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思潮、流派·未来主义

作者:高源 来源:原创

西方文学·思潮、流派·未来主义

20世纪初期在欧洲产生的文学艺术流派和思潮。最早兴起于意大利,随后传入俄国,在法国、英国、德国、波兰等国也有一定的影响。未来主义的创始人是意大利诗人、戏剧家马里内蒂,代表人物有帕拉泽斯基、戈沃尼、帕皮尼、索菲奇等。1909年2月20日,马里内蒂在法国 《费加罗报》发表《未来主义宣言》,宣告未来主义诞生。翌年,他又发表 《未来主义文学宣言》,进一步阐明这一流派的理论主张和文学创作原则。

未来主义的成员和理论都颇为庞杂。它受到尼采、柏格森哲学思想的影响。未来主义者以同旧的传统的文化相决裂、追求文学艺术内容和形式的革新为旗帜。他们声称意大利和欧洲已走上资本主义工业化道路,大规模的机器生产以及科技、通讯的飞速发展,使客观世界的面貌和社会生活的内容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现代机器文明已构成时代的主要特征。未来主义者认为,文学艺术的使命应该是勇于探索未知,面向未来,从反映停滞不前的、死气沉沉的现实,转而反映新的现实和以此为基础的新的价值观念,“歌颂进取性的运动”、“机器文明”,歌颂资本主义都市动乱的生活,赞美“速度的美”和“力量”,展示人的意识的冲动。在未来主义者看来,战争、暴力、恐怖,都是为着摧毁旧的传统、创立新的未来所必需的,因而都是应该赞美的。因而,他们鼓吹文学艺术应该歌颂任何战争,因为“战争是世界的唯一洁身之道”。

未来主义者否认一切文化遗产和传统的价值。他们认为人类既往的文学艺术和现存的文化都已腐朽、僵死,无法反映当今飞跃发展的时代,提出了“摒弃全部艺术遗产和现存文化”、“摧毁一切博物馆、图书馆和科学院”的口号。他们打着探索和认识现代生活的本质的旗号,把爱情、幸福、美德这些传统的主题排斥于文学艺术之外,却把脱离人类社会的、抽象的因素如“运动”、“速度”、“力量”等视为美的准绳,因而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历史虚无主义。

以布尔柳克、卡缅斯基和马雅可夫斯基等为首的俄国未来主义者,彻底否定包括资产阶级艺术在内的一切文化遗产,声称要“把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等等从现代轮船上丢下水去”,马雅可夫斯基在未来主义旗帜下的诗歌创作,对诗歌的形式和语言都做了创新。他用新奇的词句、生动夸张的形象描画资本主义都市和资产阶级的丑恶,显示出批判的锋芒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十月革命后,马雅可夫斯基与多数俄国未来主义者成为革命的积极歌手。但他们的文化虚无主义观点也受到了公正的批评。

未来主义右翼后来在政治上蜕变为法西斯墨索里尼政权的工具。也有些成员在向资本主义文化和制度提出挑战的同时,尝试把未来主义文学艺术传播到下层人民中去。法国诗人吉约姆·阿波利奈尔的诗歌意象鲜明,节奏强烈,灵活流畅,对现代文明和科技的成就作了赞美和追求。他所使用的楼梯式诗歌格式,对马雅可夫斯基产生了良好影响。

在艺术形式上,未来主义者提倡以“自由不羁的字句”写诗,以便随心所欲地表达运动的各种形式、速度以及它们的组合。他们强调直觉,主张用一系列的“类比”、“感应”、“凌乱的想象”,排斥理性和逻辑,表现作者朦胧的、奥秘的感受和不可理解的事物,表现病态、梦境、黑夜,甚至死亡。一些未来主义者走得更远,要求取消语言规范,消灭形容词、副词和标点符号,而仅仅借助奇特的文字组合,词语的字体变化,各种图案的剪裁,摸拟自然界杂乱的声音,甚至使用枯燥的数学符号、乐谱,来赋予字句以他们想表达的涵义,从而开辟了通向非理性主义和形式主义的道路。

在戏剧艺术方面,1915年,马里内蒂、塞蒂梅利、科拉等发表《未来主义戏剧宣言》,断言既往的戏剧都是迂腐、冗长、静止的心理分析剧,业已失却生命力,要求“彻底摧毁导致传统戏剧僵死的手法”,代之以在极为有限的时间、空间和情节里,表现“从潜意识、捉摸不定的力量、纯抽象和纯想象中发掘出来的一切,不管它们如何违背真实、离奇古怪和反戏剧”。

未来主义者一方面承认艺术是认识和反映生活的一种手段,作了种种大胆的、新奇的试验,在扩大表现手法上有所突破; 但另一方面,由于这个流派的艺术家从主观唯心主义的立场出发,把这种认识和反映过程中某一方面的特征,把某些手法予以极端的、无限的夸大,往往使它们达到完全脱离客观实际的荒谬地步。这些正是未来主义同其他现代派文学艺术相通之处。在西欧早期象征主义中,已可看出未来主义的萌芽,而在其后的现代派文艺中,从立体主义、结构主义到达达主义,从皮兰特娄的怪诞剧到荒诞派戏剧,都可看到未来主义的影子。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