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本中的流转圆美诗歌风格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江西派的诗比较重修辞和用典,而陈与义的简斋体诗则比较重意境、尚白描,给当时江西诗风流行的诗坛吹进了一股清新之风。

江西诗派之名起于吕本中作的《江西诗社宗派图》,在他作此图前,江西诗派还只有其实而无其名。吕本中(1084—1145),字居仁,号紫微,寿州(今安徽凤台)人,元祐宰相吕公著的曾孙。他早年以祖荫补官,授承务郎,北宋绍圣年间,因系元祐党人子弟而被免官。南宋绍兴六年(1136),他受诏特赐进士出身,擢起居舍人,后迁中书舍人兼权直学士院。作为南渡前后的一位重要作家,吕本中的贡献在于他第一个用宗派观念论诗人群体,在于他的诗歌创作反映出诗风转变的消息,在于他与韩驹、曾几等同为当时主盟文坛的领袖人物,其“活法”理论对宋诗的发展影响很大。

吕本中的诗歌创作,开始时依傍黄庭坚和陈师道,后来主张学习李白苏轼,前后是有变化的。他早年过着诗酒风流的生活,其诗歌的主要内容是与友人的唱酬和个人情怀的抒发,艺术上学黄、陈的瘦硬风格,虽才力坚卓不如前辈,而妥帖自然则过之。如《夜雨》:

梦短添惆怅,更深转寂寥。如何今夜雨,只是滴芭蕉。

抒发日常生活中的平凡感受,意境较圆融而气乏遒劲,虽没有摆脱黄庭坚和陈师道的影响,却还写得轻松,没有一般江西诗的艰涩。方回在《瀛奎律髓》中说,吕本中“其诗学江西而主于自然”。因“主于自然”,吕本中诗歌创作中的“圆美流转”的倾向不断加强,对江西诗派诗风的转变起了较大促进作用。特别是在经历了国破家亡的靖康之乱后,吕本中写了一些反映现实的作品,诗风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如《兵乱后杂诗》其四:

万事多翻覆,萧兰不辨真。汝为误国贼,我作破家人!求饱羹无糁,浇愁爵有尘。往来梁上燕,相顾却情亲。

《避寇南行》:

何处田园不是家,尽扶衰病过天涯。山村酒熟人人醉,客路春浓处处花。敢道岭南无贼马,侧闻江左尚胡沙。囊空甑倒君休笑,亦有新诗伴齿牙。

不仅反映了战乱期间的现实生活,感情沉痛深切,而且在自然流转中体现出浑厚平易的作风,透露了南宋诗风转变的消息。

《江西诗社宗派图》是吕本中早年的一时兴到之作,列入图中的人物有二十五位,主要是黄庭坚的追随者,多为与吕本中关系较为密切的熟人。认识较早且关系较近的放在前面,认识较晚且关系较疏的放在后面,其中年岁最小的徐俯也比吕本中年长十岁。宗派图里的作家,作诗奉守黄庭坚“无一字无来处”和“点铁成金”的师训,习惯于由黄庭坚上窥杜甫。虽有规则可循,但也极易让人受诗法的束缚,亦步亦趋,不离规矩,失却了作诗的本意。故吕本中后来主张作诗要学李白和苏轼,以苏诗的“意思宽大”和疏畅自然,救江西末流的生硬枯涩。

吕本中论诗不是像一般江西诗派论者那样强调诗律的精严、对仗的精整、使事的精切,而是讲究“活法”与“悟入”,提倡好诗“流转圆美如弹丸”。他在《夏均父集序》中说:

学诗当识活法。所谓活法者,规矩备具而能出于规矩之外,变化不测而亦不背于规矩也。盖有定法而无定法,知是者可与言活法矣。谢玄晖有言:“好诗流转圆美如弹丸”,此真活法也。

吕本中提倡“活法”,是有意识地“以苏济黄”,要将山谷体代表的江西诗派的“有意于文者之法”,和东坡体的“无意于文者之法”辩证地统一起来。其“活法”说比较全面地反映了以苏、黄为代表的宋代诗学的创新精神,能消除江西诗派末流的生硬造作之弊,能为宋诗发展指出倾向于“流转圆美”的新途径。

