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朴《念奴娇· 题镇江多景楼,用坡仙韵》诗词原文与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念奴娇· 题镇江多景楼,用坡仙韵

江山信美,快平生、一览南州风物。落日金焦浮绀宇,铁瓮独残城壁。云拥潮来,水随天去,几点沙鸥雪。消磨不尽,古今天宝人杰。

遥望石冢巉然,参军此葬,万劫谁能發?桑梓龙荒惊叹后,几度生灵埋灭。往事休论,酒杯才近,照见星星髮。一声长啸,海门飞上明月。

词的开头两句,总领全篇,意思是说,这里的江山实在太美了,登上楼头,尽情观赏,是平生的一大快事。这是由衷的赞美,也表现了诗人的喜悦之情。前二句写陆上。落日时分,太阳的馀晖照耀在金、焦二山上,雄伟壮观的庙宇建筑群,本是一片天青色,现在却浮动着金黄的颜色,更显得森严肃穆。而北固山冈的前面,当年坚固的铁瓮城,历经兵火的破坏,风雨的剥蚀,只剩下荒废的残垣断壁。这两般情景,既展示出镇江山川的雄壮奇伟,又显现出它的历史沧桑感。后三句转笔写长江。旺潮生成时,如云涌而来;潮落则奔腾的江水随天而去,都是波涛翻滚的壮观。而当波澜不惊时,点点雪白的沙鸥,在江上低飞狎游,又是一种悦目的景象。歇拍二句,作者一反物是人非的窠臼。他说,尽管漫长的历史给这里留下了一些荒颓的痕迹,但雄壮奇伟的江山依然如故,古往今来,英雄豪杰在这里也层出不穷。因为这里本是“物华天宝”之地,也就必然“人杰地灵”,两者互为因果,是不会随着岁月的迁移而消磨掉的。应当说,这是作者饱览镇江的雄奇江山所激发出来的情感,也很符合社会历史的实际情形。

词的下片,转而重点抒发作者对历史变化,兴亡相替的慨叹。这种情怀是由“遥望”郭璞墓所引发出来的。作者是以郭璞墓的完好,与人世间多次经历劫难作对比,感慨社会的兴亡。接着的两句,作者正面惊叹“桑梓龙荒”,亦即国破家亡的社会巨变。而每当此时,战火纷飞,生灵涂炭。“几度”一词点明作者所说的社会巨变曾发生过几次,实际上也就是概指六朝而言。写到此处,作者心中十分悲痛,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受,马上即以“往事休论”煞住,不再谈论人事沧桑,姑且饮酒浇愁吧‍‌‍‍‌‍‌‍‍‍‌‍‍‌‍‍‍‌‍‍‌‍‍‍‌‍‍‍‍‌‍‌‍‌‍‌‍‍‌‍‍‍‍‍‍‍‍‍‌‍‍‌‍‍‌‍‌‍‌‍。但刚端起酒杯,就照见了自己斑白的鬓发,兀然现出颓伤的形象和神态。感慨古今的满腔愁怨,托之于仰天的一声长啸来发泄。而正在此时,夜色降临,一轮皎洁的明月已经飞上了焦山之东江天相接的海门。这种环境,浩渺寥廓,悲凄苍凉,与作者的心境极为合拍。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