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生查子·东风不解愁》诗词赏析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纳兰词·生查子

东风不解愁,偷展湘裙衩。独夜背纱笼,影著纤腰画。爇尽水沉烟,露滴鸳鸯瓦。花骨冷宜香,小立樱桃下。

词译

是谁,把心事的倒影,描摹成哀愁的形状?是谁,在春风中借着朦胧的星光,含蓄地编织着穿越烟雨的忧伤?有人说,最凄凉、最弄人的不是你知道失去所爱的那一刻,而是你还在徘徊,犹未知道已经失去。所以从此,只有相思无尽处。只有,此恨绵绵无绝期。而那最后深情的一吻,便是:为伊消得人憔悴。

评析

《生查子》词是一首颇有韵味的咏愁佳篇。其笔触之细腻、传神,丝毫不让宋代号称“压倒须眉”的“巾帼”李清照。

词的上阕,开篇推出的是一个女子的长裙之特写镜头:“东风不解愁,偷展湘裙衩。”这里,词人以“东风”交代季节——春天,并以“不解愁”“偷展”等字加以状写,使之人格化,着上了人之感情色彩,从而,在不经意间映衬出了女子的“愁”。继而,由此镜头叠化出一个女子背影纤腰的特写镜头:“独夜背纱笼,影著纤腰画。”夜间,一个女子孤零零地背立在纱笼边,熏炉的火光映出她“纤腰”的轮廓。这一特写镜头,显现出春夜一女子之背影,突出其“纤腰”,包孕了这样的潜台词:此女子,愁情深长。何以见得?她独自一人,夜而不寐,必有心思。其心思何在?这从首句“东风不解愁”可推知她心中含愁。何愁之有?从其腰肢纤细的身影,读者自可领悟到此乃相思之愁情所致。宋代词人柳永不就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凤栖梧》“伫倚危楼风细细”)的名句吗?词的下阕,展现在读者面前的仍是一个个相连接的镜头。首先,推出的是沉香燃尽一刹那的镜头:“爇尽水沉烟。”沉香之烟是袅袅升腾的,由此,又引出了另一个镜头:“露滴鸳鸯瓦。”镜头之间的切换自然,也让人一目了然。这两个镜头,承接词的上阕,勾勒女子所处的环境,进而衬托其愁情。“爇尽水沉烟”,沉香已燃烧尽了,烟也散失了,照应上文的“纱笼”,暗示此女子夜间独立不寐时间之久。“露滴鸳鸯瓦”,露已生成,滴在成对的瓦上,暗示夜已很深,更见出此女子独立不寐时间之久,从而,进一步地渲染其愁情之深、相思之苦。

词至此,已颇有境界,而词人似乎并不满足,又于词的卒章处摇出一个“花骨冷宜香,小立樱桃下”的镜头。宋代诗人苏轼《雨中看牡丹》有“清寒入花骨,肃肃初自持”之诗句。纳兰性德以花骨比喻女子弱骨,此女独立于樱桃花下,与花香颇为相称。在词人的笔下,此女子与花融为一体,其相思之愁情也随着镜头的移动越旋越深。整首小词,轻灵跳荡,率真自然。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