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紫微诏下,急唤天书使者

作者: 来源:

昨夜紫微诏下,急唤天书使者

眼看要到大考之季,父亲柳宜自是不容许儿子有丝毫懈怠。来京数月,柳永与几位当红风月女子打得火热,这不能不让柳宜感到忧虑。

如何能让三变收心向学?柳宜决定把儿子关在书房内,一日三餐皆由仆从通过窗台送进去。原以为如此这般,柳永便会一心向学,苦读圣贤书,以待来年大考。未曾料到,这柳永人虽在书房里,心却早在那些秦楼楚馆的歌儿舞女身上,下笔写出许多艳词来。

不过,就在京城这几年,朝廷却迎来了一番天降祥瑞的热潮。景德五年(1008年)正月初三日,宰相王旦率群臣早朝完毕时,有司来报,称“有黄帛曳左承天门南鸱尾上”,宋真宗召群臣拜迎于朝元殿启封,号称“天书”。

宋真宗还告诉群臣,去年十一月的一天夜半,有神人向他明示,只要在正殿建道场一个月,上天就会“降大中祥符天书三篇”。于是,金羽道士,君臣人等,吹吹打打,折腾了三十天,果然得到“天书”,上边还写有文字道:“赵受命,兴于宋,付与恒(宋真宗名恒)。居其器,守于正。世七百,九九定。”

当年五月,宋真宗再次梦见了神仙,神仙称六月上旬将在泰山上赐“天书”。果然,一份“其上有御名”的“天书”,出现在了泰山脚下的醴泉亭。有了这两份“祥瑞”,宋真宗终于爬到了泰山之巅。一时间,寰宇之内,献瑞之事层出不穷,直闹得风起云涌,不亦乐乎。仅亳州一地,就采来灵芝三万七千枝。同时,为安置“天书”,敬香诸路神仙,还大兴土木修筑了规模空前的玉清昭应宫。各地也建造了数以千计的宫观殿宇。

在此期间,有不少民间举子因歌咏祥瑞、进献颂词而赐第登榜。柳永得知后,写下了一首《巫山一段云》:

琪树罗三殿,金龙抱九关。上清真籍总群仙。朝拜五云间。

昨夜紫微诏下。急唤天书使者。令赍瑶检降彤霞。重到汉皇家。

玉树琼枝遍布于神仙居住的宫殿,龙形金铺首守护着天门。西王母居住的上清府有神仙名册,统领着群仙。群仙纷纷乘五色祥云前来朝拜。昨夜天帝下诏书,紧急呼唤传递天书的使者,传令馈赠天书降下祥瑞的云霞,重新赐予汉皇家。

有道是“圣人出,黄河清”。陕州地方官员也接连奏报“黄河水清”,预示天下大治。连晏殊也向皇帝进献了《河清颂》。

白衣举子柳永不甘落后,又蹭热度写了一首《巫山一段云》:

阆苑年华永,嬉游别是情。人间三度见河清。一番碧桃成。

金母忍将轻摘。留宴鳌峰真客。红狵闲卧吠斜阳。方朔敢偷尝。

词中说那阆苑里游玩的西王母长生不老,游玩却别有一番情趣。人间三千年见到黄河三次清澈,西王母的仙桃才成熟一次。西王母忍心将仙桃轻易地摘下,留着宴请龟山之峰的神仙食用。那红色多毛狗安闲趴伏着,面对傍晚的夕阳高叫不停。唯有岁星东方朔敢把仙桃偷尝。

昭华夜醮连清曙。金殿霓旌笼瑞雾。九枝擎烛灿繁星,百和焚香抽翠缕。

香罗荐地延真驭。万乘凝旒听秘语。卜年无用考灵龟,从此乾坤齐历数。

——《玉楼春》

大中祥符五年,宋真宗称“圣祖”赵玄朗将于十月二十四日“降圣”延恩殿。这一天,宫中通宵夜醮,真宗亲临道场迎候圣祖,并恭听了真君的秘训。这首词就描写了此事。

“昭华”,这里指音乐声。迎接神仙的乐曲声从夜里一直演奏到清晨。飘扬着各色旗帜的宫殿里,轻笼着祥瑞之气。晚上宫殿里燃起蜡烛,无数烛光灿烂如繁星。那袅袅燃烧的百和香里抽出一缕缕青烟,使得大殿内漫着一股神秘而肃穆的气氛。

