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渭川田家》田园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简介

王维,字摩诘,河东人,与弟王缙俱有俊才,维尤工书画。安禄山陷两都,王维为贼所得,拘于菩施寺,安禄山宴于凝碧池,王维潜赋诗悲悼云:“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贼平之后,以此诗而得免罪。王维诗闲淡从容而优雅,然而亦正如《西清诗话》所言:“王摩诘诗浑厚闲雅,覆盖古今,但如久隐山林之人徒成旷淡也。”今存有《王摩诘全集》二十八卷。

王维诗选(一)

渭川[1]田家

斜阳照墟落[2],穷巷[3]牛羊归。

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4]。

雉雊[5]麦苗秀,蚕眠桑叶稀。

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

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6]。

【注释】

[1]渭川:就是渭水,发源于甘肃省的鸟鼠山,流经长安城的北郊。

[2]墟落:村落。

[3]穷巷:深巷、长巷。

[4]荆扉:用荆木条编制成的门扇。

[5]雉(zhì)雊(gòu):雄雉鸣叫为“雉雊”。

[6]式微:《诗经·邶风》:“式微,式微,胡不归?”意指时衰欲辞官返乡之意。

旨要

本诗透过田家黄昏时,人、畜纷纷回返的情状,带出一种安详恬适之感。“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稀”两句,又在安详中隐有生活丰饶之意,并由此带出王维心中兴起不如辞官隐退的心境。

赏析

这首诗既然以“渭川田家”为题,所描述的内容当然以田家生活景象为主。我们看第一、二句写的“斜阳照墟落,穷巷牛羊归”,句中的“墟落”就是村落,“穷巷”指的是长巷,这两句先将田家黄昏时,牛羊回返的景象点了出来,而这种描述方式,又透露出田家那种特有的安详和宁静的情境,让人觉得田家生活的平淡和自然。我们可以想象,居住在这种安详又宁静的地方,不是会让人忘了世上的名利之争吗?

这种田家平淡的气氛,正是王维在这首诗中所要表达和强调的。所以我们看以下的句子,可以说都是准此观点来加以描述的。“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透过村中长老在黄昏日落时,扶着木杖在柴门前等待放牧归来的牧童,写出亲情的可贵和可敬,让读者看了倍感温暖。一个“念”字,含蕴着多少亲情牵挂在里头。然后我们再来看王维在这首诗中所安排的图景次序。

“斜阳照墟落”一句,先描绘出太阳即将西下,日影斜照在村落的图景,这是个大景的描述,在这个大景出现之前,村落中并没有人或动物的声响。这种描述方式,非常符合田家白天的景象,因为白天所有田家有劳动力的人,都下田工作去了,必定要等到黄昏夕阳西下之时,才会从田里回到村中来。所以本诗的第一句以“斜阳照墟落”破题,正是要为田家农忙一天结束的图景作开端。“穷巷牛羊归”一句则是在这个宁静了一天的大景中,开始添增动态,但是在这个图景中,仍然没有人声。等到第三句“野老念牧童”出现时,才有人的动态出现,而出现的人影则是田家年纪老迈的长者,所以严格说来,整个图景仍然没有人的声响动态,而这种安静的图景,全部收束在第四句“倚杖候荆扉”的诗意中。全诗写到这个地方,并没有将牧童的身影点出来,完全留给读者去自由想象。我们从这种写作技巧中,便可以了解到王维的诗,为何会被誉为具有神韵的画意。试想,野老为何会出现“倚杖候荆扉”心念牧童的形象?就是因为在屋中闻听牛羊回返的声响。诗中既然描述牛羊从长巷中返回,牧童当然就在这群牛羊之后。这种将画意隐含在诗意之外的写作方式,是王维傲视中国古典诗的一种创作手法。这种诗画合一的境界,到了宋朝时,甚至还成了另一种考试的方式,我们看俞作德在《萤雪丛书》卷一中的这段文字记载:

政和(宋徽宗年号)中,建设画学,用太学法,补试四方画工,以古人诗句命题。时试“竹锁桥边卖酒家”,人无不向酒家着工夫,唯一善画者,但于桥头竹外,挂一酒帘,画一酒字而已。又试“踏花归去马蹄香”,不可得而形容,何以见得亲切。有一名画,恪尽其妙,但画数蝴蝶,飞过马后而已,便表得马蹄香出也。皆中魁选。

