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菩萨蛮·过张见阳山居》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菩萨蛮

过张见阳山居,赋赠车尘马迹纷如织,羡君筑处真幽僻。柿叶一林红,萧萧四面风。功名应看镜,明月秋河影。安得此山间,与君高卧闲。

词译

一箪食,一瓢饮,不改其乐。那是颜回的淡泊。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那是陶潜的宁静。

《圣经》云:“你出自尘土,必归于尘土。”

人生在世,功名权势,终究如同镜花水月,一场空而已。与其车尘马迹,忙忙碌碌,不如垂钓碧溪,对一张琴,一溪云,一壶酒。且逍遥,信步其中。

评析

此篇为过张见阳故居之作,抒发了词人对悠闲自适的隐逸生活的向往。

“车尘马迹纷如织”,首句写己况,自己身在繁华中,门前车尘马迹来来去去。“车尘马迹”,本即熙攘之景,再加上“纷如织”,这就生动淋漓地道出了都市喧嚣热闹至极的情形。那都市繁华不好吗?君不见,“宝马雕车香满路”,何其繁丽,何其蔚然!然而词人觉得不好,觉得厌烦。而正是因为他素来厌倦高门华阀的贵族人家的生活,厌倦侍卫官单调乏味的生活,所以当他过见阳山居之所时,才会发出“羡君筑处真幽僻”的感喟,表达对见阳山居的羡慕之情。

“羡君筑处真幽僻”,“真幽僻”,幽僻在何处?——幽僻在红彤彤的一林柿叶,幽僻在萧萧作响的四面秋风。“柿叶一林红,萧萧四面风”,两句景语,悠然恬淡,萧散疏落,既是友人居所幽静的具体体现,又是词人歆羡的缘由。——上阕以己处之喧阗与友人处之清幽作对比,递出心中艳羡之情。

下阕则抒发了归隐山林的渴望。“功名应看镜,明月秋河影。”二句牵出“功名”二字。功名如何?“看镜”“明月”“秋河”云云似是在说功名利禄之事无非是镜中之月,河中之影一样,如烟如云,虚无缥缈。而正因为功名虚幻如梦,所以要舍弃它,追求山泽鱼鸟一般闲适的生活?

非也。此处的“功名应看镜”,所用并非“镜花水月”的意象,而是用杜甫《江上》诗“勋业频看镜,行藏独倚楼”的诗意。全诗如下:“江上日多雨,萧萧荆楚秋。高风下木叶,永夜揽貂裘。勋业频看镜,行藏独倚楼。时危思报主,衰谢不能休。”显然这两句诗中,杜甫是嗟叹勋业未成而容颜易老,正如金圣叹在《杜诗解》中指出:“频看镜”者,老年心热人,忽忽自忘其白,妙在一“频”字。

所以容若此处所写“功名应看镜,明月秋河影”两句,实非是将功名利禄视若镜中之月,而是说,与其整日忙忙碌碌,对镜忧老,叹息不止,倒不如放下心来,栖此碧山,与友人高卧,畅叙幽情,惬怀为闲。此之句意,上承前句之“羡君筑处真幽僻”的“羡”字,说明正是由于自己放不下功名利禄,故此才生出“羡君”的感叹;下启尾句“安得此山间,与君高卧闲”的“安得”二字,表达了“与君高卧闲”的闲适还只是一种期盼,一种理想,不知何时才能实现。

小词质朴显露,但情深意切,不失为佳作。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