宫殿内铺着芳香的丝绸地毯,敬请的神仙终于驭云降临了。皇上亲临迎接降圣的道场。“万乘凝旒听秘语”,“万乘”指皇帝宋真宗赵恒,“凝旒”指皇帝凝神静气,眼前的冕旒纹丝不动。天子宋真宗屏息静气,听着神仙对他传授仙家秘诀。从此,朝廷再也无须用灵龟去占卜了,大宋王朝的命运将与天地一样长久。

凤楼郁郁呈嘉瑞。降圣覃恩延四裔。醮台清夜洞天严,公宴凌晨箫鼓沸。

保生酒劝椒香腻。延寿带垂金缕细。几行鹭望尧云,齐共南山呼万岁。

——《玉楼春》

这首词也是写宋真宗一朝迎天书、征祥瑞的情形,描绘了朝廷文武百官祈祷神仙降临的场面。

香气郁郁的楼观呈现出一派祥瑞气象。“降圣”是指宋真宗曾经梦中见到的九天司命天尊赵宣郎,又称“赵玄坛”“赵公元帅”。他的降临广施恩泽及于四方边远之地。清夜时分,在神仙居住的洞天福地设下拜祭“降圣”的道坛。公卿高官齐聚宴通宵达旦,箫鼓声热烈如沸。文武百官戴上金缕延寿带,献上保生酒和椒香酒。而排列整齐的百官朝班如同鹭行列一般,一起仰望着神明仁德的天子。上下齐呼万岁之声,恭祝圣上寿比南山。

眼见得朝野上下一片歌颂升平的热潮,宋真宗龙颜大悦,遂下诏改元为“大中祥符”(1008年)。同时,给罪人减刑;官员加薪;京城放假,五日欢宴,很是热闹。一时间,朝野上下争奏祥瑞,民间士子竞献赞颂者更是络绎不绝。这也就造成了北宋科举的一个特例,那就是在正常的礼部考试外另辟因献颂而赐第的“蹊径”。柳永写下不少这些颂圣词作,显然是有心投献于朝廷,以期“赐第”或是在将来的科考中得以晋身功名。

星闱上笏金章贵,重委外台疏近侍。百常天阁旧通班,九岁国储新上计。

太仓日富中邦最。宣室夜思前席对。归心怡悦酒肠宽,不泛千钟应不醉。

——《玉楼春》

这篇颂圣之作写于宋真宗天禧二年(1018年)九月仁宗被立为太子时。柳永的这些颂圣词显然是以朝廷君臣为读者的。

“星闱”,指朝廷。开篇说的是朝中大臣上了一则重要的奏章,被真宗欣然采纳。真宗疏远了亲信佞臣而重用外官,朝廷重新起用了一批重臣。据《宋史·真宗本纪》载:“天禧二年(1018年)六月壬辰,诏三班使臣经七年者考课迁秩。己亥,诏诸州上佐、文学、参军谪降十年者,听还乡。秋,七月壬申,以星变赦天下,流以下罪减等,左降官羁管十年以上者放还京师。”由此可见,柳永词中所言确有其事。

“九岁国储新上计”一句写的是宋真宗立太子事。《宋史·真宗本纪》载:天禧二年(1018年)八月庚寅,群臣请立皇太子,真宗从之。甲辰,立皇子升王赵祯(即仁宗)为太子。大赦天下,宗室加恩,群臣赐勋一转。九月丁卯,册封为皇太子。

“太仓日富中邦最”,京城粮库储备日益富足,为国中之最。据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载,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八月,“诏近臣观书龙图阁,上阅《元和国计簿》。三司使丁渭进曰:‘唐朝江淮岁运米四十万至长安,今乃五百余万,府库充足,仓库盈衍’……”九月,“江淮发运使李溥言:今春运米六百七十九万石,诸路各留三年支用”。这些都证明柳永词中所言非虚。

“宣室夜思前席对”,用汉文帝召见贾谊典故,称颂真宗礼贤下士,擢用人才。由于宋真宗对大臣的见解非常赏识。故而这臣子回来之后心情非常愉快,酒量也似乎“千钟不醉”了。天子如此圣明,臣下自然是“归心怡悦酒肠宽,不泛千钟应不醉”。

柳永这些用于投献的颂圣词,大多写得中规中矩。不过,对于当时正在冉冉上升的宋朝国势来说,也不能算是违心之语。正值青春上进的年纪,饱读圣贤书的柳永当然也关心国事,积极寻求仕进之路。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