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菩萨蛮·新寒中酒敲窗雨》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菩萨蛮

新寒中酒敲窗雨,残香细袅秋情绪。才道莫伤神,青衫湿一痕。

无聊成独卧,弹指韶光过。记得别伊时,桃花柳万丝。

词译

那时,天气也刚好是这时。却醉倒了。心中有事,酒未入唇,人就醉了。

此时,冷雨敲窗。屋内,烛光摇曳,残香仍袅袅,伊人已不在。秋情依旧。

孤独的你,是那散落的梧桐叶子,经不起时光,风雨,化作黄叶飘去。

刚刚还在劝慰自己,不要黯然神伤。可青衫已湿,不知是何时滴落的泪。回想与伊人分别的时候,正是人面桃花相映红的三月。

那姹紫嫣红的小园外,杨柳如烟,丝丝弄碧。当寂寞在唱歌的时候,伊人唱着寂寞,执子之手,与你分离……

评析

此篇写春日与伊人别后的苦苦相思。上阕前二句写此时相思的情景,接二句转写分别之时的情景。下阕前二句再写此时无聊情绪,后二句又转写分别时的景象。小词翻转跌宕,伸张有致,其相思之苦情表现得至为深细。

“新寒中酒敲窗雨,残香细袅秋情绪”二句描画情景。初寒天气,敲窗密雨,袅袅残香,向人细诉悲愁的情绪。而人则似醉非醉,寂寞无聊。接下是“才道莫伤神,青衫有泪痕”。词人对自己说:不要黯然神伤,应该放开怀抱,岂料在不知不觉间又泪湿青衫。这两句,把伤心人的心理状态绘写得很细腻,与“为怕情多,不做怜花句”拒避无奈的心态极为相似。

下阕承上阕,续写此际心绪无聊,谓自己坐卧不宁,百无聊赖。而此时韶光转瞬即逝。“弹指”为佛家语,指极短极快的时间。《僧祇》云:“十二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但是即使韶光易过,词人的思念却依旧清晰如水波明镜,毫无裂痕。最后二句更进一层,说明不能忘却的旧情:当此拥被独卧之时,仍然记着与伊人分别时的情景,那时桃红柳绿,春色旖旎,更加显出今日的冷落凄凉。

这首词在写法上也别具特色。词人先写以酒消愁,百无聊赖的情绪,描绘了秋风秋雨萧瑟的画面,但当词人将凄凉的色调越涂越浓时,最后两句竟是别样的桃红柳绿。这甜美的回忆,与枯寂惨淡的现状的对比,温馨中夹杂着苍凉,使情更为惨淡。这不仅是事物冷暖色调的矛盾,更是词人心境矛盾的流露,夜晚的孤寂清晰可见。

其实,这样的写法在纳兰词里数见不鲜。他常以绮丽的庭院,熏香的绣被,舒适的闺房作背景,却又峰回路转的描写西风吹吼,荒村野店,表达自我内心无法排遣的苦闷,构成了强烈的对比反差。如:“屏障厌看金壁画,罗衣不奈水沉香”,厌看、无奈的本该是丑恶的事物,词人却将其与温馨联系起来,不协调的情调使愁益愁。又如“春水鸭头,春衫鹦嘴,烟丝无力风斜倚。百花时节好逢迎,可怜人掩屏山睡”。春光美景,词人却不屑一顾,他怕这等的美丽加深了自己的悲哀。写法与此词如出一辙。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