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添字采桑子·闲愁似与斜阳约》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添字采桑子

闲愁似与斜阳约,红点苍苔,蛱蝶飞回。又是梧桐新绿影,上阶来。

天涯望处音尘断,花谢花开,懊恼离怀。空压钿筐金缕绣,合欢鞋。

词译

等你,在夕阳下,在翩翩的蝶舞中。夕阳沉落,明月升起。

等你,在对影成三人的酒杯中。望断江南山色远,人不见,草连空。

等你不来。相思也成为一种伤害,爱也成了一道讳疾忌医的伤痕。

花谢,飘落一地忧伤。情到深处人孤独。

评析

这首词,写一闺中女子殷切盼望心爱的人由远方归来的情怀。词中对人物面貌举止着墨不多,对其内心活动的刻画和环境景物的描写却极深,极细致。

“闲愁似与斜阳约”,用笔极为精湛优美,一上来就给人以美的享受。写“闲愁”的句子,宋词里多如牛毛,名句就不可胜数,比如贺铸有“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戴复古有“这一点闲愁,十年不断,恼乱春风”,李清照有“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容若的可贵之处在于,他写“闲愁”,能自铸别辞,尽脱前人窠臼:“闲愁似与斜阳约”,不说正当愁绪满怀之时,偏又逢夕阳西下,而说愁情仿佛是与夕阳有约,一个“约”字就把闲愁写活了,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日日黄昏都有夕阳,那岂不是说日日黄昏,闺中人都有闲愁吗?容若这句“闲愁似与斜阳约”,可谓一空依傍,角度新颖,构思奇特。

“红点苍苔,蛱蝶飞回。又是梧桐新绿影,上阶来”,这四句是首句闲愁情怀的景物化。前两句谓粉红色的蛱蝶翩然飞来,落在了苍苔之上,远远望去似是红色妆点了苍台。后两句是从欧阳修诗句“梧桐秋院落,一霎雨添新绿”(《摸鱼儿》)脱化而来,容若把“新绿”换成“绿影”,且将“梧桐”“新绿”叠合成一个新的意象,化用前人诗句,天衣无缝,浑然一体。而“上阶来”一句,又把梧桐绿影活化了,给人以逗引春愁之感。

过片点明离愁。“天涯望处音尘断,花谢花开,懊恼离怀。”“音尘断”,似是出自李白《忆秦娥》中“咸阳古道音尘绝”,添以“天涯望处”,更显远人音信杳无,闺中人引颈西望后的失望寂寞。“花谢花开”,化用韩偓《六言三首》诗句“半寒半暖正好,花开花谢相思”,意思是说花谢花开,盼了一年有一年,而远人仍未归来,于是懊恼离怀倍添于心。

“空压钿筐金缕绣,合欢鞋。”结尾二句,化离情为绮景,点明闺人心事。值得注意的是此处的“合欢鞋”。合欢鞋,既指鞋上所绣图案,又指制鞋工艺。图案,是指鞋上常绣有莲、藕、鸳鸯、鸾鸟等物;工艺,是说将两鞋帮并齐,依照图样用针绣透两帮而缝纳,完毕之后,再用刀自两帮间剖开,于是两鞋帮就有了相同的绒状花样,称为合欢绣。除此之外,合欢鞋还有另一说:双行双止,永不分离,并且“鞋”音近于“偕”,所以“凡娶妇之家,先下丝麻鞋一两,取和谐之义”(《中华古今注》卷中)。比如王涣《惆怅诗》:“薄幸檀郎断芳信,惊嗟犹梦合欢鞋。”容若这两句说的是,远人不归,闺中人所制合欢鞋无人穿用,只能闲置在笸筐之中。词人并未直接诉陈怀人之语,而是借景于合欢鞋以曲折说之,使词意婉转层深,独具韵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