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四韵》陈宏宾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一夜梅花开,乡村白了头。谁撒下这么多忧伤,让乡愁在朵朵梅花里幽香?

老父亲站在洁白的地上干咳几声,抖落几片花瓣,麻雀捡起一个词语,放在风手里,词语是母亲昨天在梦里丢失的盼望。

一阵鞭炮声惊醒母亲,该贴门神啦!儿子还徘徊在思绪的那头,怎不叫娘愁!

父亲采摘一朵梅,用花瓣编辑一条信息,风在寒冷中注视着,它也想读懂那颗苍老的心。信息就一个字,“好!”。别看这简单的一字信息,儿子却读出三百六十五份情感,每一份情感代表一份思念。

因为,风已经把那朵梅放到儿子梦里,读着这朵梅,儿子竟读出眼泪,读得泣不成声。一颗泪,一滴乡愁。不能回去抚摸父母粗糙的手,不能到乡村那条熟悉的小路上走走,只有对着父亲的信息,低头一躬,还乡村一个歉意,一份内疚。这份内疚里闪烁着城市的霓虹灯,飘向村头那棵梅。儿知道,娘会保留父亲采摘的那朵梅,为儿子,为远方。

所有的乡愁都包含在这朵梅里头。

兰是一位普通的女子,普通得就像山涧里生长的一株草。

兰以特有的品质,照顾着这个留守的家,上有老、下有小。父母就像村头的两棵老树,挺立在乡愁里。

春天里,兰穿着朴素的兰花衣,行走在田埂上。她左一锄头刨出汗水,右一锄头刨出艰辛,她想让田野长出惊喜,她把乡愁种在村头自留地边,这里有丈夫经常走过的那条乡村小路。

她想:等丈夫哪天归来,第一眼看到一朵漂亮的兰,那就是她自己。

夜里,春风拉着鸟儿早早进入梦乡,兰孤独地躲在属于自己的那间房子里,不停地翻看着手机,一遍又一遍地读着那个熟悉的名字,终没有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其实她不想打扰远方的亲人,只好把所有的信息编辑后存放在草稿箱里。

兰不会表达心情,每次同丈夫通话时都脸红,连呼吸都急促,从兰的呼吸声里,丈夫听出了乡愁,听出了一个留守女人的心。

丈夫在一个空闲的周末,特地去花市选了一盆兰,高贵的兰,每天,丈夫都会把所有的乡愁浇灌进这盆兰里,他希望兰早些开出美丽的花。

夜里,丈夫看见兰花开了,开得硕大,花蕊里站着他的妻子兰,还有年迈的父母亲,一手牵着乡村,一手拉着乡愁!这淡淡的乡愁弥漫在他住的屋子,许久、许久……

“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唐代诗人刘禹锡借竹寄托永恒的相思情。这让离乡的游子想起庭院里的那片竹林。

又是一季竹挺拔!风摇曳着竹叶,竹影婆娑。竹林里,不见了往日熟悉的身影。

一阵笛声飘进老屋里,小儿子从炕上一骨碌爬起,找寻着父亲为他制作的竹笛。

儿子惦记笛声,因为父亲经常带他去竹林里玩耍,竹林给他的童年带来快乐!玩累了,儿子会问爸爸:“爸爸,竹子会开花吗?”

爸爸愣一下,说:“会开的,花很美丽!等竹子开花的时候,爸爸就把你、妈妈、爷爷还有奶奶接到城里住。”

“真的吗?到那时就可以天天和爸爸住一起啦!”儿子天真地在竹林里跑呀喊呀!喊声震落一片片竹叶,飘进儿子的怀里。儿子拿着父亲为他做的竹笛,行走在没有乡愁的童年岁月里。

看着儿子睡得香甜的样子,妻子眉头紧锁,她拿起笛子,吹奏出一曲《相思曲》,曲子的每一个音符化作每一片竹叶,带着点点乡愁,飞行在时空里,要到哪里,只有那颗思念的心知道。

在收获的季节,乡村把自己开成一朵菊,一朵金黄的菊,菊香飘在秋风里。

乡村知道,菊的清香里夹杂着一种滋味,让远行的、留守的人咀嚼不尽。菊殷实的花瓣里流畅着温暖,那是父亲、母亲、妻子、儿子一同播种的太阳,就是要等到收获的金秋季节,才去采摘这朵乡愁。

倒一杯菊花茶,看着菊慢慢升起来,父亲一口气把乡愁喝进口中,那种醇、那份愁,一同涌上心头,化作一颗泪,滴落在茶杯里。

母亲把脸上一道道像菊的皱纹小心收藏起来,因为皱纹里写满乡愁,她不想让乡愁挂在脸上。在母亲心头,有一个大大的乡愁,装满她伟岸的身躯。母亲种下的那棵菊,其实就是她的心,她想把菊给儿子邮寄过去,无奈,母亲手里没有邮票,信封里装不下母亲的乡愁。

妻子把一朵菊包裹进兰花衣里,也把一份牵挂、一份乡愁一同包裹在里头,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要慢慢地品味这份乡愁,带着菊香的乡愁。

最喜小儿顽皮,他哪里知道,乡愁其实都在心里头,家里留守一份、远方漂泊一份。四季的风,紧紧牵着这两份乡愁。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