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 驹《和李上舍冬日书事》古诗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北风吹日昼多阴,日暮拥阶黄叶深。
倦鹊绕枝翻冻影,飞鸿摩月堕孤音。
推愁不去如相觅,与老无期稍见侵。
顾藉微官少年事,病来那复一分心?
-----韩 驹

这是一首和作。上舍,即上舍生的简称,宋代太学生之一。熙宁四年(1071)分太学为上舍、内舍、外舍,上舍是最高一级。李上舍,名未详,《冬日书事》是李的原唱。据吴曾《能改斋漫录》记载,这首诗是作者因坐苏氏学“自馆职斥宰分宁县时”所作。分宁属江西洪州,即今修水县,是江西诗派创始人黄庭坚的家乡。

首联写冬日的气候物色。北风劲吹,日色昏黄,白昼也显得阴晦无光。到了日暮时分,被风刮落的黄叶,已经深深地堆积起来,拥满了阶前。这是一幅黯淡凄寒的冬暮图景。凄厉的北风,阴霾的天色,昏黄的太阳,满阶的黄叶,处处显出萧飒残败的景象。而北风则在这里起着主要作用。“拥”字用得生动形象,与“深”字紧密配合,画出落叶满阶,紧贴阶前的情景。陆游曾指出“韩子苍(韩驹的字)喜用‘拥’字,如‘车骑拥西畴’、‘船拥清溪尚一樽’之类”(《老学庵笔记》卷九),所举两例都不如“拥阶”的“拥”字用得精彩。因此,李彭有《建除体赠韩子苍》云:“平生黄叶句,摸索便知价。”一字锤炼,使全句也为之增色添价了。

颔联续写冬夜倦鹊、飞鸿的活动:“倦鹊绕枝翻冻影,飞鸿摩月堕孤音。”这一联刻画极工。上句化用曹操《短歌行》句:“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倦”字不但传出觅枝的乌鹊困惫的情态,而且表现出其长时间求栖息却无枝可依的处境。月夜朦胧,只能仿佛窥见乌鹊的身影,而冬夜凛冽的寒气,却使它在翻飞绕枝时显出瑟缩寒噤之态,故说“翻冻影”。这三字可说是字字着意锤炼,意新语奇,把冬夜的凛寒和倦鹊的孤凄传神地表现出来了。下句说飞鸿高翔,掠过清冷的月亮,投下了一声悲切的哀鸣。“摩”字,“堕”字,一从视觉,一从听觉,也都是着力刻画之笔。特别是“堕”字,不但描绘出声音的自高而下,而且传出听者心惊情凄的感受。这一联写“倦鹊”与“飞鸿”,固然是冬日即景书事,但已明显融有诗人的身世之感。甚至不妨说,它们也就是在贬谪中的诗人孤孑无依的身世的一种象征。随着时间由昼至夜的推移,凄冷的色彩更浓,主观抒情的成分也愈见突出,这就由借景抒情过渡到后半的直接抒怀,引出下联的“愁”字来。

“推愁不去如相觅,与老无期稍见侵。”前两联写气候物色,倦鹊飞鸿,实际上都已蕴含诗人的愁绪,这里便写到“推愁”。主观上想排遣愁绪,但愁却像是故意来寻找自己,硬是摆脱不掉。“如相觅”,将推而不去的“愁”拟人化了,这就使直接抒情带有生动的形象性。下句是说,自己跟“老”并没有订立期约,而“老”却渐渐地来临了。这又是与主观愿望相违的现象。“老”的见侵,正是“愁”不能推的结果,上下句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

“顾藉微官少年事,病来那复一分心?”末联承第六句,进一步抒写老来心境,说眷念微官,是少年时的情事,如今老病交加,怎能再为此挂心呢?后两联表面上和冬日景物没有直接关系,实际上,这“愁”、“老”、“病”都与寒冬衰暮有着内在的联系。

这首诗抒写了一个困顿失意的士人在阴冷凄寒的冬日愁病交侵的境遇与心情。全篇由景中含情到借景作比,再发展为直接抒情,情感的表现越来越显露,而衰飒的趋向也越来越明显。贺裳指出此诗“词气似随句而降”(《载酒园诗话》),是符合诗境特点的。诗工于刻画,骨格瘦劲。潘德舆说“倦鹊”一联,“纯是筋骨,然皆语尽意中,唐人不肯为者”(《养一斋诗话》),其实这正是典型的宋调。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