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志为·家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张锦红

母亲发上的颜色给了我

又还为原来的白

父亲眼中的神采传了我

复现归隐的淡然

一个很美的名字

我过份依恋的地方

当灯火盏盏灭尽

只有一盏灯

当门扉扇扇紧闭

只有一扇门

只有一盏发黄的灯

只有一扇虚掩的门

无论飞越了天涯或走过了海角

只要轻轻回头

永远有一盏灯,在一扇门后

只因它有一个很美的名字

就有了海的宽容

万志为

万志为是一位颇有造诣的台湾女诗人。

父母亲情、家庭温暖是诗歌的传统题材,千百年来一直为人们所吟咏。但是如何突破窠臼,翻出新意却不容易。万志为的《家》选用的也正是这一传统题材,表现的也正是这种人之常情。而她却不作平凡琐屑的述说,字字是从心里流出,通篇透出缱绻纤新的气息,诗人选用柔美而灰蒙的喻体,笼罩全诗一层寻觅希冀的感情氛围,摄人心魄。母亲的白发,父亲那已淡然的眼神,诗人在看似不经意的点染中描摹出了慈父慈母的形象。试想,为了养育子女,父母付出了多少心血。代代相传,血脉相承,人间亲情亘古不绝。诗人用情至切,落笔自有一份眷念之情喷涌而出。“我”在这里无疑是一个被爱护备至的孩子。而“我”又是父母的慰藉,我与父母结成了亲情的网——“家”。因而诗人于第一节的结尾处一一收束,“一个很美的名字/我过份依恋的地方。”点化了主题,表白了诗人的心迹,一片柔美之情引起了人们的无限遐思。

第二节开头六句,作者没有用那些落套的词语作泛泛的描写,而是用作者自己发现和提炼的比喻,抒发了自己对家庭的深沉的挚爱和依恋,同时也流露出一股孤苦凄然的意绪。作者用“盏盏灭尽”、“扇扇紧闭”、“只有一扇门”、“只有一盏灯”对比映衬,深蕴着一股不可比拟的来自父母的骨肉之情,给诗带来了一种痛苦而更具幸福的慰藉。这种情感的表述自有一份不随俗的魅力。这与唐代诗人孟郊《游子吟》相比,自有其沉深含蓄的一面。第二节中,诗人复沓吟唱,不作过份的雕琢修饰,让感情自然流露,诗中的“灯”可喻作生活的航标,“门”永远可作为“我”休憩和痛苦时的依靠和慰藉。虽已是“发黄的灯”,虽已是“虚掩的门”,虽已是经过岁月的流逝抹去了鲜润的色泽,但其中饱蕴的爱的甘露却酝酿得更加醇厚和甜蜜。弥远弥久,弥久弥深,成为牢靠的精神上的支撑点。因而“无论飞越了天涯或走过了海角/只要轻轻回头/永远有一盏灯,在一扇门后。”这里,诗人又一次地点题,亲切温馨的喻体“灯”、“门”再一次地形成“家”——“爱”的网,将读者特别是身处同样境地的人们整个网住,把“我”的感情表现得何等真挚,加上那种朦胧凄迷的氛围,撼动了读者的心。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