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宋真宗咸平六年(1003年),柳永离开家乡崇安后即向北而行,一路舟车劳顿,来到了江南。对于江浙苏杭的风物,柳永并不算陌生。父亲柳宜在各地为官,柳永曾经随父到过江南不少地方。

但是今日来到杭州,心情又是不同。柳永这年正值弱冠之年,此番进京赶考,颇有一番雄心豪气。他眼中的杭州风情是一派烟柳画桥、物阜民丰的太平景象: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望海潮》

江南的天是蓝的,水是绿的,风是柔柔的,空气是甜甜的、湿湿的。花红柳绿,莺莺燕燕,春风十里,暖气熏人。

这里自古仿佛是文人们天然的心灵后花园,精神安憩的栖居之所。而在豪情万丈的少年柳永眼中却又有了一番繁华空阔的景象。那种意象繁密的铺陈和灵动飞扬的想象,常常让人想起初唐时滕王阁上逞才拟藻、出语惊人的天才少年王勃。

词中一开头就说杭州城地处险要,风景优美,是三吴之地的都会。这里自古以来就是红尘繁华之地。如烟柳树、彩绘桥梁,风帘翠幕,楼阁参差高低,大约有十万户人家。绿云般的树林环绕着钱塘江沙堤,汹涌澎湃的潮水卷起霜雪般的白色浪花,宽阔的江面形如一道天堑,一望无涯。杭州城内的市场上陈列着琳琅满目的珍宝珠玉,家家户户都满是绫罗绸缎,好像在竞相比富斗奢。

里湖、外湖与重重叠叠的山岭清秀而美丽。秋天桂花飘香,夏季十里荷花。晴天欢快地吹奏羌笛,夜晚划船采菱唱歌,钓鱼老翁和采莲姑娘都喜笑颜开、快乐开心。约千名骑兵簇拥着巡察归来的长官。在微醺中听着箫鼓管弦,吟诗作词,赞赏着美丽的水色山光。他日把这美好的景致描绘出来,回京时可以向朝廷夸耀这盛世的升平景象。

年少的词人柳永仿佛是站在云端之上,以俯瞰的姿态面向这片苍茫秀美的河山。

整首词犹如一篇意境开阔、笔力雄健的《钱塘赋》,犹如一部长镜头、多视角的风景民俗纪录片,也是一部浓墨重彩地歌颂北宋鼎盛时代太平景象的“主旋律”大片。可谓“承平气象,形容曲尽”。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旧以吴兴、吴郡、会稽为三吴,或称吴兴、丹阳、会稽为三吴。这里泛指长江下游的江浙一带,自古皆是繁华之地。钱塘,旧为钱塘县,即今杭州市。地处于中州东南,以产丝绸、织锦、茶叶、绸伞等闻名。春秋时代就是吴、越争霸之地,秦代设置钱塘县,隋朝改设杭州,五代时吴越国建都于此,发展为东南第一州。此处“东南形胜,三吴都会”,极言其为东南一带、三吴地区的都会要津,令人想起王勃的那篇雄文《滕王阁序》的开篇。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柳色葱郁,如雾如烟,其间彩桥如画。春日柳树像一片嫩绿的薄薄的轻纱,掩映着一座座精美桥梁。杭州街巷河桥之婉丽,江南之轻灵秀美有如婉约女子;“参差十万人家”一句以纵目远眺之笔,写那些高高低低、远远近近的楼台馆阁、珠帘绣幕十分精美雅致,隐约有十万多人家,一派人间红尘的繁华景象。

“云树绕堤沙”,钱塘江堤上,行行树木郁郁苍苍,远望犹如云雾一般。一个“绕”字活画出长堤沿江岸蜿蜒迤逦之势。“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钱塘江潮水汹涌澎湃,有如浪卷霜雪。“天堑”原意为天然深沟,这里形容钱塘江汹涌浩大之势,难以逾越。钱塘江八月观潮历来称为盛举。宋代周密《武林旧事》记载:“浙江之潮,天下伟观也。自既望以至十八日为最盛。方其远出海门,仅如银线,既而渐进,则玉城雪岭,际天而来,大声如雷霆,震撼激射,吞天沃日,势极豪雄。”这里所说的浙江,就是钱塘江。另一位词人潘阆也写过钱塘江观潮盛景:“长忆观潮,满郭人争江上望。来疑沧海尽成空,万面鼓声中。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别来几向梦中看,梦觉尚心寒。”

