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 珪《游赏心亭》古诗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六朝遗迹此空存,城压沧波到海门。
万里江山来醉眼,九秋天地入吟魂。
于今玉树悲歌起,当日黄旗王气昏。
人事不同风物在,怅然犹得对芳樽。
---王 珪

赏心亭,建康(今江苏南京)名胜,北宋丁谓所建。在“下水门之城上,下临秦淮,尽观览之胜”(《景定建康志》卷二十二),文人多有题咏,本篇是王珪登赏心亭所作。《诗林万选》题为《再登赏心亭》,《华阳集》(《丛书集成》本)卷三题作《游赏心亭》。

诗前两联,描述登赏心亭所见,侧重在写景。建康是东吴、东晋、宋、齐、梁、陈等六朝旧都,遍地古迹名胜,城郭北濒大江,滚滚波涛,东流入海。无论从历史地位还是从地理形势角度看,都非同寻常。故诗的开端二句,作者从宏观着眼下笔,一下就抓住了这座名城历史的和地理的特征。它使人们仿佛面临城北汹涌奔流的江水,不禁想起在建康这一壮阔的历史舞台上,几百年来曾经演出过多少朝代更迭、风云变幻的政治戏剧!然而,如今存留的却只有令人怅望的历史陈迹了。“此空存”,一个“空”字,含有多少感慨,这与刘禹锡“潮打空城寂寞回”,是同一境界。“城压沧波”,一个“压”字,写出了江城的险峻。前一句是从时间上来写,后一句是从空间上来写。

三四两句,紧承第二句,继续从空间范围上大笔勾勒。“城压沧波到海门”,是一幅境界极其宏阔的画面,“城压”,见出高城的强固,足以镇住呼啸的水势;“沧波”,见出江水的浩渺,一望无际;“到海门”,见出江水源长而流远,一泻千里。“万里江山”,“九秋天地”,由此生发而来,都是这宏阔境界的伸展。“来醉眼”,暗示诗人襟怀郁勃,举杯遣怀,于醉中登高眺远。“入吟魂”,透露诗人触景生情,感慨弥深,不吐不快。“来”、“入”两个动词,使客观景物动化,写出了无限江山奔赴眼前的态势,见出炼字之工。这两句既显示了赏心亭凭高眺远,视野宽阔,又为下文感怀作了适当的铺垫和过渡。

诗的后两联,主要在写情,即抒发登临的感慨。五六两句感慨史事。南朝陈后主陈叔宝沉湎声色,制作艳曲《玉树后庭花》,日夜与幸臣宠姬酣歌宴游,敌国进兵,恃长江天险,歌舞不歇,隋兵攻下建康,他匿入井中,国破被俘。前人多咏此事,如李白之“天子龙沉景阳井,谁歌玉树后庭花”(《金陵送别范宣》);杜牧之“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泊秦淮》);许浑之“玉树歌残王气终,景阳兵合戍楼空”(《金陵怀古》);都是名篇。王珪这一联“于今玉树悲歌起,当日黄旗王气昏”,由当今追溯往昔,是说: 如今耳边不时响起《玉树后庭花》的歌声,它使人想起当年陈后主由于沉湎歌舞,荒废朝政,导致国破身俘。“黄旗紫盖”,是帝王气象,“王气”,旧指王朝的运数。“黄旗王气昏”,犹言陈王朝寿终正寝。听到玉树歌,人们不禁想起陈朝覆灭的历史悲剧。这亡国的悲歌,可说是晓悟后人莫蹈覆辙的警钟。唐人诗句陈述史事较为具体,讽谕性显豁。王珪这两句侧重提醒人们重视前车之鉴,不再追述史事,寓意较为隐曲。

七八两句,承五六两句而来。“人事不同”,归结“于今”、“当日”;“风物在”,回应首联“遗迹”、“空存”;“怅然”将全诗回荡的低徊沉思的情韵一语点破;“对芳樽”,绾合前文的“醉眼”,也表明感慨之深,只得借酒消愁。

王珪长期身任词臣,诗文多金玉珠玑,时号“至宝丹”。本篇大笔勾勒赏心亭风物,由眼前景象引出对前代历史教训的凝想,从而抒感遣怀。视野空阔,意境苍凉,感慨深沉,不同于其他的摛藻敷采之作。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