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鹧鸪·双银杏》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瑞鹧鸪·双银杏

风韵雍容未甚都,尊前甘橘可为奴。谁怜流落江湖上,玉骨冰肌未肯枯。谁教并蒂连枝摘,醉后明皇倚太真。居士擘开真有意,要吟风味两家新。

【评说】

咏物之作,甚不易为,为之而佳者,古今寥寥。必其风味有合于吾国传统文化之精神、色彩,而契文人雅士之风味者,乃可以为之也。若徒流连情思,吟咏风致,则苏东坡《水龙吟》咏杨花之作已为绝唱,而章氏原作亦不为寻常。若李易安此作,便落常品。故咏物之什,若不拟人,则往往仅在意境之范围,若拟人,则或可及于“神味”之境界,故总体而言,咏物不如咏史之更易出彩,以咏史更易见特殊之历史背景或事件,而浓缩叙事之,见为“细节”之境界也。若如宋词元曲中之咏物如美人指甲之类,则堕恶趣,不可视为文学矣。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