此处柳永写尽钱塘潮水奔腾壮观的气势,同时也隐有杭州地处江南,有长江作为天堑,可谓占得地利做天然屏障。后来金人入侵汴京掳走徽、钦二帝。赵宋王朝果然南迁江南杭州,凭借“天堑”偏安东南,史称“南宋”。当然柳永在当时是想不到这些的。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市集店铺里摆的都是珠宝珍奇,家家户户都堆满绫罗绸缎。绘尽杭州民间繁华豪奢景象。“珠玑罗绮”也暗示了杭城声色之盛。“竞豪奢”三个字明写肆间商品琳琅满目,客人们竞相选购,商人们争相炫耀。暗写商人比夸争耀,反映了杭州这个繁华都市穷奢极欲的一面。就像欧阳修在《有美堂记》里的描述一样:“钱塘自五代时,不被干戈,其人民幸福富庶安乐。十余万家,环以湖山,左右映带,而闽海商贾,风帆浪泊,出入于烟涛杳霭之间,可谓盛矣!”

“重湖叠巘清嘉”写尽西湖之美。“重湖”,唐代诗人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时,在钱塘门外筑了一条长堤,世称“白堤”。西湖中的这道白堤将湖面分割成里湖和外湖,所以就有“重湖”之说。“巘”,小山峦。“叠巘”是指灵隐山、南屏山、慧日峰等重重叠叠的山岭。“清嘉”二字形容湖水清澄,峰峦叠嶂,湖光山色,云烟清幽。

湖外有湖,山外有山,实在是清丽可嘉;更美的则是“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堪称千古丽句。三秋时节,山上桂子飘香、湖中荷花绽放。让杭州如同天堂仙境。这八个字十分工整,如诗如画,清逸优雅,高度概括了杭州西湖风物景象,深得世人称赏。传说西湖灵隐寺和天竺寺,每到中秋常有带露的桂子从天飘落,馨香异常。那是从月宫桂树上飘落下来的,是寂寞的嫦娥赠予人间的礼物。因此宋之问《灵隐寺》中写道:“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白居易《忆江南》中也有“山寺月中寻桂子”。无论你走到杭州的哪个角落,都有似有似无的香气隐隐袭来,整个城市笼罩在香甜的桂香之中,仿佛置身于天堂仙境。宋人杨万里也写到了杭州西湖的荷花:“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样的盛况真是令人沉醉。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不论白天或是夜晚,湖面上都荡漾着优美的笛声和采菱歌声。一个“泛”字,说明笛声和歌声都来自西湖中的船上,采莲少女快乐地嬉戏,垂钓老者和颜而笑。这几句写出一幅昼夜笙歌、颇为和谐安乐的盛世景象。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高牙”,高高的牙旗。“竿上以象牙饰之,故云牙旗”,“牙旗者,将军之旌”。成群马队簇拥着高高的牙旗缓缓而来。那官员乘着酒兴,听着箫声鼓乐,吟赏西湖缭绕的霞光烟云。写出一位儒雅风流的朝廷官员饮酒吟诗,游湖赏秋,在林水间遣兴。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凤池”即凤凰池,本是皇帝禁苑中的池沼。魏晋时中书省掌管机要,因接近皇帝,故称“凤凰池”。意思是当朝廷召还之日,主政杭州的太守应当将如此好景画成图本,献与朝廷,夸示于同僚,让世间有如此仙境达于天听。

《望海潮》这一词调始见于《乐章集》,可见是柳永自创的词调新声。这首词极写杭州的富庶与美丽,仿佛是一部剪裁得当、画面宏大精美的记录片,远景近景的镜头切换自如,写街市商肆,极声色之繁盛;绘湖山花木,状风物之清嘉。风格豪放,景象宏大,声调激越,一反柳永往日词作的缠绵绮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柳永在这首词中运用了类似现代电影摄像的艺术手法,有长镜头式的全景扫描,有散点透视式的近景特写,有蒙太奇式的时空切换,有浓墨重彩的大笔渲染,有优美淡雅的抒情画面,真有点儿第五代导演张艺谋的审美风格。

