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的爱情

作者: 来源:

错位的爱情

有一种花叫罂粟,娇艳妩媚,沉溺于其色泽香味者,最终不免被它吸食而榨干精血。鸦片就是从中提炼出来的,吸食鸦片者,无不是自我放纵者。而人,随顺本性欲望,不节制欲望,被欲望控制,跟吸食鸦片又有何区别呢?下面我通过一封信,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云儿:

好长时间未见面了,近来可好?

我知道你经历了那一次错位的爱情之后,身心疲惫,现在到了清醒的时候,如果还执迷不悟,那你实在是病得不轻!我作为你的好友,还是坦言相告:你自以为经历了一场肝肠寸断的真爱,自以为十年同居尽管不能裸露在阳光下,但却无怨无悔,你认为你没错,你认为为了真爱,你所有的付出都值得。其实,从一开始,你就错了。你最根本的错就是不该爱上一个有妇之夫,驾着爱情的名义把另一个女人贬得一钱不值。如果说所谓的爱情就是践踏另一个女人的尊严,那你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天平上称一下,看看你做人的良心还剩下几两?

我之所以这样毫不客气地批评你,是因为你并非为生活所迫。你受过高等教育,你以读书人自诩,你一直认为读书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培养高尚的道德。既然是读书人,就该明理,可你说的和做的完全是两码事。写文章时,驾着道德,对别人评头品足,俨然青年导师,而在生活当中,自己却违背道德,这难道是文人的通病?

你想过没有,假如你有丈夫,你愿意让别的女人来占有你的爱人吗?无论从社会的责任还是个人的道德方面,你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尽管对方对你说,他与她是有名无实的夫妻,那是他的事。

当初你做出这样的选择,并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涉世不深,而是一个三十出头的成年人,走上社会已十来年。你仅仅因为一本有关他的书,就爱上了他,要死要活追随他,这只能证明在这件事上你是何等的浅薄、幼稚,在你那样的年龄,这是不可原谅的!他作为有妇之夫,能和你同居,说明他并无道德原则,那他自然就能和其他的女人同居,后来的事实恰好证明了这一点。

当你寻死觅活,千里迢迢,不顾家人阻止,来到他所居住的城市,和他同居在一起,你担当的不过是一个保姆的角色,为他做饭洗衣。而他在和你同居时,以同样的名义,为了爱情,为了突破死亡的婚姻,和另一个女人生下了孩子。而对于你,他告诉别人,你是如何爱他,他之所以对你爱不起来,是因为你脑子有病,他不会爱一个脑子有病的人,他之所以不离开你,是因为他得照顾你,要不然,一个病患者走上社会,下场很惨。这样,你成了他勾引别的女人的有利砝码。

为了这场见不得阳光的所谓爱情,你抛弃了亲情、友情,甚至你赖以生存的工作。这场赌博,你是彻底输了,输得一塌糊涂,输得一穷二白。因为你从一开始就错了,如系扣子,第一个扣子系错了,下面的怎么会对呢?

但你从未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你仍然认为自己高尚、纯洁。你说你在学西方人。如果你认为这样的做法是西方的理念,那你学到的是西方的垃圾。在西方,真正虔诚的基督教徒不但禁止婚前同居,结婚后更不许离婚。你所看到的有关西方人的生活方式是从个别电影、电视节目里,那并不是西方文化的主流。

你之所以认为自己没错,是因为你觉得自己追随他不为名,不为利,你一再标榜你和他是灵魂上的爱情,我为你这样的感受感到悲哀。真正的爱情是健康的、向上的,是两个相知相惜的灵魂在生活中的共同守护、共同成长,包含着对双方一生的责任、双方亲人的相对完满的交代,真正的爱情是不会践踏他人幸福的。

试问你所谓的真爱,是这样的吗?

其实十年以来,你迷恋的是这个人的才华,而不是这个人本身。你生活在这个人虚荣的影子里不能自拔。当初你被他吸引,是他的才华,而他的人品,只要你稍微清醒一点,就该意识到。他用情泛滥,还对此引以为豪。在一次饭桌上,他对另一位小说家说,跟贪官相比,贪官占有的不过是女人的肉体,而他凭一支笔,占有的是女人的心灵。贪官占女人要用钱,而他,只是一支笔。我认为,恰恰在这一点上,他的恶行大过贪官,他是文人,影响的是人的心灵,贪官腐化的不过是体制,体制可以修正,而一个有影响的文人败坏的是社会的风气,是人心价值的取向。所以古人说:“先做人,后做文”,是很有道理的。

在你和他同居的十年当中,你以他爱人自居,每每在我面前赞叹他如何有思想,作品如何受欢迎,但他对你又如何呢?

我曾多次提醒过你,你需要的是真实又踏实的生活,你不能一辈子生活在自我营造的虚幻中,他不能给你名正言顺的婚姻,也不能给予你真正的爱情。在他心中,所有的女人不过是他创作欲望中的一道风景,他不能留恋单一的风景。他把这样的观点赤裸裸地告诉别人。

我认为女人选丈夫要考量的是一个男人的人品和责任心,而无行文人,犹如你所爱的这个男人,以爱情的名义伤害了多少女人,包括你。其实凭女人的直觉,你应该能意识到他对你谈不上爱,他利用你,因为你对他是永久的,因为你相对别的女人单纯些,可你就是不愿意认输,你不愿意承认自己真心的付出会一无所获。

当他终因纵欲而离开人世,你才知整整十年,你输了,他也输了,你们都输给了自己错误的人生观。他输了,永远没有改过的机会。而你还有改过的机会,但你却不愿意承认自己输。你输了,输在哪里,你还没有明白,不是不明白,你是不想否定自己十年的付出,否则太没有面子。

你和他,人生观上的共同错误之一是:他把做人和写文章分开,他驾着道德的名义写文章教训别人,而他自己从不把道德放在眼里。你读他的文章,把他的文品和人品混为一谈,而且更看重他的文品。这一点,我恰好和你相反,我看人,不看他说什么,而是看他做什么。

可见,一个人假如没有道德作支撑,他的所作所为会有多可怕。作为女人,有才无德的无行文人是绝对不能嫁的,移情别恋、见异思迁是他们的身份证,没有发作,那是条件不成熟。世界上那些优美的爱情颂歌是这些人写的,而丝毫不讲求道德底线的恰好也是这些人。以爱情的名义伤害女人,这样的文人,无论他笔下如何生花,他的作品也不过是没有生命的空花,很快就凋谢了。因为人一旦缺德,就会很快被历史淘汰。

女人爱上一个缺德的男人,那就开始了一段错位的爱情。愿你从这十年的噩梦中醒过来,开始新的生活,找一位真正有责任、有德性的男人做你将来的伴侣,相同的错误不要再犯第二次。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