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恽《鹧鸪引》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鹧鸪引

辛卯九月二十三日,靖伯、仲先携酒相过,客去,醺然独坐,以见酣适之意云波荡江湖万里馀,归来缩首伴凡鱼。门从席后轩车盛,鬓自霜来宦味疏。

思往事,注残书,闲锄明月种秋蔬。傍人莫笑扬雄宅,好事时过载酒壶。

上片开头两句,先写在外任上的情形,后写进京后的状况,述两者都不得意。“江湖”,相对于庙堂而言,即指地方州郡。在外郡宦游多年,漂泊“江湖”,颠簸于风浪之上,备尝艰难困苦。现在算是归来京师了,却仍然投闲置散,自己的抱负无法施展。“凡鱼”,传说鲤鱼跳龙门,过者为龙,不过者为“凡鱼”。“伴凡鱼”,即与普通人为伴的意思。“缩首”,形容自己地位卑微,穷困潦倒的情状。这两句在叙述和描写之中,自有一股不平、不满的怨气。后两句聊作宽慰语,实有自我解嘲的怨艾之气。“席”,教席。

下片重点转为抒慨。“思往事”,承上片前二句。回忆往事,漂泊“江湖”,备尝宦游的滋味,平生落拓无成,令人深为感慨。“注残书”,则承上片后二句。现在以教授生徒为业,也可以注注“残书”,立德立功不成,立言或许还能有所成,不也是一种有价值的事业吗?“闲锄”一句,再推进一层。况且,这种生涯,萧散恬静,闲暇时可以趁着月色种种蔬菜,或挥锄耘草,富有高雅闲适的生活情趣。读书生涯和种地情景结合在一起,是作者对眼前以及今后生活的安排,也是一种令他神往的愿望。词的末句以扬雄自况。“好事”是指扬雄的朋友,显然也指作者的朋友靖伯、仲先。作者劝旁人莫笑扬雄,赞赏扬雄的生活和精神境界,其实也就是表达了他对自己此时教授生徒,注释残书,种菜锄草,朋友不时“携酒”相访,得以“酣适”的生活的满足感,其旷放豁达、优游闲适的形象兀然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