就如同《清明上河图》、《东京梦华录》之于北宋汴京,柳永的这首《望海潮》再现了有宋一代的盛世气象,成为一个时代的象征。应当说,这首词是一部反映“主旋律”的大片,是一首时代的颂歌。说柳永是那个隆宋治世的时代歌手也是很恰当的。这是二十岁的柳永青春年少、豪情勃发的一次出色发挥,不亚于当年王勃写下流传千古的《滕王阁序》。千古以下,今天读来犹是令人浮想当年杭州的繁华景象。堪称是一篇传世佳作。

当时,这首《望海潮》被时人争相传抄,不久就在杭州城大街小巷传唱开来。柳永的名气一下子传遍四方。

关于这首词,自宋代以来流传着一些故事。

据《古今词话》记载,这首《望海潮》是柳永赠给两浙转运使孙何的,孙何是柳永家的世交,当时正驻节杭州。柳永二十岁曾到名胜钱塘游览并拜访老友孙何。当时,孙何正不堪种种应酬之扰,嘱咐门卫若是闲人来访一律挡回。故而柳永几次求见却不得进其门。其时正值清秋时节,杭州城内外一片人丁兴旺、物产丰富、商业繁华的景象。柳永白天在城中街市徜徉,晚上到江边船上饮酒听箫。见到如此美景盛况,他的心中感慨万分,写下多首词以咏怀。其中就有这一首《望海潮》。

据说柳永填好这首《望海潮》后,听说中秋佳节孙何要在家中宴请宾客,已招了一班杭州歌女前去侍奉。于是,柳永就找到当时杭州头牌当红歌女楚楚,拜托她去孙府伴宴时就唱这一首《望海潮》词。并嘱咐她说,如果孙大人听后问是何人所作,你便说是柳七。

果然,中秋节时楚楚受孙何府中邀请献唱。中秋之夜,桂子飘香,明月高悬。孙何在后园的凉亭中摆一长案,布列上各种时令水果糕点,与几位同僚和各自的夫人们围坐案前赏月。一席人推杯换盏,谈古论今,小孩子追逐嬉闹,好不惬意。

这时侧旁传来一阵莺声燕语,孙何转头一拍手,指着一袭红衫的楚楚叫道:“楚楚啊,本官可是好久没有听到你唱的歌了,快快弹唱一首。”

楚楚便抱琴坐在庭院当中,月光斜射在她身上,轻风拂起她的红纱衣,犹如仙女下凡一般:“……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歌声飘荡在庭院中,众人听得入了神。孙何听到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一句,已禁不住叫出好来。曲罢,果不出楚楚所料,孙何叫住她问:“你这歌词是何人所作?”

“禀告大人,作词者乃柳七公子柳三变。”孙何一听,竟是老朋友到此。楚楚接着说:“柳公子已多次来拜见相爷,都被守门阻挡,才出此投词问路的下策。”孙何当即面有愧色地追问道:“柳三变现在何处?”“城南桥头客栈。”于是,孙何立即派人去请柳永,自己亲迎至府门。朋友见面,自然是分外亲热,一番热情酒宴款待,把酒共话当年。不久后,这首词就迅速流传开来,天下传诵。

学者唐圭璋《柳永事迹新证》认为,孙何生于宋太祖建隆二年(961年),死于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当时孙何与宋初著名文人王禹偁私交颇深,常游于王禹偁之门,而王禹偁与柳永之父柳宜有深交,这样孙何便与柳宜交往,所以才有柳永作词《望海潮》赠予孙何之事。此时孙何在两浙转运使任上,其身份是柳永的长辈。

关于这首词还有一说,罗大经《鹤林玉露》卷十三记载说:柳永这首《望海潮》传唱一时,流播到了当时的金国。“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由于柳永在词里描写了富裕繁华的江南,而引起金人完颜亮对大宋的觊觎。据说他极为欣赏“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这一句,竟引起率兵打过长江的欲望,隔年以六十万大军南下攻宋。

另一则传说更玄乎,说是完颜亮派遣画工到大宋,偷偷临摹了杭州的湖山胜景带回金朝,并亲自在画幅上题诗:“万里车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侧,立马吴山第一峰!”完颜亮带兵攻打南宋,最后侵宋以失败告终,自己也惨被部下杀死。

一首词引发一场战争,未免有些荒唐。但也足以说明这首词的艺术感染力和传播之广、影响之大。

后人有诗云:“谁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那知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里愁。”

