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杜甫·曲江三章章五句》的思想感情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古诗《杜甫·曲江三章章五句》的思想感情

其一

曲江萧条秋气高,菱荷枯折随风涛①,

游子空嗟垂二毛②。

白石素沙亦相荡,哀鸿独叫求其曹③。

【注释】

①曲江,即曲江池,在长安东南。萧条,寂寥冷落。二句写秋气肃杀,风涛所至,菱荷枯折,正是萧条景象。②游子,杜甫自谓。二毛,头发斑白。垂二毛,年将老意。③白石素沙,即净石白沙。相荡,谓白石素沙在水中相荡磨。哀鸿,孤雁哀鸣。曹,同类。二句谓曲江秋景萧条,不独菱荷枯折,引人嗟叹,即此白石素沙,亦复感荡人情。

【评析】杜甫于天宝九载(750)冬预献“三大礼赋”,得到玄宗赏识,命待制集贤院,但久不授职。因仕途失意,秋游曲江,遂作此以遣闷。此诗大约作于天宝十载(751)或十一载秋。这是一种每首五句的七言诗体,都在第三句上作顿,是杜甫的创体。

第一章借曲江萧条秋景,抒发孤独不遇的悲哀。首尾四句写景,只中间一句写人。而这人,正是作者自己。作者独自一人孑立于曲江之畔,面对如此萧条凄清的深秋景色,时闻孤鸿哀鸣,益增身世孤独之感。古人常以雁行喻兄弟,末句“哀鸿独叫求其曹”,正是作者与其兄弟离散而孤独悲伤的形象写照,又与第二首末句“弟侄何伤泪如雨”遥相呼应,遂引起第二首。

其二

即事非今亦非古①,长歌激越捎林莽②,

比屋豪华固难数③。

吾人甘作心似灰,弟侄何伤泪如雨④。

【注释】

①即事,眼前事物。后因称以当前事物为题材的诗为即事诗。即事吟诗,随物抒怀,体杂古今,其五句成章,有似古体,七言成句,又似今体,所以说“非今亦非古”。②长歌,连章叠歌之意。激越,歌声浑厚高亢。捎,摧折。林莽,丛生的草木。此句意谓长歌当哭,悲愤激烈,声震草木。③比屋豪华,形容富贵豪宅之多。比,相接连。此句谓曲江池畔,豪华宅第鳞次栉比,难以计数。④吾人,犹我辈,指杜甫自己。心似灰,语出《庄子·齐物论》:“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何伤,为何伤心。二句是说己意本不在富贵,故能甘心灰冷,弟侄辈又何必为我伤心落泪乎?

【评析】第二章长歌当哭,将人之富贵豪华与己之心灰意冷作强烈对比。语似旷达,实则郁愤不平。“甘作心似灰”,实则不甘也。

其三

自断此生休问天①,杜曲幸有桑麻田,

故将移住南山边②。

短衣匹马随李广,看射猛虎终残年③。

【注释】

①自断,自己判断。休问天,不必问天。②杜曲,地名。亦称下杜,在长安城南,是杜甫的祖籍。甫困居长安时,尝家于此。桑麻田,即唐之永业田。《新唐书·食货志一》:“授田之制,丁及男年十八以上者,人一顷,其八十亩为口分,二十亩为永业。”“永业之田,树以榆、枣、桑及所宜之木,皆有数。”规定植桑五十株,产麻地别给男夫麻四十亩,故称“桑麻田”。永业田子孙世袭,皆免课役。甫之桑麻田,或即从其祖辈继承而来。南山,指终南诸山。杜曲在终南山麓,所以称“南山边”。③李广射虎,《史记·李将军列传》载:李广贬为庶人,家居数岁,尝于蓝田南山中射猎,“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视之石也”。“广所居郡闻有虎,尝自射之”。残年,犹余生。

【评析】第三章表示归老隐居以度余生,亦是忧愤之词。首句一曰“自断”,再曰“休问天”,自是极愤激兀傲之词。杜甫本善骑射,多年前游齐赵、梁宋时曾“呼鹰”、“逐兽”,所以末有“随李广看射猛虎”的联想。蓝田与杜曲相距不远,因杜曲,故及南山,因南山,故及李广射虎。李广尚能“自射”,而己只能“看射”,一时感慨之情,豪纵之气,跃然纸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