时候,她沉浸在绿窗碎梦中,深切思念那离别的人。

中国古典美学重视作品的含蓄和朦胧。刘勰提出文学要“隐”:“隐也者,文外之重旨也。”“隐之为体,义生文外,秘响旁通,伏采潜发。”(《文心雕龙·隐秀篇》)这是对“隐”的美学要求。意谓“隐”就是写出字句所隐含的重要意义,就是思想要包含在文辞以外,秘密的音响从侧面传出,潜伏的文采在暗中闪耀。可以看出,“隐”也正是主要指文学的含蓄美和朦胧美。

《文心雕龙》这一关于“隐”的精辟审美理论,对于我们进一步体会温庭筠这首《菩萨蛮》的含蓄感情,对于我们深入鉴赏一切朦胧诗的审美内涵和形象独特性,都是很有帮助的。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