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早发白帝城》流放途中遇赦时的愉快心情与沿岸景色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早发白帝城》古诗全文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早发白帝城》古诗赏析

唐肃宗乾元二年(759)三月,李白因永王璘事长流夜郎(今贵州西部),途经夔州白帝城(今四川奉节县白帝山上)遇赦,诗人惊喜之极,旋即在早上辞别白帝,返舟东归,经三峡直抵江陵(今湖北江陵),故诗题一作《下江陵》或《白帝下江陵》。

全诗奔腾着一种速度之美,弥漫着一种不可遏止的欢快,真可谓气运全篇,尺幅千里。

首句,描绘白帝朝景,点明辞别的时辰、地点,“彩云间”三字,浓笔重彩,既渲染白帝城早晨彩霞满天、美丽如锦之色,照应“朝辞”,又暗写白帝城地势之高峻,为下面舟飞三峡、一泻千里蓄势铺垫,运足底气。次句“千里江陵一日还”,将“千里”与“一日”作时空对照,以尺幅千里的笔触,烘托出轻舟顺流而下疾奔如飞之状,洋溢着一种不可阻挡的磅礴而飞腾之势,“”字隐寓着摆脱前时流放之苦、今日获赦急切东归的欢快喜悦之情。

一、二句写朝辞白帝、暮到江陵的舟行之快,粗笔勾勒了一幅千里江行的速写,弥漫着一日之内瞬息千里的速度之美。三、四句显然是第二句的工笔点睛。“两岸猿声啼不住”,突出千里江行中感受最深、印象最强的连绵不绝的两岸猿啼声,借听觉来反映人在飞舟中的时空感觉,反衬托过三峡的飞疾,遂使三峡之险、江流之急、“舟行者帆橹不施,疾于飞鸟”(俞陛云《诗境浅说续编》)之景如在目前。此句之妙,使诗的节奏稍作顿挫,避免平直,收到曲折有致的艺术效果,故“能使通首精神飞越”(桂馥《札朴》)。结句以“轻舟”的飞动与“万重山”的凝重,又形成对照,烘托出轻舟穿越群山、疾奔如飞的轻快,从而再一次衬托诗人内心的欢畅。

三、四句的转接,一开一合,一呼一吸,反映了诗人用笔运气之妙。施补华《岘佣说诗》云:“太白七绝,天才超逸,而神韵随之,如‘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如此迅捷,则轻舟之过万山不待言矣。中间却用‘两岸猿声啼不住’一句垫之;无此句,则直而无味,有此句,走处仍留,急语仍缓,可悟用笔之妙。”正确地道出了此诗的章法之妙。然太白只是神运而得,非斤斤于章法也。

另外此诗再一个特色是诗人有意又似无意隐括了郦道元《水经注》的一段文字:“有时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涧肃,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郦文旨在写其悲,而李诗旨在形其喜;郦文贵工笔,李诗重传神。文诗相较,风格情调迥异。故此可见李白是多么善于熔铸古辞而另创新境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