在吕本中《江西诗社宗派图》所列的二十五位诗人里,韩驹是较有才情的一位。他在《赠赵伯鱼》中说:“学诗当如初学禅,未悟且遍参诸方。一朝悟罢正法眼,信手拈出皆成章。”韩驹(? -1135),字子苍,蜀仙井监(今四川仁寿县)人。北宋政和初年,他以献颂补假将仕郎,又召试舍人院,赐进士出身,除秘书省正字,后官至中书舍人兼修国史。高宗即位后,他知江州,于南宋绍兴五年卒于杭州。他早年师法苏轼,其以禅悟论诗可能受到苏轼的影响。他在《登赤壁矶》诗里说:

缓寻翠竹白沙游,更挽藤梢上上头。岂有危巢与栖鹃?亦为陈迹但飞鸥。经营二顷将归老,眷恋群山为少留。百日使君何足道,空余诗句在江楼。

此诗为寻访东坡遗迹而作,但韩驹又濡染江西,与其他江西派的诗人一样,作诗讲究“字字有来历”,讲究锤字炼字,这就近于黄庭坚而不是苏轼。或者说,他对苏、黄两家都有所继承,虽注重典故成语的点化运用,但知道诗的意思应当通体贯串,语气顺畅。他能将作诗的剪切锤炼之功,寓于流动朗畅的气格中,如《夜泊宁陵》:

汴水日驰三百里,扁舟东下更开帆。旦辞杞国风微北,夜泊宁陵月正南。老树挟霜鸣窣窣,寒花垂露落毵毵。茫然不悟身何处,水色天光共蔚蓝。

此诗的特点是写得晓畅明快,能救过分讲究炼字琢句而陷于滞涩的江西末流之弊,颇受时人称赏。故有人向吕本中请教诗法时,“居仁令参此诗以为法”(《诗人玉屑》)。

曾几(1084—1166),字吉甫,其先为赣州(今江西赣州)人,后徙河南府河南县(今河南洛阳)。他少入太学,赐上舍出身,擢国子正,历任秘书省校书郎、应天府少尹等职。南渡后,他任广南西路转运判官、两浙西路提刑等职,因反对秦桧议和,遭连坐被贬;后奉祠居上饶广教寺,旁有茶山,自号茶山居士。他非常推重黄庭坚,其《东轩小室即事》诗云:“工部百世祖,涪翁一灯传。”他又向韩驹和吕本中请教过诗法,有些诗的风格比吕本中的还要自然畅快。如《三衢道中》:“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写对旅途风物的新鲜感受,风格轻快。再如《寓居吴兴》:

相对真成泣楚囚,遂无末策到神州。但知绕树如飞鹊,不解营巢似拙鸠。江北江南犹断绝,秋风秋雨敢淹留?低回又作荆州梦,落日孤云始欲愁。

客居抒怀,慨叹徒作楚囚相对,无计光复神州,不作豪语而感慨良深,悲壮沉郁的格调略似杜甫,但气势圆转流畅,丝毫不受格律的束缚。

曾几写得比较多的还是日常生活中的景致,讲究用字炼句,学山谷体诗的瘦硬风格,写得清劲雅洁。如《晚雨》:

萧瑟度横塘,霏微映缭墙。压低尘不动,洒急土生香。声入楸梧碎,清分枕簟凉。回头忽陈迹,檐角挂斜阳。

拾取生活小景而怡然成趣,下字精审,能写出晚雨的神味。总的来说,曾几诗属于江西派,作诗学黄庭坚的痕迹比较明显,但他又受到吕本中“活法”诗学的影响,有些作品写得较为明快畅达,形成活泼流动的风格。正因为如此,他对南宋诗坛的影响也更大一些,陆游曾得他亲授,杨万里受他的影响也很深,据说萧德藻“亦师茶山”。在南宋诗坛的“中兴四大家”里,有三家与曾几相关,可见他在江西诗派乃至整个南宋诗坛所占的地位。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