为何以“竹锁桥边卖酒家”为试题的中选者,是“但于桥头竹外,挂一酒帘,画一酒字而已”?而以“踏花归去马蹄香”试题的中选者,是“但画数蝴蝶,飞过马后而已,便表得马蹄香出也”?就是因为这两幅作品的描绘重点,不在于形似的表现,而在于画意的呈显。这种情况和王维在本诗中只写牛羊归来,而牧童自然隐身在后的方式,其实是完全相同的。我们可以这么说,中国从宋朝以后所出现的诗画合流现象,王维可以说是重要的启蒙人物。

接下的“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稀”两句,是针对田家丰收征兆的描述,让人觉得田家不仅安详而且还十分丰足。“雉雊”是指雄雉鸣叫,麦苗长得很好而有雄雉在麦田边鸣叫,除了是一种粮食无忧的预兆之外,也充满了生气勃发的韵味​‍‌‍​‍‌‍‌‍​‍​‍‌‍​‍‌‍​‍​‍‌‍​‍‌​‍​‍​‍‌‍​‍​‍​‍‌‍‌‍‌‍‌‍​‍‌‍​‍​​‍​‍​‍​‍​‍​‍​‍‌‍​‍‌‍​‍‌‍‌‍‌‍​。“蚕眠桑叶稀”是形容蚕儿食足后在蜕变长大,除了是一种衣食无虑的预兆之外,也充满了安详平和的韵味。田家的食无忧、衣无虑,生活中又充满了生气勃发及安详平和的韵味,这也是一种画意的展示。

然后我们来看“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两句,终于带出人的动态来。这两句是写出白天下田工作的农夫荷锄欲归,与王维相见寒暄,显得热情而亲切的样子。“语依依”三字,带出田夫与王维谈话非常熟络的情景,让人读后很受感动。麦苗秀而见雉雊,是无限生机的展现:桑叶稀而蚕将吐丝成茧,也是无限生机的展现。生机无限,田家富足,是以田夫心中无有牵挂,在遇到王维时自然流露出一种因满足而显现出来的热情和亲切,把田家的丰足、安详和宁静的情境,描述得十分生动。

因此,最后两句的“即此羡闲逸,怅然歌式微”,便成了王维内心钦羡之情的表达。句中的“式微”,引自《诗经·邶风》“式微,式微,胡不归”句原本是指时衰欲辞官返乡之意。王维借来用在这首诗的最后,目的也在于表达他内心对田家这种丰足、安详和宁静的情境,十分向往。心灵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欲辞官住于此地,充分享受此地田家这种闲情逸趣。既然如此,又为何加上“怅然”二字呢?可见王维此刻身不由己,即使想要辞官,恐怕也未能如愿,所以心中虽然非常羡慕此处田家的闲逸,但也只能以“怅然歌式微”来表达心中的感叹了。

本诗透过田家黄昏时,人、畜纷纷回返的情状,带出一种安详恬适之感。“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稀”两句,又在安详中隐有生活丰饶之意,并由此带出王维心中兴起不如辞官隐退的心境。全诗以描述“闲逸”二字为主,但是前面八句,却是运用不同的诗境画意来呈显而不明说,表面看来似乎有些散乱,但是到了第九句“即此羡闲逸”出现,前面所有八句的诗境画意全都被绾合在一起,显得十分的和谐。清人施补华在《岘佣说诗》中说:“摩诘五言古,雅淡之中,别饶华气,故其人清贵;盖山泽间仪态,非山泽间性情也。”用来形容王维这首《渭川田家》真是再恰当不过了。因为我们从这首诗所呈显出来的诗境和画意,可以感受到王维的心灵仿佛经过洗涤妆饰过才用文字修辞表现出来,并不是眼前有见:心有所感,随即用文字修辞表现出来。经过洗涤妆饰过的心灵再用文字呈显,所以是“雅淡之中,别饶华气”“盖山泽间仪态,非山泽间性情也”,这也是王维和陶潜不同的地方。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