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佺期《铜雀台》诗词大意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十丈高台耸起十丈瞩望

——沈佺期《铜雀台》

铜雀台

沈佺期

昔年分鼎地,今日望陵台。

一旦雄图尽,千秋遗令开。

绮罗君不见,歌舞妾空来。

恩共漳河水,东流无重回。

把铜雀台的残陶断瓦拼接起来,我们走近曹操

这是一座颇具象征意义的台。公元210年,铜雀台以其直逼霄汉的气势和鳞次栉比的宫阙化入建安风骨,“飞阁掘其特起,层楼俨以承天。”曹丕在俊丽的诗行中表达着对此台的赞美,飞扬着自己的才情;而这座嵯峨的建筑似乎并不能简单地划归成一处宴乐之所,豪迈的锣鼓紧紧应和楼顶舒翼若飞的铜雀,曹操执一柄长槊,将霸业雄图刻进铜雀台的砖石,铿锵有声。

“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早在曹操少年时期,一个名叫桥玄的太尉就对他寄予厚望;而生活在“天下大乱,群雄并起”的东汉末年,曹操也深深感到乱世也是用武之世,是他施展才能成就霸业的极好时机。因此,曹操在他戎马倥偬的一生中,始终以其敏锐的目光审视着时局,时刻都不忘荡平天下的宏远志向。他御军三十余年,攻城拔邑,履危蹈艰,先后灭掉吕布、袁术、韩遂等军阀割据势力。官渡一战,又出奇兵以少胜多,将“虎视四州,强盛莫敌”的袁绍扫灭殆尽,不仅在政治上完成了统一北方的伟业,在军事上也是战绩煌煌。

铜雀台始建于赤壁大战后第二个年头。赤壁一场大火,将一幅东汉版图烧裂为三,曹操南下的军队在赤壁惨败,不得已又回到许都。但这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丞相并未被熊熊大火烧掉锐气,他不满足雄踞北方,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与魏成鼎足之势的蜀汉和东吴。铜雀台凌云干霄,成为曹操一统天下宏伟志向的物化呈示。在这座台上,曾经为袁绍写檄文辱骂曹操祖宗三代的著名文人陈琳被待为上宾;在这座台上,那些从东吴、蜀汉归附曹营的降将被委以重任;还是在这座台上,曹操下达了《置屯田令》,指出“定国之术,在于强兵足食……”曹操从崔嵬的铜雀台上俯瞰天下,目光深邃而幽远。

曹操最终没能完成他克定天下的抱负,他死在六十六岁上。史载,曹操将死之日,曾遗命诸子日:“吾死之后,葬于邺之西岗上,与西门豹祠相近,无藏金玉珠宝,余香可分诸夫人,不命祭,吾妾与伎人皆著铜雀台,台上施六尺床,下穗帐,朝哺上酒脯粻構之属,每月朝十五辄向帐前作伎,汝等彼时登台望吾西陵墓田。”(张正见:《铜雀台序》,见《乐府诗集》卷三十一)他的陵上没有建寝殿,也没有陵邑神道,他把他的瞩望都留在了铜雀台。乱世的烽烟弥漫在朴拙简陋的陵墓上空,曹操将自己幻化成一只铜雀,聆听台上的笙瑟箫管,这是一种特别的祭奠,也是一种永恒的祭奠。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