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其一)》诗词原文赏析|名句解读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其一)

林则徐

名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导读】

林则徐(1785—1850),福建侯官(今属福州市闽侯县)人,清嘉庆进士。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五月,林则徐因查禁鸦片、抗击英国侵略者而获罪,被清廷革职查办,被“从重”遣戍新疆伊犁。在与家人告别时,他怀着无比悲愤的心情写下题为《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两首七律。这里选其中一首。

【原诗】

力微任重久神疲,再竭衰庸定不支①。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②?

谪居正是君恩厚③,养拙刚于戍卒宜④。

戏与山妻谈故事,试吟断送老头皮⑤。

【注释】

①衰庸:意近“衰朽”,衰老而无能,这里是自谦之词。②“苟利”二句:郑国大夫子产改革军赋,受到时人的诽谤,子产曰:“何害!苟利社稷,死生以之。”(见《左传·昭公四年》)诗语本此。以,用,去做。③“谪居”句:自我宽慰语。谪居:因有罪被遣戍远方。④养拙:犹言藏拙,有守本分、不显露自己的意思。刚:正好。戍卒宜:做一名戍卒为适当。这句诗谦恭中含有愤激与不平。⑤“戏与”二句:作者自注,“宋真宗闻隐者杨朴能诗,召对,问:‘此来有人作诗送卿否?’对曰:‘臣妻有一首云:更休落魄耽杯酒,且莫猖狂爱咏诗。今日捉将官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上大笑,放还山。东坡赴诏狱,妻子送出门,皆哭,坡顾谓曰:‘子独不能如杨处士妻作一首诗送我乎?’妻子失笑,坡乃去。”这两句诗用此典故,表达他的旷达胸襟。山妻:对自己妻子的谦称。故事:旧事,典故。

【译诗】

我力量微薄却担当重任久已疲惫,

再衰三竭我的体质定会难以支撑。

但对国家有利的事都会尽力去做,

哪能因害怕灾祸而逃避只顾自身。

遭贬官流放异地正是君王的恩惠,

去边疆做个戍卒恰好是我的本分。

想起杨朴的故事给老伴开个玩笑,

这一回可能真的要断送老夫一生。

【赏析】

这首诗是诗人在因功遭贬的情况下写的。尽管心情悲愤,但在此时此境仍然表现了诗人深怀忧民之心、忠君之意、难忘报国的爱国情感。

诗的首联叙事,以自谦自慰自嘲的口吻,道出所遭遇的不幸:说我以微薄的力量为国担当重任早已感到疲惫。如果继续下去,必定再而衰、三而竭而无法支撑。这是正话反说、反言见义之辞。颔联直抒胸臆,表达为国献身、不计个人得失的崇高精神:“只要有利于国家,哪怕是死,我也要去做;哪能因为害怕灾祸而逃避呢。”此联已成为百余年来广为传诵的名句,也是全诗的思想精华之所在。“生死以”里的“以”字原意是“为”、“做”或“从事”。颈联“谪居正是君恩厚,养拙刚于戍卒宜”两句从字面上看似乎心平气和、逆来顺受,其实心底却埋藏着剧痛。表面上是感恩之言,实际是对道光帝反复无常的讽刺。尾联以戏语劝慰妻子,诙谐之中带有难以掩饰的苦涩。“戏与山妻谈故事,试吟断送老头皮”二句讲的是宋真宗时杨朴奉召廷对的典故,杨朴借其妻的这首打油诗向宋真宗表示不愿入朝为官。林则徐在这里巧用此典幽默地说:“我跟老伴开玩笑,这一回我也变成杨朴了,弄不好会送掉老命的。”

这首诗围绕遣戍伊犁的事由展开全篇,在起伏变化之中,充分展现了复杂矛盾的心境。对仗工整而灵活,是此诗写作技巧上的一个主要特点。尤其是第二联“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两句,不仅以思想内容取胜,而且对仗极其工整。既用“以”字的实词义表达思想内容,又借它的虚词义来与“之”字构成对仗,显示了诗人驾驭文字的深厚功力。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