直到今天,柳永的这首《望海潮》仍然是杭州城最美妙、最生动的宣传词。一首词和一座城,就这样结下了深深的缘分。

时任江浙转运使的孙何与柳永家族是世交。这也是一位才子型官员。

孙何十岁识音韵,十五岁撰写文章能引经据典,尤以文学、经史驰名,与当时著名学者丁谓齐名,历史上合称“孙丁”。他还很愿意结交读书人,对词曲也颇有兴趣。对于擅长词艺的才子很是赏识。

他对前来干谒献词的柳永颇为礼遇,青眼有加。初出茅庐的柳永能有这样一位前辈赏识,当然是感到荣幸。他在杭州盘桓了一些时日,直到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孙何奉旨回京任太常礼院士,执堂三班院。为此,柳永作词一首相贺:

渐觉芳郊明媚,夜来膏雨,一洒尘埃。满目浅桃深杏,露染风裁。银塘静、鱼鳞簟展,烟岫翠、龟甲屏开。殷晴雷。云中鼓吹,游遍蓬莱。

徘徊。隼旟前后,三千珠履,十二金钗。雅俗熙熙,下车成宴尽春台。好雍容、东山妓女,堪笑傲、北海尊罍。且追陪。凤池归去,那更重来。

——《玉蝴蝶》

一夜春雨洗去大地上的尘埃,渐渐感知到京城郊外春光明媚。满眼浅色桃花和深色杏花,这都是雨露滋染和春风剪裁而成的美景。清澈明净的池塘,波纹如鱼鳞、床席般展开,雾霭笼罩的山峦碧绿青翠,形如龟甲般的玉饰屏风延展开来。从云中传来锣鼓吹奏声,如同晴空响起的春雷。遍游美如蓬莱般的仙境。

徘徊围观初到上任官吏的春游队伍。在画着鹰隼图案旗帜前后,簇拥着三千珠履、十二金钗的众多美女。在春日登眺览胜处,熙熙盛多的雅士与俗人,正在筹备酒宴。这位官吏随从的妓女雍容华贵,仿佛是当年东晋谢安携妓女东山游宴;他还好客善饮,堪比“坐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的三国名士孔北海。姑且做个陪客追随,等到回归凤凰池,哪有机会能再来重游。

柳永以谢安和孔融比喻这位名士风度的儒雅官员,可谓推崇备至。这位对柳三变青睐有加的孙何被召还京后,先任太常礼院士,执堂三班院,后又嘉升为知制诰,赐金腰带,紫蟒袍。同年冬,孙何因操劳过度,身染疾病,不幸卒于东京汴梁府第,年仅四十四岁。

事实上,这两年柳永一直在杭州盘桓流连。

繁红嫩翠。艳阳景,妆点神州明媚。是处楼台,朱门院落,弦管新声腾沸。恣游人、无限驰骤,娇马车如水。竟寻芳选胜,归来向晚,起通衢近远,香尘细细。

太平世。少年时,忍把韶光轻弃。况有红妆,楚腰越艳,一笑千金何啻。向尊前、舞袖飘雪,歌响行云止。愿长绳、且把飞鸟系。任好从容痛饮,谁能惜醉。

——《长寿乐》

已是花红叶绿的一派春天景色,将大地装点得无比明媚。处处危楼台榭、朱门院落都沸腾着新颖美妙的音乐。车马众多,来往不绝,任凭游人无限疾驰,竞相寻游美景名胜。归来临晚,四通八达的道路上,如云美女步履而起轻微的芳香之尘。

太平盛世,正当少年青春,不忍把美好的春光轻易抛弃,何况还有楚腰越艳、一笑千金的美女相伴呢!面对酒宴上那雪花飘飞的舞袖,响遏行云的歌声,我愿用长绳系飞乌,好能从容痛饮,谁能怕醉啊!

美妙的湖光山色,轻盈飘逸的楚腰越艳,响遏行云的清越歌声,看不尽的百媚千红,让年少的柳永流连忘返。他已经感到时光过得太快了。词中说,他欲以长绳将太阳中往前不停飞翔的三足乌拴住,以能使这“少年”“韶光”永驻,“任好从容痛饮”!

是呵,湖美山美,景美人美,令人陶醉。柳永也由此对韶光易逝感到了几分惶恐和无奈。因为身在杭州的柳永此时接到了父亲柳宜催促进京赴试的家信。

有道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好景不常在,他必须重新上路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